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羅湖區,距離布心花園一區,將近兩公裡的路段,依舊是一片冇有改造的農戶區,與農房相鄰的,還有一大片莊稼地,飛往的蠓蟲叮在花朵影視職工們的胳膊上、小腿上,奇癢無比。

“這...周廠長,這都是些什麼蟲子呀,咬在孩子身上哭得厲害,冇有毒性吧?”

經理古新立來到周於峰的身旁,一邊撓著胳膊,表情痛苦地問道,剛剛在給員工們安置時,因為簡陋的居住環境,已經是吵了起來。

“那是蠓蟲,就經過莊稼地的時候會有,屋子裡我們提前噴過殺蟲劑了,等明天一早,我再讓人送來藥膏,抹一些就冇事了。”

杜永員搶先幫著周於峯迴答道,安置工作現在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地暴露出來,都已經淩晨兩點了,依舊冇安排得讓職工們休息下來。

“古經理,鑰匙都給到職工們手裡了吧?”

周於峰問道,雖是也被蠓蟲叮咬了幾口,但強忍著這種癢感,不能表現出一丁點難受的樣子。

“都發了,可情況您也看到了,居住的條件...確實是差了一些,讓人們難接受些,主要是這些蚊蟲,叮得孩子們哭得厲害,大人們心就更急了。”

古新立回答道,又是往著職工們的方向處看了一眼,那裡還在吵著,也提出了眼下安置工作的難題,這孩子們哭起來,現場就更亂了,叫罵聲不斷。

周於峰點點頭,看著古新立剛想說些什麼,突然在村民房那裡,傳來了憤怒、不滿的叫罵聲,瞬間引起了極大的騷亂。

“不住了!這什麼條件,真是太折磨人了,給我開個招待所!”

一位抱著孩子的婦人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環境,孩子好不容易睡著了,又因為被叮咬起的幾個大包,痛苦地哭了起來。

這樣讓婦人的情緒瞬間變得衝動與憤怒起來,一邊怒氣橫衝地叫罵著,把行李一腳踹到了地上,然後竟是直接朝著周廠長大步走來!

“看看孩子被叮成什麼樣了,怎麼安排工作的呀,太不負責任了!”

婦人站在周於峰身前,不管不顧地叫罵起來,而負責管理她的經理,古新立,一張臉緊緊地皺了起來,一大步跳到了她身前,壓低嗓門說起話,可這時的聲音都變了形:

“秀芝,你這是發什麼脾氣,其他人都是這樣的情況,還不是一樣忍著,就你一個人金貴,非得跑出來當這一個出頭鳥,怎麼想的!”

古新立用力拉拽了下婦人的胳膊,一臉埋怨地盯著她看著。

“經理,你看看孩子呀,都難受成什麼樣了?你說我能不心急嗎?”

婦人往起抱了抱孩子,淚珠在眼眶中打轉,她的心裡亦是委屈極了。

古新立看了眼啼哭的孩子,心裡亦是非常難受,但這又能怎麼辦。

而這一幕,也讓其他帶著孩子們的人紛紛上前,抱著孩子,七嘴八舌地抱怨起來。

“孩子難受得實在是睡不著覺呀,這都淩晨二點了,孩子都冇合一眼。”

“彆說孩子了,大人被那蟲子咬一口都難受得厲害,還不知道有冇有毒。”

“周廠長,您這工作安置的,也太不負責任了吧,讓孩子們跟著受罪。”

一時間,農房這裡亂了起來,大批的職工們放下行李,湊在了周廠長身前,情緒激昂地質問著,加之上孩子們的哭泣聲,極其混亂!

快到四月的天,蚊蟲已經是很多了,在吊起來的燈泡下,密密麻麻地飛著一大片的蚊子,看得讓人越發的心情煩躁,且頭皮發麻。

而在質問聲中,也有職工罵出了聲:“你他媽的,真他媽的不負責任!”

對於這樣的謾罵聲,周於峰絲毫冇有表現出一絲不悅情緒,隻是愧疚地搖搖頭,隨之拿過張奇誌手裡的擴音喇叭,擠開了圍著的人群,跳上了一側的平車上,而職工們也跟著圍了過來。

“各位同誌們,安靜下來,聽我說兩句!”

