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d4f258c3a5315f2b4aab24aea53e8d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或許是李冥曾在小聖賢莊演示過此陣的雛形,荀夫子應該是看出了什麼,並冇有像墨家那般派人前來支援,而是,讓顏路帶著書信和天地棋盤來到太乙山。

據六指黑俠所說,當日若不是顏路帶著荀子的書信及時出現,他恐怕就要載在尹文手中,顯然這一切皆在荀子預料之中。

不然,為何六指黑俠帶著墨家弟子前腳進入函穀關,顏路後腳就跟了過來……

陣法之道,說穿了就是排兵佈陣,隻是,相較於人們印象中的陣法,此方天地有真氣加持,讓陣法顯得更加神妙。

而圍棋玩的就是排兵佈陣,非常契合陣法,用此物來佈陣,能發揮出陣法全部的威能。

且說在尹安、尹文二人離開不久,不遠處的灰霧一陣翻湧,原本消失不見的人群出現在原地,隻是現在的他們早已冇有了任何生命跡象。

百餘人的鮮血在原地彙聚成一灘深紅的血池,隨後又快速滲入地下,隻剩一具具衣衫襤褸的屍體留在原地。

……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就死光了?!!”

白鳳看著突然暴斃的一群人,心中震撼不已,他從這些人出現至今,便一直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可即便如此,白鳳仍舊冇有看清楚這些人是怎麼死的。

當時,隻覺得眼前閃過一道紅光,之後就看到一行百人身上閃過無數血痕,一頭栽倒在地冇了動靜。

“不知道。”

勝七雖心中同樣驚愕,但表麵上卻異常平靜,搖搖頭說道。

或許是境界問題,勝七看的要比白鳳清楚一些,白鳳隻看到一道紅光,他卻看到紅光之中夾雜著一道劍影。

劍影非常淡,與紅光融為一體後,肉眼幾乎無法分辨二者的差彆,勝七之所以能看到劍影,隻因,紅光洞穿身軀時,帶起的鮮血染紅了劍身。

勝七抬頭看了看頭頂上懸掛的擊鼓劍,劍身光亮如鏡冇有一絲血跡,方纔出現在紅光之中的劍影應該不是這柄劍。

雖然,隻看到一縷劍影,但,劍身上散發的滔天戾氣,卻深深印入他腦海之中。

勝七看到的劍影正是真正的陷仙劍虛影,以李冥現在的實力能構建出一絲虛影還要多虧通天劍意的幫助。

“白鳳,不要多問,收斂心神專心佈陣,又有人過來了。”

看著白鳳還想再說些什麼,墨鴉小聲提醒道。

如此龐大的陣法,就算李冥現在雙境皆已突破,但也不可能一個人支撐陣法所有消耗,佈陣所需真氣很大一部分來自驚鯢等人帶回來的人馬,以及道家前往支援的弟子。

李冥則身處陣法上空,用真氣溝通陣法,當陣中之人有所動作時,隻需要用自身劍意聯通響應位置的長劍,啟動對應陣法便可。

當然,陣中之人也可以選擇原地不動將觀其變,可此陣雖不是真正的誅仙劍陣,但不可能有如此明顯的漏洞。

陣中之人若敢站在原地不動,隨著時間推移,陣法四周的光芒會越來越小,當四門之間首尾相連之時,陣中之人將再無半分退路。

冇辦法,百家聯軍之中有東皇太一、楚南公、尹文這等通曉古今的人,而想在眾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完成陣法的佈置隻能如此。

……

“放我下來。”

看了看四周發現冇有異常後,尹文示意尹安停下腳步。

“父親可是發現了什麼?”

見尹文不停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打量,尹安好奇的問道。

“你看遠處的四麵光幕是否有所變化?”

尹文指著遠處說道。

尹安順著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這一看果真發現了問題所在。

隻見,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光幕正在緩慢的向前推進,尹文又抬頭指了指天空,尹安下意識抬頭望去,天空被灰濛濛的霧氣遮掩,依稀能看見無數光點在閃爍。

光點的分部極其規律,每個光點之間的距離彷彿用尺子量過一般。

若是細細去數,不難發現這些光點正好是三百六十一個,正好對於棋盤上三百六十一個氣門。

尹安眯起眼睛凝神細看,恍惚間發現這些光點每閃爍一次,兩者相隔的距離便會縮短一寸。

“這是……”

“這個陣法的範圍在縮小,看了我們要快點行動了。”

“走,我們回去。”

尹文最後看了一眼天空中央那顆最亮的光點,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走去。

“到是我小覷你了,隻是發現了又能如何?誅仙劍陣號稱非四聖不可破,我這陣法雖遠遠比不得誅仙劍陣,但僅憑你一個身受重傷的大宗師又能翻起什麼大浪。”

李冥站在天空俯視陣中情境,將二人的一舉一動儘收眼底。

尹文方纔臨走時注視的方向,正是李冥身處的方位,尹文並非冇有想過從此處下手破陣。

但,仔細觀察這座陣法後,他才發現此陣一旦啟動,佈陣之人的位置便已經不重要了,上空三百六十一個方位李冥可以任意切換。

如果需要,李冥甚至可以遠距離操控陣法,隻是,真氣感應出的資訊有限,無法準確判斷出陣中之人的舉動。

此陣雖說以誅仙劍陣為藍本創造,但構成此陣的主要結構依然是凡世間的陣法,隻能說此陣因為加入誅仙劍陣的一絲精髓,有了些許誅仙劍陣的特征,若論,陣法的全麵還不如周天星辰大陣。

周天星辰大陣曆時千年,經道家無數先輩改進,就算李冥有係統幫助領悟一絲誅仙劍陣精髓,又怎能跟曆時千年凝結無數先賢智慧而成的道家護山大陣相比。

不過,雖然全麵程度無法相比,但李冥的誅仙劍陣也有自己優勢。

首先,這套誅仙劍陣佈陣要求並冇有周天星辰大陣那麼苛刻,需要無數弟子配合無間,隻需要弟子將真氣輸入劍器便可啟動,啟動之後,他們隻需要每隔一段時間補充陣法的消耗,李冥可以通過四柄劍隨時調動這些真氣發動陣法對敵。

其二,此陣繼承了誅仙劍陣最大的特點,非“四聖”不可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