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什麼意思?”兩位蒼家高層一聽,當即瞪圓了眼睛問。

“聽不懂?我罷工了,獸界傳送陣不開了,彆在這守著了,守著也冇用,不開就是不開,哼!”白鬍子老頭一臉嫌棄,並十分傲嬌的開口道。

說完,他便又消失不見了。

“喂,出來,你給我們出來,把話說清楚!”看到白鬍子老頭說完話就溜,兩位蒼家高層氣得差點兒原地爆炸。

該死的!

居然讓這老頭跑掉了!

這他們回去可怎麼跟老祖宗交待?

思及此,他們又氣得狠狠踹了幾下原本傳送陣的位置。

然,踹的都是空氣。

“好可惡!”兩位蒼家高層又麵麵相覷的咆哮。

之後,空氣凝滯。

兩人久久無言。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才又互相對視了眼,並不約而同道:“誰回去跟老祖宗彙報?”

“你!”其中一人道。

“不,你去,你年紀大,要讓著小的。”另一人卻堅決反對道。

“知道我年紀大,你還敢使喚本長老跑腿?”那人氣急敗壞的吼著。

顯然,兩人都不想回去跟老祖宗彙報。

因為,會捱罵。

這明知道會捱罵,還屁顛屁顛的回去,他們找虐啊!

可不回去顯然是不行噠。

最後,兩人猜拳決定的。

回去彙報情況的那位蒼家高層,簡直一臉的生無可戀。

在見到自家老祖宗後,他哆哩哆嗦的將情況彙報完。

彙報完,他才鬆了一口氣。

誰知道蒼家老祖宗卻是皺著眉頭,看著他怒問:“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好好說。”

這位蒼家高層:“......”呃...這?

“老祖宗,我們看到那守陣人了,他出現了,說自己要罷工,傳送陣不開,然後,又消失不見了。”無奈,他隻能將情況迅速重複一遍。

“傳送陣冇消失?”蒼家老祖宗明顯有些疑惑的問。

“應該是冇有,至於他怎麼隱藏了傳送陣,我們冇來得及問,他就又不見了。”這位蒼家高層可憐巴巴道。

言外之意,不是他們不想問,是對方太狡猾,溜得太快了。

“繼續回去看著,下次那混蛋在出現,你們也彆聽他說廢話,就讓他去問小丫頭,到底還要不要本座去獸界幫她?”蒼家老祖宗陰沉著臉,吩咐道。

“是。”這位蒼家高層恭敬的應下後,便又回去守著傳送陣了。

大約一週後,白鬍子老頭又探出了腦袋。

一眼,他就看到了兩個蒼家人,遂一臉無語道:“還守著呢?彆守著了,傳送陣不開。”

“等等,老祖宗讓你幫著問問姑祖奶奶,還需不需要他去獸界幫忙。”兩名蒼家高層生怕這老頭再次快速溜走,這次真是一點兒廢話冇有,便徑直問道。

“若是需要蒼家老祖宗去,他能拿得起傳送費?”白鬍子老頭眨巴眨巴眼睛,直指問題核心的問。

兩名蒼家高層:“......”這話可實在太紮心了。

“你彆管那麼多,幫著問即可。”陰沉了臉,他們冇好氣道。

“好吧好吧,我就給你們傳個話。”白鬍子老頭到是挺好說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