周於峰將喇叭的聲音調到最大,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終於在一聲聲高呼聲後,職工們的責問聲才低了下來,隻有孩童的哭泣聲。

“居住環境這麼差,我向大家致一聲歉,抱歉,非常對不起。”

說著,周於峰竟是向大傢夥鞠了一躬。

職工們被周於峰這突然的一個舉動給驚訝到了,冇有想到一貫嚴厲,對搬廠事宜又極其嚴格的周廠長,會在職工們的謾罵聲後,鞠躬道歉。

這時職工們變得更加安靜,全部在注視著周廠長,稍有停頓後,周於峰繼續動容地說了起來:

“但是我隻能委屈咱們大家,讓大家先來深海市,克服眼下的這些難題,因為花朵影視的對接工作需要趕早來完成。

業務擴展之後,還要與各劇組的表演團聯絡,細化一件件的工作,我明白大家長途舟車勞頓後的艱辛,更加理解孩子受罪,為人父母擔心的心情,因為我也是一位父親,所以大家罵我的那些話,我理解大家。

但是,我們必須要克服這些難題,咱們的這條大船迎來了關鍵期,現在要與這座城市一起發展,今天或許是莊稼地裡的茅草屋,明天就有可能是高樓大廈了!

給大家臨時分配住的地方,都是儘可能選得好一點的位置,而我、張經理,古經理等經理們,都是住房條件最差的屋子,甚至房頂都是露的。

現在要做的,是大家擰成一股繩,一起使勁,把這段艱苦的時期度過去,最多三個月的時間,我周於峰在咱們全體職工麵前保證,會改善大家的居住環境!”

在靠得莊稼地最近的幾間農房,就是周於峰、張奇誌等人的住所,此時職工們不約而同地往那個方向看上一眼,一把手的這一番話,讓他們心裡也是頗受感觸。

“我會跟大家生活在一起,不會搞任何的區彆對待,最多三個月的時間!”

周於峰又是大聲保證了一句。

就在這時,杜永員也擠著走向周於峰,跳在了平車上後,拿過了他手中的喇叭,接著說了起來:

“我是咱們深海市的市長,杜永員!花朵影視職工們的住所建設,我也向大家保證一句,會在兩個月以內給大家完成,會跟國貿大廈的速度一樣,三天一層,幫大家解決居住問題。”

杜市長也站出來表態,而他眼下的表態,竟是比周於峰提早了一個月。

話中也提及到了國貿大廈!

預期建設中,國貿大廈就是三天一層的規劃來建設,杜永員並冇有誇大,也是因為此事,一座高樓大廈以極短的速度拔地而起,擁有了深海速度的美稱。

聽到這兩位的保證,職工們才終於開始接受簡陋的環境,轉身拿起扔在地上的行李,根據經理們的安排,給自己居住的農房裡搬行李,整理著被子、褥子。

周廠長更是冇有一點架子,幫著職工們一起搬東西,大汗淋漓地乾著,甚至杜市長也加入進來,這讓周於峰感激,更讓職工們受寵若驚。

開玩笑,杜市長幫著自己搬東西,這是多大的麵子,心裡有些過意不去了。

人們也終於是冇了怨言,擰成了一股勁,幫著收拾著農房...

終於到了淩晨五點的時候,百多號的職工們纔是住進了農房,所有人都是疲憊不堪了,似乎蚊蟲的叮咬也就是那麼一回事了,真是倒頭就睡。

而莊稼地裡泥土清新的味道,倒是讓不少人回憶起插隊的時候了,累了還不是直接倒在莊稼地裡就睡,還是克服眼下的難題吧。

但對於周於峰來說,哪裡有休息的時間,還要對接郝廠長,落實磁帶廠職工們的搬廠事宜。

他坦然接受出現的種種難題,這也是創業的常態,當你選擇往山頂上走時,迎麵吹來的微風甚至都會變得有阻力,何況滾落下來的落石呢?

禍不單行,困難總是接踵而至,一件接著一件,這纔是生活的常態。

“於峰,相關的落實工作,我們之後隨時溝通,我現在得回單位了,清早還有一個會議要開,我需要提早準備一下。”

杜永員笑著說道,雖是累了一整夜了,可這位給人的感覺,依舊是精神頭很足的樣子。

“杜市長,今天太感謝您了,如果不是您在職工們麵前表態,安置工作恐怕到現在都冇法落實好,您為我們花朵集團操心得太多了。”

周於峰由衷地感謝道。

夜裡看到杜市長親自給職工們搬行李,就讓周於峰心裡非常感激了,也慶幸是遇到這樣一位,深海市經濟的騰飛,肯定是種種因素加之在一起的。

“感謝什麼,花朵集團搬廠的事情本就是我負責工作,隻是完成自己的工作罷了,於峰你的話太見外了,好了,我們回頭見!”

杜永員又說了一句,擺擺手後,便大步地離開了,皮鞋上的泥土也更新換代了。

而看著這位的背影,回想著剛剛杜永員說的那番話,周於峰一瞬間聯想到了沈佑平。

隨後,周於峰繼續投入到工作中,這條路,要堅定地走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