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清聖地,赤陽峰下。

蕭南風和趙元蛟等候到了傍晚,韓冰蝶飛回來了,跟著她的,還有兩名容貌極為出眾的女子。

“師叔。”蕭南風和趙元蛟恭拜道。

繼而,蕭南風好奇道:“師叔,這二位前輩是?”

“她們是小雨的大娘和二孃,都是想來看看你的。”韓冰蝶說道。

“拜見二位前輩。”蕭南風神色一陣古怪地拜下。

“這就是蕭南風啊?難怪小雨會心動,天天為他差茶飯不思的。”

“還不錯,小雨的眼光隨我,不差。”

二女稀奇得不得了,看得蕭南風渾身怪怪的。

“二位姐姐,先不要看了,說正事。”韓冰蝶說道。

“嗯,妹妹你說吧。”一名女子說道。

韓冰蝶微微苦笑道:“好吧!本來,我是不好違背夫君意願的,但,既然你們都讚同我的想法,那我就多嘴了,到時,夫君若是怪罪,還望二位姐姐多多幫襯。”

“他是個老頑固,還想拿小雨的幸福,給玉清聖地錦上添花,他三個兒子不會爭嗎?要小雨去聯姻?做夢吧。”

“彆管他,他若是怪責,我們一起幫你。”

二女馬上說道。

“多謝二位姐姐。”韓冰蝶說道。

“師叔,你們這是在說什麼?”蕭南風不解道。

“南風,我們且不說小雨能不能和你走在一起,就現在,你願意為小雨去打人嗎?”韓冰蝶問道。

“自然可以,義不容辭。”蕭南風說道。

“那就行,是這樣的,小雨她爹也不知怎麼抽了風,讓小雨成為了玉清聖女。而玉清聖女可不是好事,需要與外界大勢力聯姻,以增強玉清聖地的底蘊。本來,此事也不急於一時,可如今,一群勢力之主,藉著給小雨她爹拜壽的機會,來跟小雨求親了,而此事,教主不知為何也頗為讚同。

我夫君為了玉清聖地的未來可以赴湯蹈火,教主支援的事情,他自然一口答應了。這可就苦了小雨,夫君讓小雨去見見這些求親者,可是,小雨死活不願意,兩人就吵起來了,我們也冇辦法。”韓冰蝶說道。

“哦?師叔的意思是,我帶著小雨私奔?”蕭南風神色一動,問道。

三女一怔,韓冰蝶冇好氣道:“誰讓你私奔了?這裡是玉清聖地,你私奔得了嗎?還有,現在不許對小雨妄想。”

“是!”蕭南風說道,繼而又問道:“那我要怎麼幫小雨?”

“你之前不是說,你手下猛將無數,法寶眾多嗎?夫君的壽辰還有十天,你在十天內,找人來,將這群求親者打跑。”韓冰蝶說道。

“打他們?”蕭南風一怔。

“冇錯,這群求親者中,強者不少,你們兩個真仙擋不過來。你不是天庭戰神嗎?可以邀請彆的戰神,助你一臂之力。”韓冰蝶說道。

“呃,我在玉清聖地打架,會不會有影響?”蕭南風神色古怪道。

“有什麼影響?你打的也不是玉清弟子,怕什麼?你是客人,他們也是客人,客人之間互毆,誰也挑不出理來。

你要打出動靜來,不僅是打給夫君看的,也是打給其他峰主看的,更是打給教主看的,最少,讓他們覺得,那群手下敗將冇有資格娶小雨,到時,我再幫你捧一捧身份,堵住彆人的嘴。”韓冰蝶說道。

“師叔,這些求親者中,有大羅金仙嗎?”蕭南風問道。

韓冰蝶冇好氣道:“你以為大羅金仙是什麼?若有大羅金仙來求親,教主豈會怠慢,讓他們隻住在赤陽峰的山腳下?若有大羅金仙來求親,此刻小雨連掙紮都掙紮不了。這些來求親者,最多是真仙,唯有其中一個叫東南水府的勢力,有一名金仙,而且剛成為金仙冇多久,所以纔要讓你去請援啊。”

“既如此,那我馬上就動手。”蕭南風馬上說道。

“你現在動手什麼?就你們兩人,萬一動手不成,豈不是要壞事?”韓冰蝶說道。

“金仙之下,我無敵,金仙初期,我不敗。此事不能等,等下去容易壞事,我足夠了。”蕭南風說道。

三女錯愕地看向蕭南風。其中韓冰蝶皺眉道:“南風,你師尊苦江,可不善吹牛啊,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弟子對付過金仙。而且,有法寶護體。無礙。”蕭南風說道。

三女麵麵相覷,一陣沉默,終究,韓冰蝶說道:“罷了,我們能幫你的就這麼多了,你若是自己將事情辦砸了,以後也就絕了找小雨的念頭吧。”

“師叔放心,我不會讓你丟臉的,也不會讓小雨丟臉的。我們現在就去下戰書,明日清晨就戰。”蕭南風說道。

“好吧!”韓冰蝶點了點頭。

她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畢竟,真仙和金仙雖然隻差一個境界,那可是天壤之彆啊。

她又給蕭南風指出四周客人的住處。

此刻,赤陽峰上。

小雨還不知蕭南風已來,將自己關在屋中呢。

赤陽峰主夏星辰,卻皺眉地看了眼山下,他知道三位夫人去找蕭南風說事情了。他冇有阻止,甚至,眼神中還似有著一股期待之色。

……

第二日一早,玉清聖地山門口。

夏藍正百無聊賴地守著山門,忽然,一名玉清弟子跑了出來道:“夏藍師兄,出事了。”

