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山原本想要在自己那公寓門口的台階上坐坐,就好像當年那樣。有段時間,他培養了一下天文觀測的業餘愛好,找園區裡的一個合眾國學者借了一套專業設備玩。這愛好來得快去得也快,是向山人生眾多三分鐘熱度的事情之一。

但他從此也就習慣了坐在公寓門口的台階上,抬頭望著無垠天穹思考事情。

就是在這個台階上,他腦子裡誕生了超人類主義的初期計劃,誕生了改變人類史的大業。

但現在他可坐不到當年的位置去了。

這具三米多高的壯碩義體,與整個房子的大小都不搭。而當初的台階,也完全冇考慮過承受這般體積的金屬造物。

而頭頂上也不再是明亮乾淨的無垠太空,而是一個佈滿了汙物的玻璃穹頂。

再更上方,還有一層密集的太空垃圾。甚至時至今日,仍有地球俠客在朝著太空發射導彈,試圖攻擊那些正在清理軌道的庇護者攻城部隊。

“不一樣啦。”向山將大槍插在地上。風化的混凝土,酥脆得如同點心。實心合金的大槍如插腐土一般。

向山扭過頭去,然後有想到了言葉。

言葉中學的時候,非常叛逆,在街上惹是生非,似乎與當地的不良少年有什麼衝突。具體的經過向山有些不大記得了。當時言葉是乾了什麼,她的母親非常惶恐,所以給她打了電話。

在神原夫人的認知裡,亡夫的這個老朋友,應該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風雲人物。令自己束手無策的事情,他說不定有辦法幫忙。

一件不良少年之間的小衝突,因為這通電話,甚至都驚動了外務省的高官。

反正中間也經曆了一點波折。最後向山拖著言葉,來了這邊一次。

那個時候,這裡的密級已經降低了很多。向山這個前領導想要帶人來參觀,根本冇難度。

向山也是牽著言葉的手,跟她一點一滴的講述自己與她父親結識的經過,講她父親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再之後,就是帶著言葉去非洲。英嘉也是從共和國出發,在非洲大地與向山兩人彙合。

當然,是帶著最精銳的安保力量。

儘管與“當年”相比,那塊地方已經安寧很多,甚至因為一些不方便細說的因素,新生政府的軍警部門,都有向山資助過的“窮學生”,理論上已經很安全了。但向山依舊拉上了最專業的安保公司。

他們給言葉講述尊做過的事情。

神原尊的女兒,在那片土地上大哭一場。

在那之後,言葉才逐漸收斂。

而向山也將那個姑娘當做自己的親人一般,工作之餘也偶爾會打個電話問候一下。

他歎了口氣。

一個個名字,一件件事,在他心頭湧現。

這裡……還真是發生過不少的事情了。

向山繼續向前走著。

但是他閒逛的興致突然就所剩無幾了。

他拄著大槍,站在園區邊緣。

這個玻璃穹頂甚至將一小塊沙灘都圍了起來。就是他當年在水裡慢跑健身的那一塊地方。

向山抬起頭,在夜空中尋找火星的方向。

——大衛,你個混賬東西……

——現在你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向山閉上眼。

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一名基層軍官半跪在向山身後:“武神啊……”

“站起來!”向山不由得有些厭煩:“三百年前可冇人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

那基層軍官立刻站了起來,道:“武神,剛剛有一組無人機路過。其他的庇護者部隊已經發現您了。您應該離開了。”

向山有幾分意外:“哦?你是來給我報信的?”

那名基層軍官低頭道:“我是一個渾渾噩噩的小人物,為了混個前程纔在開拓軍裡混。我懂得不多,但是武神與王上當年的情誼,卻很讓我羨慕。我……”

“你懂個屁!”向山嗤笑:“你知道什麼?你知道嗎?大衛現在要是站在我麵前,我一定會砸爛他的腦子。”

那名基層軍官因向山語氣嚴厲,立刻伏首:“不管怎樣,還請武神速速離去。那些人看在王上的麵子上,不會用重火力轟擊這裡,但是一旦包圍成型,武神也得費一番手腳才能離開。這個地方也會有危險……”

“這地方已經爛完了。”向山轉過頭去:“幫我給大衛帶句話,就說‘這地方已經爛完了,胖子’。”

那軍官嚇了一跳:“我這級彆,怎麼可能見到王上……”

“跟你的上司說,這是我親自交代的。看你們開拓軍內部怎麼想了。就這。”向山轉過身,用大槍在對方肩膀上輕輕敲了幾下:“最後,彆讓我在戰場上撞見了,小子。”

語畢,向山扭身擲出大槍。大槍打塌了一塊玻璃穹頂。向山也跟著條了出去,身形隨著大槍落入水中。

那基層軍官思索了片刻,然後按照舊時代的禮節,對著向山離去的方向微微欠身。

……………………………………………………………………

數分鐘後。

那無名前俠客看到向山回來,十分高興:“您總算是回來了啊。這一次故地重遊,感覺怎麼樣?”

“糟透了。”向山搖搖頭,自嘲道:“我還以為自己可以嬉笑怒罵一番,然後拍拍屁股就瀟灑離去呢。”

那俠客道:“嗯,和我想象中差不多。我想第六武神若是故地重遊,也是這般感慨吧。”

他冇有在這個話題上過多糾結,而是指了指後麵一副立體的三維地圖。那三維地圖是由許多種色彩構成。那些色彩在隨著時間而有規律的變化,似乎蘊含著某種複雜的資訊。

“這幅海圖真的太棒了。烏賊用顏色表示了六龍教在某一時期經過某處的頻率,或者概率。而我們手裡也總結了一些庇護者的日常巡航路線。兩者對比之下,可以看出很多東西。另外,還有六龍教在水下的其他據點”

“我都想象不到,那些粗神經的智慧生物,居然具備這般高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