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生大哥...”

周於峰尊敬地稱呼了一聲,但表情瞬間變得嚴肅下來,隨即沉聲說道:

“我們可以設定資產警戒線,融資款項每月需要支付多少,提前計算好,讓盤子的資本穩定下紅線以下,如此一來,風險是極低的,可以完全對沖掉!”

“周桑,我不是擔心的這些,是房價啊!”

麻生夫高呼了一聲,使勁地嚥了口吐沫後,纔是激動地繼續說了起來:

“我對房價的上漲是非常有信心的,但隨著現在融資越來越多,萬一要是周桑你判斷失誤,房價不是持續性的一直上漲的話...

價格上一旦有所回調,且不是短時間內的調整,那對我們來說,就是致命一擊,資金鍊會立即斷開,投資者,以及銀行的融資,會把我們吞滅!”

此刻麻生夫的心態,已經過於緊張了,遠在的風險他是看得到的。

“房價上是不會有所調整的,把我們現在的位置想象成莊,正在悄無聲息的低價吸籌,怎麼可能去降低價格,讓人們從而拿到低廉的籌碼。

麻生大哥,你要明白一點,房子的售賣價格是由我們這些人來決定的。如果真出現你口中的回調,那就是房市崩盤的開始。

到那個時候,就會有著無數的利好訊息一起發告出來,方便我們變現,島國東京可以買下整個米國,有這樣的噱頭,就是我們立場變現的時候。”

周於峰確信地說道,對於這一段曆史的經濟走向,他無比的熟悉,不知道瞭解研究了多少遍。

而提到的釋放利好訊息,就相當於股市中的一隻績優股,在不斷釋放利好訊息的情況下,反而它的價格卻是一直下跌。

這是因為這支股票已經達到了莊家們預想的價格,怎麼樣拉高出貨,就是配合著釋放出來的利好訊息,讓散戶跟進的同時,自己快速出貨獲利。

當然,隻是個彆股當中,例如這時,隻適用於島國的房地產。

“我...周桑,我明白了...”

沉默了片刻時間後,麻生夫應了一聲,目前現在的局勢,也隻能跟著周於峰指揮的方向走下去了,盤子越來越大,自己與大哥根本冇有運轉的能力。

“麻生大哥,你不要太過於擔心,花朵集團會一直給予日照資金上的支援,不會讓日照的資金處在警戒線以下,我們已經牢牢地綁在一條船上了。”

周於峰鼓舞道,而聽得這樣的話,麻生夫的心情也漸漸的平靜下來。

“好,我們一起把這條大船開下去!另外,周桑,地皮需要立即修建居住樓嗎?”

麻生夫問道。

“需要!

其實修蓋居住樓的過程,就是對日照公司最好的宣傳,秀肌肉的一個過程,實實在在的資本擺在那裡,投資者們看得見,心會更加踏實。

到時候在修建地皮的當地,加大宣傳,以此來獲得更多的融資,然後在東京也複製下去!”

周於峰肯定地說道,又是強調起了擴大融資,讓麻生夫感受到了他的野心有多麼的大!

麻生夫愣了愣,心裡感歎著此時日照企業在做的事有多麼的瘋狂,正在徐徐打開一扇有著無儘財富的大門,眼睛已經窺探到了裡麵閃閃發光的金山!

而這一切的發展,又是多麼的意外,或許最不是機會的機會,纔是人生中真正的機遇吧,麻生夫之前也有過這樣的經曆。

原本想要坑這華夏人一筆,冇有想到此刻對自己竟是如此的重要。

“周桑,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一會我就去銀行辦理貸款,那我們隨時溝通吧,掛了。”

麻生夫又說了一句後,便掛斷了電話。而後在公司裡簡單交代了些事情後,拿上大板所購地皮的相關手續,去往了銀行。

而在樓下,麻生野還在繼續著融資工作,日照公司的資金盤子如島國畸形的經濟一樣,在迅速膨脹著。

不過在製造宣傳噱頭時,麻生野有意將與花朵集團的合資,向投資者解釋成花朵集團是在給日照公司賺錢,而大家投資進來的錢,就是讓花朵集團為大家服務,賺得華夏人的錢後,再給大家返利。

“現在華夏最大的私營企業,花朵集團可是在給我們日照公司掙錢,是為我們服務的!之後也讓該企業為我們所有的投資者服務,掙他們華夏人的錢,給到我們手裡!”

麻生野每每這樣渲染氣氛時,總會引起投資者們的陣陣歡呼聲。

所以很好理解為花朵集團是在給島國人謀福利,幫他們做貢獻。

這樣的做法,會使日照企業在島國人心裡豎下極好的口碑,更加容易獲得融資,但無疑是將花朵集團推上了眾矢之的...

......

深海市。

彩電的生產線,以及洗衣機的生產線,需要長時間的準備工作,周廠長下達的任務是,務必在9月之前,開始批量生產彩電與洗衣機,且必須保證質量。

所以就有瞭如此的一幕...

在彩電與洗衣機的廠區裡,簡易地蓋好了生產車間,技術工人們在裡麵學習著搞生產,而在外麵是塵土飛揚,機器的噪響聲不斷,工人們在發揮著“深海速度”,加緊地修建著工廠。

周於峰和張奇誌從彩電廠裡考察了一圈出來,兩人已經是滿身的塵土了,甚至在指甲縫裡都有了黑泥,技術工們就是在如此的環境下學習著。

“洗衣機按部就班地發展就好,重要的是彩電,我們一定要自己研發出顯像管,擺脫向彩虹廠的采購。”

周於峰邊走著,向一旁的張奇誌說道。

張奇誌蹙了蹙眉,隨後提議道:“周廠長,國內顯像管的價格是很低廉的,如果我們自己搞研發的話,從成本利益上考慮,反而會虧損。”

“如果要打價格戰,人家提一提顯現管的價格,就會讓我們非常難受,把顯現管的工作落實下去,一定要儘快研發生產出來。”

周於峰肯定地說道,張奇誌肅穆地點點頭後,也便記在了心裡。

在回去了路上,周於峰擔心地問起了以磁帶廠資質貸款的事,張奇誌說明瞭貸款8千萬,而周廠長是要將4千萬投資在島國那裡,雖是張奇誌冇有多語,但心裡也是記下了這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