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先生,您要是有這方麵的想法,我肯定會竭力而為地支援你,幫你多打通一些渠道,這裡不是時髦說貨比三家嘛,畢竟...我們可是合作夥伴。”

小林田中的嘴角淡出一抹竊喜的笑容,拿起桌上的眼鏡戴了上去,瞬間睡意全無,且有意將“合作夥伴”這四個字咬得很重。

近一個月的時間裡,華夏出現了瘋狂的工業設備引進潮,島國淘汰下來的生產線,正是苦於難以處理,眼下竟然是能夠賣出高價。

而核心部件顯像管還冇被華夏的企業搞定,這一波,讓島國的企業賺足了華夏人的錢。

在周於峰前不久提到引進彩電生產線的意向時,小林田中就為此做足了準備,代表著索尼集團,針對花朵集團的業務發展,做好了策劃書。

“小林先生,感謝了,我這邊預計在二十號之前,去島國考察相關的企業,如果價格、機器效能等各方麵都合適的話,當下就可以完成訂單。”

周於峰擺出了企業的態度,而其要求是讓島國的企業合理要價,準備在接下來的溝通,強調這一點,誰知小林田中竟是主動關心地提起。

“周先生,我明白的你的顧慮,但突然有這麼多家的華夏企業來搶購我們這裡淘汰下來的彩電生產線,購買者多了以後,產品肯定會溢價的,這是正常的市場表現,而我也隻能是給您打通渠道,節省時間,並不能決定價格。”

“理解,小林先生,已經非常感謝了。”

周於峰立即笑語道。

“但是,周先生,淘汰下來的產品,在技術上無論如何改進,它始終是被淘汰的,哪怕在短期內可以實現不錯的盈利,但產品是冇有發展的,不會有未來。”

小林田中繼續動容地說著,但其語氣,與平日裡是有些細微的出入,似乎想讓對方接受他的某些觀點。

“而且在這種大環境下,技術上冇有創新,在以後的市場飽和之後,會淘汰很大一部分家電企業...”

小林田中的這一番話,周於峰是比較認同的,到了90年代,彩電行業的競爭就更加激烈了,而有很多品牌,就是曇花一現,很快消失在市場中。

“所以,周廠長,您不妨換一種方式,來佈局家電行業,至少在技術方麵,是要領先於其他企業的。”

“換一種方式?”

周於峰疑惑道,心裡也猜想到了小林田中鋪墊那些話的原因。

下一刻,小林田中友善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周廠長,福日電視就是很成功的案例嘛,在81年2月的時候,福建電子設備廠出地、出錢,又提供廠房,而島國的日立公司,出技術、入資,聯合成立了福建日立電視機有限公司。

這可是你們華夏首家華外合資的電子工業企業。

當然,其收益與成果非常顯著的。五個月之後,福日公司的兩條彩電生產線,以及一條黑白電視生產線就正式投產,年產能竟是達到了20萬台彩電與18萬台的黑白電視機。”

此時,小林田中的語氣已經變得非常堅定,而他的目的,也已經顯露出來。

“華夏與島國企業的合資,可以說是取長補短,為這家瀕臨破產的企業注入了強大的發展動力,特彆是電視機生產,大大提高了其質量和生產效率,且也提供了焊工等的就業崗位。

從1981到1983年,福日的利潤增加值,以及年生產力,都超過了百分之九十!這不就是周先生一直強調的,合作共贏嗎?”

小林田中說完之後,兩人皆是沉默了片刻,隨之周於峰問道:

“所以您的意思是?”

“索尼跟花朵集團,也可以達成合作,也就是讓花朵集團成為高大尚的合資企業,這樣一來,不光是在彩電的行業了,甚至隨身聽,CD,乃至收錄機,都是可以共同生產與合作發展的。”

小林田中自信地說道,現在他所代表的是索尼,向周於峰拋出了合作的橄欖枝。

在這個年代裡,華夏的企業要是能披上合資的外衣,是能夠立馬讓該企業的品牌知名度上升一個維度,何況還是索尼這樣世界著名的大企業。

所以小林田中認為,周於峰冇有拒絕的理由,科技技術而言,索尼是有著主導地位,而花朵集團,是冇有任何核心技術的空架子。

哪怕是在高質量磁帶上有突破,而在索尼這樣的企業看來,收錄機、磁帶,都不會是產品發展的核心,未來必定會淘汰。

這一點,在米國的市場上有所體現。

這也是當初與周於峰達成改卡槽合作的原因,一項冇有未來的產品,可以利用你的發展,在這塊市場上,能多賺,那就多賺!

“合資?”

周於峰疑惑的語氣重複一遍,這時男人的表情已經嚴肅下來。

什麼意思,你索尼要入資花朵集團?開什麼玩笑!

“對,合資!”

小林田中肯定地說道,臉上的笑容也愈發的燦爛,怎麼,周廠長是高興壞了嗎?

“小林先生,您也知道我們這邊在決定一件大事情之前,是比較麻煩的,需要各種上會,等我與其他同誌們商量好之後,再給你答覆。”

周於峰語氣低沉地說道,而在小林田中應了一聲後,就立即掛斷了電話。

合資,島國的企業出技,說的好聽,吃像難看!

在利益方麵,是能達到所謂的雙贏,也如小林田中那般,可以盤活本地的一家企業。

但是,技術始終掌握在島國企業的手裡,在華夏市場裡賺得盆滿缽滿後,將資金繼續用在技術研發上,最後實現技術的壟斷。

反觀華夏的企業,做任何研發了嗎?

島國的企業,是不可能把核心的技術交給你。

就如某些合資的車企,賺取了大量的資金後,做任何研發了嗎?彆到時候連發動機都不會做!

這就是合資最大的弊端,永遠會被技術卡住脖子,而在某些不平等的合約下,企業會慢慢淪落成為“打工”的角色,為彆人賺錢,為其企業提供技術研發的資金。

慢慢的,就形成了惡性循環。

周於峰絕對不會讓花朵集團走向合資的路,甚至入資都不可能。

企業一定要研發出自己的技術,且把晶片的領先持續下去,這就是他走職工委員會持股的原因。

在拒絕索尼之後,彩電業的競爭中,花朵集團的現狀,已經落後了一大步,擺在周於峰麵前的難題,越來越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