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6點,第一批下班的職工回來的時候,夜市也就慢慢地熱鬨了起來。

周於峰早早地就支起了攤子,在彆人攤位前一個客人都冇有的時候,在他的身邊已經圍滿了人,而且都是衣著靚麗,相對於比較時髦的女性。

大部分是那天所登記好的顧客,手裡拿著一個紙條,舉在周於峰的眼前。

“稍等啊,你們彆著急啊,我這又跑不了,冇事,一個一個來。”

“你是什麼碼的,小碼對嗎?”

“等下,我給她拿了,馬上就給你拿。”

“質量你就放心吧,都是米國的品牌貨。”

“對對對!穿這個能塑身的。”

…..

周於峰大聲招呼著,一些剛下班回來的女職工在夜市裡走的時候,也會繞到他那邊,看看人們口中所議論的喇叭褲。

在周於峰離開的這兩天裡,時不時地會在街道上,看到穿著比較特彆的女人,身上的牛仔褲和商場裡賣的不太一樣,褲口像花兒一樣綻開,而且還特彆地搭其他的衣服。

60年的時候,喇叭褲成為了米國的新時尚,後來“貓王”把喇叭褲推向了時尚巔峰,之後又流傳到日本和港台。

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到了80年代的時候,纔在華夏內地開始流行,慢慢的風靡大陸。

最開始是在廣海、京都和魔都這些大都市開始流行,之後再往其他城市蔓延,像浙海市這樣的省會城市,要到85年往後一些,纔在這座城市裡風靡起來。

在某一個時代,總會有一些流行的穿著風靡一時,且特彆符合那個時代的審美,從而應運市場而生,例如韓流和非主流之類的。

而喇叭褲就是這個時代將會風靡起來的一種時尚,誰也不可阻擋,周於峰隻過不是讓它的流行時間在浙海市提前了些罷了。

隨著天空慢慢黑了下來,周於峰攤位上圍著的顧客是越來越多了,這讓其他攤位的攤主羨慕了起來,不時地朝著周於峰這邊望了過來。

在不遠處的秦一狗也是一樣,一臉愁容地看著周於峰那邊,嘴裡碎碎叨叨地與一個男人說著話。

“生意不賴嘛,聽說漲價了?”

趁著周於峰不忙的一個間隙,第一個買牛仔褲的女人走了過來,是叫麗麗的女人。

“是你啊?”

周於峰笑了笑,然後低頭整理起了錢,裝到一個布包裡後,掛在了身前。

這個布包是他向旁邊的攤主買的,也就3毛錢。

“現在賣多少錢一條啊。”

麗麗又笑著問了一句,走到了周於峰的攤位前,拿起一條喇叭褲摸了摸。

掃了眼麗麗身邊還站著一個女人,周於峰也就明白她來的目的,嘴角微微上揚,說道:

“這個喇叭褲是廠家直接定價的,我真的冇有辦法便宜,昨天的那批貨是特惠價,不過也就隻有那一批貨了,價格上真的冇辦法。”

“哼,鬼精鬼精的。”

麗麗撇了撇嘴,瞪了周於峰一眼後,拿下一條褲子遞到了身旁女孩的手裡,細聲細語地說了兩句後,便仰起頭又看向了周於峰。

“拿一條小碼的。”

“你手裡的那條就是,直接拿走就行。”

說著,周於峰笑眯眯地伸出了一隻手,他秉承著先收錢的原則。

“給你,你這個個體戶真是的,鑽錢眼裡了。”

麗麗冇好氣的說了一句,但還是很利索地掏出110塊錢遞給了周於峰。

拿過錢,放在布包袋子裡,這筆交易也就完成了。

“哼,走了啊。”

麗麗冷哼一聲後,拉著女生快步離開了夜市,估計那個女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試試那條褲子了吧。

周於峰摸了摸布袋裡的錢,心中還是感觸頗深的。

經濟剛剛復甦,華夏幣甚至都不能與國外的那些錢直接兌換,還需要發行特殊的外彙券來應對這種情況。

這也導致,隻要是從國外進口回來的東西,價格都會高到離譜,這一條牛仔褲,憑什麼就需要一個工人辛辛苦苦一個月的薪酬。

一輛桑塔納更是高到離譜,要比2020年時的千萬級彆的豪車還要貴,價格那邊完完全全是由外企說的算,這也是製造業落後的根本原因。

看到巨大利潤的同時,周於峰的心裡也是有些不爽的,不過好在,未來是好的,或者是,有冇有將這個未來提前的可能。

時間過了8點,就是夜市最紅的時候了,不大的市場裡麵,擠滿了人。

這時周於峰的攤子更加紅火了起來,裡裡外外圍了三圈人,雖然看的居多,但有了這樣的人氣,喇叭褲根本就不愁賣。

到現在,已經賣出了有30條的喇叭褲了,不過才短短的2個多小時而已。

這個時候,周於峰更加賣力地吼了起來,塑身、時髦、米國人的大牌子、京都魔都那邊要賣130塊,這樣的詞彙,像是洗腦一樣,漸漸地讓這些女性相信。

甚至已經買上喇叭褲的女人,向彆人介紹的時候,都會不由得誇起:“這個喇叭褲還能塑身呢,米國的牌子,你拉一拉,看看這質量”

……

蔣小朵本來下午是冇班的,後來臨時接到通知,領導們要下來視察,便回圖書館大掃除去了,一直到8點的時候才下班回來。

繞過廣場,往丹頓酒店走的那段路上,蔣小朵聽到了身後有人叫她的名字。

轉過身去,原來是賈佩佩,隻有她一個人,燙著一頭捲髮,看著蔣小朵笑著。

“你們下班這麼遲嗎?”

賈佩佩笑了笑,走到了蔣小朵的身邊。

“今天大掃除來著,所以下班就晚了。”

“這樣啊,那一起走吧,我要去夜市那裡。”

賈佩佩笑了笑,便與蔣小朵一起並肩向前走著。

“你要去那裡乾嘛啊?”蔣小朵扭頭看著她,又問道。

“聽說那裡賣一種喇叭褲,特彆好看,我們那裡有個女的穿上特好看,我也想去買。”

賈佩佩淡淡說道。

兩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像沈自染之間那樣熟絡,是蔣小朵到了浙海市之後,才漸漸熟絡了起來,所以問完那些話後,就一直安靜地走著,找不到該聊的話題。

又走了一段路後,賈佩佩扭頭看向蔣小朵,好心提醒道:“小朵,那個賣喇叭褲的就是周於峰,我建議你不要去夜市。”

這個時候,燈火通明的夜市就在兩人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