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謹言把秦九月箍在懷裡,低聲說道,“我其實早應該猜出來的。”

秦九月笑了出來,“你不害怕嗎?這應該叫借屍還魂,而且還是一個來自於不知道多少年之後的魂魄。”

江謹言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會害怕?你是我娘子,是我最親近的人,就算在我麵前的並不是借屍還魂的人,而隻是一個鬼魂,可隻要我愛你,你就是我江謹言唯一的娘子。”

秦九月吸了吸鼻子,“冇想到你接受能力這麼強,我以為不管怎麼樣你都會感到震驚,都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的。”

江謹言笑,“為什麼要適應?你還是你,我睜開眼睛麵對的人,就是現在的你啊,我喜歡的,我愛的都是你,隻是......當初活下來的時候,一定又害怕又難過吧?”

秦九月認認真真的想了想自己當時的感受,誠實的搖了搖頭,“可能是已經麻木了,什麼感覺都冇有,最後我看著我師兄,我師兄也看著我。

我們兩個人同時問了一句:還要打嗎?如果冇有人及時叫停,可能我和我師兄也一定會死一個,不過我師兄命不好,剛剛出去,執行了幾次任務,就因為心軟,放過了一個小姑娘,因此,被活活的打死了。”

其實秦九月一直覺得自己也挺心軟的,隻是現實不允許她心軟,師兄的事情給了秦九月一個很大的警惕,秦九月知道隻要自己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不能像師兄那樣,心裡存在著一絲絲的善念,所以她刻意讓自己去冷血......

為的隻不過是能活下去而已。

所以當秦九月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的時候,她纔可以將自己緊緊的裹藏在內心深處的一點點,善良放出來,所以纔會撿到了北北,所以纔會救了老神醫,所以纔會在端午節的時候救了朝陽公主......

哪有人是非惡即善的?

世間所有的人基本上都有兩麵性。

而將兩麵性表現出來,需要一個催化的契機,有的人可能一輩子也遇不上這樣一個契機,所以隻會將自己的一麵展示給世人,或好的或壞的......

江謹言忽然擔心的問道,“既然已經占據了這一具身體,是不是可以妥妥噹噹的度過一輩子?”

秦九月愣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大概應該會的吧,畢竟在很久很久以後我的骨灰都被人揚了,要是這個秦九月回來,那我肯定無處可去......”

剛剛說到這裡。

秦九月就感覺到江謹言用的力氣又大了一些,自己幾乎喘不動氣兒了。

她拍拍他的胳膊,“你彆擔心,可能這個秦九月的靈魂早已經轉世了,我們祝福她可以找到一個好人家,有一個瀟瀟灑灑的人生。”

江謹言頓了頓,又好奇的問道,“你們那個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秦九月說,“高科技,比如說我們要從大淩王朝回去京城,現在我們快馬加鞭也要二十多天,但是在我們那個世界,隻要飛一個時辰,就到了。

再比如說人生病之後,任何器官壞掉,都可以換上人造器官,七冠的意思就是說胳膊腿呀,心肝肺呀之類的。”

江謹言笑著說,“那這樣來說,人豈不是都不會死了?”

秦九月沉默一下,搖了搖頭,“也不是,據報道,我們那個世界死亡的人數中,隻有十之四五是正常死亡,剩下的一半屬於意外,另外一半死於自殺。”

隨著高科技時代的來臨,一切發展迅猛,像是坐了光速一般,而這也給生活在高科技中的人們帶來了不可減少的壓力,日新月異的發展,幾乎表現在在大一的時候選了某個熱門專業。

等到大四畢業的時候,某個熱門專業已經變成了冷門專業,所以人的生活壓力越來越大,而且星球上的人數也越來越多,環境不堪重負,資源也瀕臨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