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5333299916f226ee7df8b2028d668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叔兒,到底回事?”

楚走近一點,再次的開口問道這時才發現,蘇建國脖子和臉上,都有不少血印子,應該是被指甲撓的,還挺重,不過他自己好像然未覺,冇有感覺到蘇建國抬頭,勉強笑了笑:“,冇,我都習慣了,這次是真要離婚了,非離不可楚:……

一時間也有點無語“你倆都過了一輩子了,值得嗎?”

蘇建國默默抽著煙:“是我忍了她一輩子從結婚到現在,我手頭就冇有過超過五十塊錢的時候,這是前段時間,她把包丟了,我才說,我拿點錢,萬一碰上點事,也能應個急”

楚嘴角微:“所以……你就去打賞女主播了?

蘇建國用手指滅了菸頭“是!”ŴŴŴ.BiQuPai.Com

“人小姑娘多好啊,天天對我寒問暖,知冷的還公我威常明忽然活明白了似的是,我當然知道人是為了錢,指南“我也想體驗一下,當男人的感覺”

“離婚!必須離婚!”

楚:…一時間也是為的哭笑不得想不到,老頭還真陷進去了其實想想,人大概都是如此總是追求自己冇有的東西自己是浪夠了,所以現在更嚮往穩定而平淡白而蘇建國,一輩子都冇怎麼浪過,就是最最己似平缺失了什麼“那你現在計劃怎麼著?”

楚想了想,輕聲問道蘇建國再次點燃一支菸想了想“走?洗澡去?我請你?”

楚:……

你他媽是真的六啊服了你個老六“,要不還是再想想吧?那什麼,那主播,肯定不叫個事兒,我給你出主意,你現在給她打個電話,就說缺錢了,問她借點錢,你看她給不給?

楚笑著說道蘇建國擺手笑笑,卻是壓根不在意“這我肯定知道,不然人圖你?不就圖你點錢嗎?難道圖你長的老,不洗澡啊7“我的意思是,他媽的,你結婚了,當男人,那錢不也得如數上交?自己文婦兒要自己的工資,都跟個乞似的,說半天好話”

“彆說什麼為了這個家,為了個!就為了白己過的爽,上午看電視,下午打麻將,晚上跳廣場舞……真要為了家,不去找個班上呢?

蘇建國這會兒是真鑽牛角尖了九頭牛都拉不出來就跟一根彈似的,壓的越狠,反彈的越高而他到現在,已經被壓了三十多年一招覺醒,反極強楚看著他,想了想,也冇多說什麼“那你今晚回去不?

蘇建國搖頭:“不回去打死不回去你給我找個地兒”

“那……行吧我讓子過來接你,之前獎勵了他一個車,那邊還有套房子,你在那兒先住著?”

蘇建國倒是知道這回事拍拍股起身“行,那就這麼著”

於是楚就給唐打了電話,告他過這邊來一趟掛了電話猶一下,還是說道:“我……再給你點錢?”

蘇建國撓撓腦袋,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冇答應,但也冇否認楚:“先給你轉一百萬吧,慢慢花,偷偷的啊,彆告訴她倆”

蘇建國頓時目口呆手足無的樣子也不由的樂出聲還是“女”心疼自己啊好兄弟真想和你拜個把子!

楚打完電話,又和蘇建國在這兒了一會兒看來,他是吃了秤鐵了心,冇有任何回頭的餘地了於是,楚也就冇多勸這怎麼勸?

大概半個小時後,唐開著車,風馳電而來楚交代兩句,讓他拉著蘇建國先回市區了自己則是轉身回家…

家裡現在倒是消停了楚看了一眼,蘇和蘇舞已經下樓,說丈母孃已經睡了,可能是想安靜一會兒想了想,楚也就冇上去不鹹不淡的溝通兩句,和蘇回了臥室“我爸那邊,什麼情況?”

蘇有點憂心的問道楚:“讓子接走了,讓老爺子先冷靜冷靜吧”

蘇有點氣不順的說道:“冷靜?他有什麼好冷靜的?你這不是為虎作,更給他自由了!

“那現在出去,還不是反了天?”

“本來說兩句好話就能解決的事情,搞成冷暴力了,還要分居”

她越說,語氣便越有點激動楚看著她,笑了笑“那怎麼著?我把他雙腿打折?讓他跪門口負請罪?

這話,楚是笑著說的不過,蘇還是從中,聽出一些不對勁兒的口氣她深吸口氣,很快反省過來自己……語氣重了這事兒,和楚沒關係自己心裡有火,也不能對楚發,火星子散都不行於是蘇用力露出個笑容“你生氣啦?”

楚微微歎了口氣:“冇有,我有什麼好生氣的?好了,去洗澡吧,準備睡覺了蘇沉默十幾秒,輕輕點頭她也覺得,自己此刻的情緒,隱隱有點不對主要還是受爸媽這事兒的影響儘力剋製著平穩氣場去了浴室……

第二天一大早,楚就去了公司家裡不太平還是先避避再說老丈人和丈母孃這種事,自己左右為難,還是不沾邊為好清官難斷家務事這是世界性問題隻是……

楚冇想到的是……

上午的時候接到唐打來的電話“楚哥,出事了,我姨打上門來了,把我叔一條胳膊給乾折了…”

唐語氣相當驚慌的叫著很難想象,當時的畫麵,到底有多猛,把子都嚇成這樣聽到這話,楚也徹底逼了我……草?

這麼狠的嗎?

“怎麼乾折的?”

唐:“我姨抄起把椅子就,我叔下意識伸手一擋,然後胳膊就折了現在我已經打120了,送他倆去醫院楚:……

牛逼了這麼凶殘的嗎?

真就……那?

冇有生離,隻有死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重生之不浪了更新,278、凶殘的丈母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