“怎麼了?”夏藍不解道。

“還記得昨天來的那個蕭南風嗎。”那玉清弟子說道。

“蕭南風?他怎麼了?”夏藍好奇道。

“他昨晚給所有來向你妹妹求親的人下了戰書,今日決一死戰。”那玉清弟子說道。

“什麼?你弄錯了吧,這怎麼可能,他剛來,怎敢鬨這風雨?”夏藍錯愕道。

“是真的,現在,赤陽峰已經鬨得沸沸揚揚了,不,訊息已經傳到其它峰去了,各峰都有弟子去看熱鬨了。”那玉清弟子說道。

“你冇有搞錯?”夏藍驚愕道。

“怎麼可能弄錯?他一個人要挑戰十二路求親者,現在差不多要打起來了。”那玉清弟子說道。

“特麼的,這蕭南風果然是惹禍精啊,我進去看看。”夏藍說道。

“夏藍師兄,你不看守山門了?”那玉清弟子叫道。

“現在還看守個屁啊。”夏藍說道。

呼的一聲,他已經闖入山門,跑冇影了。

夏藍穿過無數雲霧,很快來到了赤陽峰下,果然,赤陽峰四麵八方,已經聚來了無數玉清弟子。

那些玉清弟子站在四周山峰上,有說有笑,指指點點,甚至有人搬來桌椅,擺上仙果、仙釀和零食,坐在那一邊吃喝,一邊看著遠處的大戰。

畢竟,聖女的求親者們打起來了,這可是難得一見的熱鬨啊。

“看,那邊就是蕭南風,打起來了。”

“這蕭南風,看起來平平無奇,打得過這麼一群人嗎?”

“啊,那拳頭,怎麼那麼多?”

……

一群玉清弟子驚呼連連。

卻看到,遠處一個山穀處,蕭南風踏在前方,一拳打出,驟然間,無數拳罡鋪天蓋地砸向一名僧人,轟的一聲,那僧人被打得口吐鮮血,倒飛而出。

“真打啊?蕭南風這混蛋,枉我妹妹心繫於他,他這一鬨,不要說我爹不滿,我三個娘也不會再幫他說話了啊。”夏藍驚愕道。

……

卻是剛剛,趙元蛟坐在山穀一邊的涼亭喝著美酒,他似乎並冇插手的打算。而蕭南風一人當先,冷視各方勢力。

這些勢力的人有千人之多,衣著不一,氣息不凡,他們無不怒視著蕭南風。

“我再說一次,你們來給夏峰主賀壽,我歡迎,但,再有求親之念,就彆怪我不客氣。”蕭南風冷聲道。

“小子,你是誰啊,你憑什麼阻止我們求親?”有人怒喝道。

“我也不用身份壓你們了,省得讓人覺得我隻是以勢壓人,若有不服者,直接來問問我的拳頭。打嘴仗冇意思,打贏我再說。”蕭南風冷聲道。

“貧僧來會會你。”一個滿麵橫肉,凶神惡煞的僧人撲了上來。

“和尚還來求親?你的臉呢?”蕭南風冷聲道。

說話間,他一拳打出,滿天拳罡驟然灑出。轟的一聲,砸得僧人倒飛而出。

“諸位師弟,隨我拿下此獠。”那僧人吼道。

“是!”一群僧人齊喝道。

十七名僧人全部衝了出來,他們個個氣息龐大,都有天仙之威,十八僧人組成一個大陣,帶出一股龐大的氣息,讓四周無數玉清弟子都神色一緊。

“金羅寺的十八羅漢大陣?其威力可不小!”

“蕭南風要倒黴了。”

“一人單挑所有人,找死啊!”

……

四方無數人議論著。

蕭南風卻眉頭微皺:“我給你機會車輪戰,你非要群毆?”

“哼,對付你,不用講什麼道義。”那滿臉橫肉的僧人怒喝道。

“既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們。”蕭南風冷聲道。

說話間,他腦後浮出一輪紅月,紅月升空,頓時鋪開無數紅雲,一股莫大的邪氣瞬間籠罩整個山穀。

紅雲中散發的邪氣,讓所有人都忽然生出了一絲不安情緒。那滿臉橫肉的僧人更感受到了一絲不妙,斷喝道:“快動手!”

“殺!”十八僧人一聲齊喝。

眾僧人手執羅漢棍,全部殺出,十八根羅漢棍排出,猶如千軍萬馬,向著蕭南風呼嘯而來,威力浩大,讓人震撼。

就在此刻,大量根紅繩從紅雲中蜂擁而出,猶如一道道秩序之鞭甩向眾僧人。

嘭、嘭、嘭的一陣聲響下,眾紅繩瞬間各纏繞了一個僧人的脖子。為首一名僧人更是被大量紅繩捆縛得猶如一個粽子。

嘩啦一聲,眾僧人被全部吊起,他們手中的棍子儘皆跌落在地,他們一個個麵紅耳赤,痛苦地扯著脖子上的紅繩,卻怎麼也扯不掉。

“放,放開我!”那為首僧人臉色漲得通紅,驚恐地叫道。

這一刻,所有人都露出驚詫之色。

“好詭異的招式,好重的邪氣。”

“那群和尚之首,可是真仙啊,這被困得動彈不得了?”

“這群人,被集體上吊了?”

……

一時間,四周儘是驚呼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