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a8b1295d2f357a735c083b2432562b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前輩隻要好好帶路,洛某非但不會害你性命,事後還會給你些好處,比如頂階的煞氣功法。

至於洛某想去何處,嗬嗬,不知前輩有冇有去過地淵之底?”

洛虹說著就將白鬚侏儒裹入遁光,沉入那通往三層的裂口。

而他們剛進入其中,兩邊的岩壁上便猛地伸出數條粗大如蟒的黑藤,徑直朝他們抽來。

顯然,這個入口被一群妖藤所盤踞,要想通過就必須承受住它們的襲擊。

不過,此刻不管是洛虹,還是白鬚侏儒都未因為這些妖藤而分心,好似無事發生般繼續著談話。

“你要去地淵七層?!那裡可是整個地淵黑暗之氣最凝結集中之地,盤踞著無數靈智不開的凶狠妖物,其中的一些就是四大妖王都不會隨意招惹!

以你我的修為,若是亂闖的話,基本隻有死路一條!”

白鬚侏儒聞言頓時露出懼怕之色,連忙勸說道。

而在他說話之時,那些襲來的黑藤便似被無形之刃斬斷一般,全都瞬間變得七零八碎。

“七層的凶險洛某當然知曉,但以前輩在地淵中修煉的年月,想必至少去遊曆過一番的,敢問前輩有冇有在七層中見過一片灰色沙漠?”

洛虹一邊分出一道神念驅使神鋒無影劍,一邊神色認真地問道。

地淵中的黑暗之氣雖會壓製妖物的靈智,但同時也會增強妖物的實力。

這一點在一二兩層中還不明顯,可在第七層卻是足足能令妖物的實力暴漲兩倍左右。

當然,能適應這等濃度黑暗之氣的妖物,元神必然都被完全侵蝕,是絲毫冇有理智可言的。

所以,棲居在第七層的煉虛後期的妖物,短時間內爆發出的戰力完全可以與選擇靈智進階的妖王比肩。

可儘管如此,洛虹還是得前往第七層,因為他後續的行動,必須在親眼見識過冥河之地的外圍大陣後,才能確定下來。

“哎,老夫就是去過一次,然後被追得屁滾尿流地逃回來,才這般勸你的。

你想從第七層得到什麼,若是可以的話和老夫說說,未必就非要去那裡才行!”

也不知想到了什麼慘痛經曆,白鬚侏儒根本不接洛虹的話茬,甚至不惜自黑,都要勸洛虹打消主意。

“不勞前輩費心,洛某想要的東西隻有地淵七層纔有,嗯,或許這東西能給前輩些許信心。”

雖然憑小金的遁速,洛虹自己一個人在地淵七層尋找冥河之地,也不會有太大危險。

但七層地淵一層比一層廣大,顯然有一個嚮導帶路的話,是能給洛虹節省許多時間的。

所以,為了讓白鬚侏儒安心乾活,洛虹翻掌便掏出杶龜獸的那三枚妖丹。

“嗯?啊!你殺了杶龜!”

看清妖丹後,白鬚侏儒差點嚇得兩眼一翻暈了過去,想也不想就和洛虹拉開了距離,臉上的驚恐之色尤勝得知洛虹要去地淵七層之時!

洛虹十分清楚四大妖王的底細,見他這副膽小如鼠的模樣,立刻就猜到了他在怕什麼,索性將計就計地道:

“三目前輩要是不想和洛某一同被地血妖王抽筋扒皮,最好還是快些回答洛某方纔的問題,對那片灰色沙漠可有印象?”

完了!完了!什麼第七層纔有的靈物啊!全都是藉口!

這傢夥去第七層的目的是躲避地血的追殺,老夫這回鐵定要被他害死了!

白鬚侏儒頓時在心中叫苦不休,隻覺前途無亮!

不過這老妖畢竟是能拋棄整個族群,逃過淪為木青血食命運的狠人,無論怎麼絕望,他都不會坐以待斃。

所以在深吸一口氣後,他就態度大變地道:

“老夫在第七層見過的灰色沙漠隻有一片,但那裡被一群魔淵蟲所占據,正是老夫說過的,那些連四大妖王都有所忌憚的存在之一。

老夫不知洛道友是從何得知的那片灰色沙漠,但若是藏身避禍的話,老夫這裡有更好的選擇,比如....”

就在白鬚侏儒積極地出謀劃策之時,卻突然被一旁的洛虹打斷。

“前輩誤會了,洛某避禍不假,但去第七層找東西也同樣不假。

那片灰色沙漠,洛某是一定要去的,前輩隻管帶路即可。

並且洛某承諾,隻要找到那片灰色沙漠,前輩便可自行離去!”

洛虹擺出一副此事絲毫不容商量的樣子道。

“還找東西,洛道友你到底知不知現在的狀況,妖王在地淵中的神通和你在飛靈族中所見的那些同階長老,可不是一個層次的!”

白鬚侏儒急得不行地道。

“此事洛某再清楚不過了,要不然怎會急於逃命呢,一群魔淵蟲罷了,洛某自能解決,前輩放心就好。”

說罷,洛虹也不想與白鬚侏儒廢話太多,當下不給他再開口的機會,就讓小金猛提遁速。

一道金光閃過,無數攔路的妖藤被斬得粉碎!

......

八日後,血焰宮一座大殿中,化成人形的血毒此刻正戰戰兢兢地半跪在一座高台之下。

高台上擺著兩張萬年血木座椅,兩名血袍人端坐其上,聽著血毒講述在腐葉林中發生的一切。

“你的意思是,本座的靈獸乃是死於一個誤會,你們對付的根本不是魚殤,而僅僅是一個五光族的高階靈將!”

聽罷血毒的講述,左邊那個血袍人頓時怒氣沖沖地道。

“稟大人,晚輩所說句句屬實,絕無半句虛言。

那人雖然隻有高階靈將的修為,但神通厲害無比,法力更是異常深厚,就連晚輩都無法與之相比。

逃遁後,晚輩也驚訝於此人來曆,便搜魂了順路抓住的一個赤融聖子,從而得知此人竟然還曾與九越靈皇論道,大受賞識!

大人若是不信,晚輩這還特意留了一個赤融聖子的元神。”

血毒為了逃脫責罰,當下隻能極力彰顯洛虹的厲害,但好在洛虹確實有驚人的事蹟,不用他冒險杜撰。

說罷,血毒張嘴就吐出了赤離的元嬰,神念一動,就將其送至一位血袍人麵前。

雖然兩名血袍人都深知血毒不敢說謊,但他稟報的情況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所以,當下右邊那個血袍人二話不說,就朝赤離的元嬰伸出了手掌。

可憐赤離剛剛因為血毒解除了禁製醒來,便見自己落到了一個更加恐怖的存在手中。

“前輩饒命,我是....啊!!!”

不給赤離求饒的機會,血袍人便施展搜魂**,肆意翻閱起他的記憶,瞬間就令其陷入了無邊的痛苦之中。

“好小子,世上當真有如此妖孽!

不過即便是九越靈皇親至,你此番也得死在地淵!”

片刻後,這名血袍人怒而捏碎赤離的元嬰,目露凶光地喝道。

PS:今天晚上回來,跑了趟無錫送親戚,本來想請假的,但想了想還是寫一小章,畢竟不能讓兄弟們白等。缺的明天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