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寰宇,繁星如海。

在這片廣袤的星域之中,黑暗是永遠的主題,那無儘星辰之間,又隔著無比遙遠的距離。

在無量世界之中,紫胤界算得上是一座極為龐大的世界。

隻是在紫胤界之旁,一座漆黑無比的魔淵籠罩虛空,將其牢牢地罩在了其中。

“魔淵鎖界,絕地通天,兄長真是好手段!”

這一刻,魔淵之外兩道身影相對而立。

一人身穿黑甲,便是那為禍天下的災禍魔神,另一人則身穿黑袍,竟是一位黑衣老者。

說話的正是那黑衣老者,隻見他麵色無比凝重的而看著災禍魔神,帶著幾分忌憚的問道:“此行我心中有一問。”

“以兄長的手段,拿捏一個大千世界不在話下,為何要偏偏要小弟相助?”

原來這黑袍老者,竟是災禍魔神請來的幫手。

這黑袍老者名為‘天羅劍煞魔尊’,它本是一縷先天劍煞,跟在災禍魔神一同孕育化形而成。

可惜此魔跟災禍魔神一樣,遭到了魔血汙染,先天劍煞沾染了魔血濁氣,蛻變成了後天劍煞之一的‘天羅劍煞’。

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更彆說是兩位心性無比邪惡的真魔了,兩魔雖然乃是一同孕育而生的兄弟,但早已分道揚鑣多年。

昔日兩人鬨出分歧,災禍魔神作為兄長,遺傳了先天神靈的大半跟腳,實力更加強大,於是獨占了後天靈寶‘魔淵’。

天羅魔尊隻得了一枚天羅劍胎,就被趕出了魔淵之中。

災禍魔神如今自覺單憑自己的能力,無法頂著紫胤界的壓力拿下陳念之,便想到了自己這個同時孕育而出的小弟。

不過兩人畢竟是魔修,哪怕是一同孕育的親兄弟,可當真正涉及利益,彼此之間還是缺乏足夠的信任。

眼看天羅魔尊疑問,那災禍魔神不敢說出實情,隻得開口說道:“實不相瞞,此界的上古仙人洞府之中,有我突破登仙境後期的機緣。”

“我此番請你過來,是因為此界的應劫之人,距離已經修成仙人道果,若是他困守紫胤界之中,我也對他無可奈何啊。”

天羅魔尊聞言眉心微皺,不由露出了幾分遲疑之色。

對於災禍魔神的話他將信將疑,自然不敢全不相信,而且他的修為才登仙境三重,遠遠比不得天羅魔尊的根基強大。

一旦兩人最後關頭翻起臉來,天羅魔尊自覺自己怕是隻能吃個暗虧。

瞬息之後,他冷笑著搖頭道:“兄長的魔淵乃是後天魔寶之中的極品,僅次於那開天辟地的開天仙寶。”

“有如此至寶在手,耗時數萬年功夫,還拿不下區區一個大千世界,莫非兄長是框我不成?”

眼看天羅魔尊精明無比,那災禍魔神不由麵色微沉,他明白自己不透露部分訊息,怕是說不動天羅魔尊了。

隻見他來回徘徊了幾步,而後開口說道:“實不相瞞,此界之中有一子,生來就也大氣運。”

“此人修行不過數千年,就已經修成仙體,鑄就了混元根基,不久之前更是修成了法則之力,可見其多半有天仙大能之姿。”

“而且此人尚未渡劫成仙,看來是準備修成道果,鑄就大羅金仙跟腳了。”

“果真如此?”

天羅魔尊麵色豁然一震,不由露出了凝重之色。

同時修成法則和仙體,如此天資在仙人之中都算得上罕見了。

對方有如此根基底蘊,卻還不願意成仙,可見對方潛能之強,由不得天羅魔尊不重視。

眼看天羅魔尊神色,那災禍魔神便有開口說道:“你可知,他為何有如此根基?”

“你是說……”

天羅魔尊麵色一震,忍不住問道:“他身上有秘密?”

“正是如此。”

災禍魔神點了點頭,而後開口說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他應當得了此界上古仙人的傳承。”

“而能培育出這等天驕,那上古仙人至少也是地仙絕頂的人物。”

聽他說到這裡,天羅魔尊終究還是心動了。

修為越是高深,境界之間的差距就愈發巨大,仙人之中極少有能越階而戰之人。

僅是仙人境界之中的登仙三境,每一層境界都代表這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更彆說是那開天辟地的地仙老祖了。

如果紫胤界真有絕頂地仙的畢生傳承,恐怕足以讓許多地仙老祖都會激動不已,更彆說踏區區一個登仙第一境的真魔了。

不過瞬間的心動之後,那天羅魔尊卻冷笑道:“兄長向來心狠手辣得很,恐怕所言卻也未必真實。”

“依我看,這處大界之中留存的古仙遺蹟,怕不僅是絕頂地仙,而是天下大能級數的傳承吧。”

“你……”

災禍魔神麵色豁然一變,片刻之後無奈的說道:“看來瞞不過你了。”

“實不相瞞,此界確實有一位大能天仙留下的傳承。”

“老夫多年以來強攻此界,卻始終未能拿下對方,便是因為天仙大能留下的部分後手。”

“如今請你來,是想讓你助我一臂之力,以天羅劍煞提前撕開天地裂痕,將那歸墟小兒徹底斬殺。”

“果真如此。”

眼看災禍魔神這般說,天羅魔尊滿意的點了點頭。

仙人突破登仙境之後,又有九層之分,每三層為一個境界,便為登仙三境,又名為玄妙、造化、參天三境。

這三境之中,玄妙境修仙元,造化境補根基,參天境則是將主修之路走到極致,達到仙人之境的極限。

天羅魔尊僅僅隻有第一境圓滿的修為,但是靠著手中後天劍煞‘天羅劍煞’得威能,功伐手段卻足以比肩造化境的仙人。

如此手段,足以在不正確的時間,強行劈開紫胤界的魔淵天痕,這也是災禍魔神尋他來的本意。

想到這裡,天羅魔尊頷了頷首道:“兄長的魔淵雖然更強大,可是以其絕地通天之後,便無法抽出餘力撕開紫胤界。”

“若是由我出手撕開天痕,兄長確實足以施展手段,斬殺那紫胤界的天仙種子。”

“不過讓我出手,怕是這個代價兄長未必付得起。”

災禍魔神冷笑一聲,目光幽冷的說道:“為兄隻要那天仙傳承,那天仙種子就給賢弟,作為一尊魔胎祭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