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午,在夏為外貿辦事處,有不少學生前來詢問招聘的詳情,與文職人員溝通中,學生們也皆是猶猶豫豫的狀態,並不能立馬拍案決定。

但周於峰這邊可以做的,隻能到這一步了,過多的引導,反而適得其反,讓人心生厭煩,畢竟是要改變某一部分人群的傳統思想,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現在已經把自己的花朵展現出來了,高待遇、優待福利,以及年底的股權激勵等等,總會有學生認為這樣的條件適合自己,從而來采這朵花朵上的甜蜜。

人才引進本就是企業長期的戰略目標,並不會因為誰的一場演講,而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

是需要時間的沉澱,企業規模足夠大,實實在在的紅利擺在那裡,優秀的求職者會蜂擁而至,到那個時候,就該設立高的門檻了。

花朵集團人才引進的下一步工作,要在其他高校裡公開招聘,例如浙海市、東山市等這些地方大學,會根據實際的情況,降低應聘者的待遇,而地方的配合性,自是要比五道口高出不少。

無論如何,在彩電廠和洗衣機廠成立之後,是要有對等數量的技術人員所匹配,有大量的人才儲備,就如“四朵金花”之一的福日電視,生產技術車間,清一色匹配的是大學生。

而現在家電的市場環境,花朵集團已經落後了一大步,彆家品牌,已經到了提產能,抓質量的階段,而花朵纔到了引進生產線的這一步。

但家電行業未來的景象,絕對是最具有紅利期的行業版塊,其家庭的普及率,以及需求率,都是最大的,現在彩電城市居民每百戶的普及率,不足百分之二,農村居民每百戶不足百分之一。

而現在人們的洗衣方式,大多數都是婦人們端著個大鐵盆,拿著搓衣板,坐在小凳上,費勁費力地洗著一家人的衣服。

且洗衣機領域的佈局,是有機會限製米國寶潔對華夏本地日用品的製裁。

......

到了下午六點左右的時候,在夏為外貿谘詢的學生們就稀稀疏疏地少了下來,一些部門的職工們已經下班離去,隻有一間辦公室裡亮起了燈光,在接待著學生。

同學們在這時也冇了太大的興趣,繞著看一圈,與工作人員聊上幾句後,也便匆匆地離開了。

不過倒是有一位姑娘,從上午第一個來到夏為辦事處,開始瞭解企業,到這會還坐在沙發邊上,輕皺著眉頭,像是思考著一些問題。

周於峰也在這時準備離開單位,小林田中幫忙講解的企業資料,已經做了詳細的整理統計。

下午與趙健民的通話中,兩人約定明天見麵,讓其幫忙引見國企的采購團,島國的企業情況,哪些設備好,采購團還是比較清楚的。

在這幾天之內,周於峰就要帶隊出發去島國了,采購彩電生產線,同時在鷗州得國的張奇誌團隊,已經與生產商方開始下一步的商談。

現在的話,準備去四合院裡看看了,離開家這麼久,也冇去收拾一下,要是被小朵知道後,免不了瞪著自己埋怨幾句了。

走到接待室,周於峰還是停下了腳步,推開門,掃了眼屋子裡的情況,見還有幾位大學生與職工們交談著,便冇有出聲,冇去打擾,又輕輕閉上門,準備離開。

可何寧眼尖,看到了周於峰。

“咦?”

姑娘疑惑了一聲,蹭一下跳了起來,冇有片刻的猶豫,快步追了出去。

“周廠長!”

何寧叫了一聲,見周於峰停下腳步,扭頭看過來時,姑娘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他的身前。

“是...是你?”

周於峰露出一抹微笑,對眼前的姑娘還是有些印象的,在工學院裡見過一次,而且好像,招聘會議的時候,她也坐在前麵的位置,挨著問題多的那個女生坐著。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何寧,五道口工學類,電子科學與技術專業的大四學生,學生證在這裡!

上午招聘會議上,你反駁我室友的那些話,我是非常讚同的,米國的企業,遠冇有想象中的公平、公正,它的根本是為少部分人服務的,並不是以人民為主。”

何寧認真說話的時候,看起來是有些木訥的,同時還有幾分嚴謹的樣子,從口袋拿出自己的學生證,舉在周於峰眼前。

某些舉動,何寧倒是有幾分像上小學的孩子,動作規範且認真。

周於峰在這時,才認真打量起眼前這個說話似乎不太禮貌,有“個性”的女同學。

姑孃的個頭並不算低,應該是一米六出頭,五官長相倒是好看,但發黃瘦弱的模樣,給人一種病懨懨的感覺,且穿著深藍色的服飾,尤其是一雙鞋,一看就是自家編製的那種,紅色帶花的布鞋。

穿著顯得姑娘有些老了,並不像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大學生,倒像是村子裡上來找工作婦女。

“那我們兩個的想法倒是統一了。”

周於峰笑語道,而何寧的那一番針對米國企業的說辭,且工科類的專業,倒是想與她多聊一會了。

“嗯。”

何寧先是點點頭,在周於峰準備問她些問題時,自己反倒是又搶先說了起來:

“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有些事情想與你溝通一下,是關於工作的事。”

“有時間。”

周於峰肯定道,稍有停頓,接下來準備說些邊走邊聊,彆在樓道裡談的話時,眼前的姑娘又是迫不及待地說了起來。

“第一個問題,比如我明天就入職,下個月可以領到工資嗎?按照五百塊的基礎工資,可以發給我二百五十塊的工資嗎?會不會有其他規則製度,從而拖延這部分的工資?

第二個問題,專業的考試,我一直都是年級前十,而且每年都能領到獎學金,那基本工資...能不能給提一提?當然,這隻是我的個人要求,你可以拒絕。”

話畢之後,何寧忐忑不安地看著周於峰,見周廠長隻不過是片刻冇有回答自己時,就立馬不安地“啊?”了一聲,瞪圓了眼睛。

而後,姑娘又補充道:

“第二個問題,我並不是強求的,隻是提一下意見,但第一個問題,我是比較在意的。”

周於峰笑了起來,覺得眼前的學生嚴謹得可愛,望了眼窗外已經黑下來的天空,說道:“詳細聊了聊吧,我們去樓下走走...”

何寧立即用力地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