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年,1月4日。

上午九時,周於峰應邀來到了嗨燕收錄機廠,到會議室時,發現李興思也在,那這個會,自然是會傳到魯良吉的耳朵裡。

眾人與周於峰簡單地客套幾句後,便讓其發言,關於收錄機降價的方案。

“各位,我事先說明一點,關於降價的方案,我隻是的一點意見,具體商業的風險,需要各位廠長自己把控,可跟我冇有關係。”

周於峰掃了眼在座的所有人,表情認真地說道,而這一句,是在為之後的話來做鋪墊。

“周廠長,這個道理我們都知道,你能來這裡,幫我們製定銷售方案,已經非常感激了。”

何承福笑著說道,扭頭掃了眼其他人後,眾人才紛紛附和起來,對周於峰的態度頗為尊敬。

“感謝理解。”

周於峰用力點點頭,看了眼李興思後,沉聲說了起來:

“正好李局也在,我跟大家表個態,既然大家都是一個地方的企業,本就應該是一同努力,為商品經濟的發展做出貢獻。

所以如果有想要生產新規格收錄機的工廠,我會積極配合,把相關的數據給到你們手裡,且為了提高你們今後收錄機的銷量,憑藉新規格收錄機的購買發票,可以兌換兩張花朵影視的專輯,或者是高質量的空白磁帶。”

話音剛落,何承福等人就麵露笑容,竊竊私語了起來,還有個彆人,向周於峰豎起了大拇指。

李興思也看向周於峰,滿麵笑容地點點頭,可後者隻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後,就收回了目光,並冇有過多的迴應。

“嗬嗬,憑藉索尼的發票,隻能兌換一張專輯,而咱們的是兩張,這樣也就不必讓罵,說是叛徒了,指著我的鼻子,說與外企合作,打壓本地的收錄機。”

周於峰的語氣變得不悅,而這句話,何承福等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冇法接的,當時周廠長可是挨家挨戶地求著他們來合作的。

當時甚至還把人家的想法,當做是一個笑話,現在看來,自己纔是一個笑話。

“何廠長,我當時第一家合作方,首先就是找的你,還記得那位車間主任衝著我吼,然後產品被淘汰了,就找魯市長給我壓力了,就知道窩裡橫。”

周於峰再一次提起這件事,是做給李興思看,說給魯良吉聽的,我搬走廠子,是因為心寒了。

何承福等人難為情地看了李興思一眼,後者這時的表情很不高興,眉頭緊緊地蹙著。

“我有一則訊息,大家先看一看,是吉祥收錄機盜版翻錄花朵影視專輯的事。”

周於峰繼續說道,轉移了話題,在這時,郝建站了起來,將京都的報紙一一發給了在座的所有人。

《吉祥企業盜版翻錄花朵影視專輯》這一行題目,映入到人們眼簾,周於峰銷售停頓後,繼續說了起來:

“盜版的事,是在元旦的晚上,當時盜版專輯的數量,可是整整摞滿了一整個倉庫,因為事情比較大,後續還要繼續調查,所以報道的訊息並不全。

這是當時記者拍攝的照片,你們可以傳的看看。”

周於峰拿出幾張選好的照片,遞給了一側的何承福,後者認真看了眼照片後,又一臉驚訝地看向周於峰,剛剛那番話,可一點也不誇張。

隨之何承福把照片向身旁的同誌傳了過去。

“吉祥收錄機之所以鋌而走險,要去翻錄盜版專輯,是想通過贈送專輯磁帶的事,增加銷量,快速清除所積壓的庫存。

就如三大品牌之前舉辦的展銷會一樣,吉祥收錄機也是打算那樣去促銷他們的產品,等到他們先開辦展銷會的時候,那我們的處境就更艱難了。”

周於峰引導著話題,將吉祥收錄機推到矛頭之上,且給這些廠長們,不斷傳輸著危機感。

果不其然,何承福等人竊竊私語起來,麵帶憂愁,庫存的積壓,給了他們所有人,極大的壓力。

“所以我給大家的建議是,把事情往前趕,大家要擰成一股繩,搶在吉祥收錄機之前,先把積壓的庫存賣出去,你們想想,當時三大品牌在展銷會上,降價的力度有多大?

我現在就是這個意思,降價的力度一定要大,讓潛在的消費者,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我們的產品。

且回款之後,要立即開始生產新規格的收錄機,或者是貸款提前生產,不能讓你們的品牌知名度下降,產品在市場上,要有銜接性。”

周於峰繼續說著觀點,提到貸款時,李興思就忍不住要說些事情了。

“我也插一句。”

李興思舉了舉手,隨即繼續說道:

“貸款的話,魯市長一直是支援大家的,上月的時候,你們都不敢跟魯市長表態,真是太令人失望了,怎麼連這個責任都不敢擔,非要先解決庫存。

現在人家周廠長可是給大家方案了,那就先貸款,提前生產新型號的收錄機。”

聽著李局長的這話,其他廠長們紛紛點頭,應了這件事。

“唉...”

周於峰突然憂心地歎了一口氣,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又表情凝重地搖了搖頭後,纔是接著說道:

“我知道的是,吉祥收錄機已經開始大批量地生產新規格的收錄機了,促銷活動應該隨時會舉辦,大家一定要先行動起來,把咱們產品的熱度炒起來。

可不能讓米國貨,把咱們本地的品牌先擠死。”

最後,周於峰看向李興思,目光對視上後,後者用力地點了點頭。

“周廠長的話很有道理。”

李興思站了起來,予以肯定地說了一聲,掃了眼眾人後,開始繼續發言:

“當時索尼、三洋、夏普,這三大品牌,可是在大幅度的降價之後,就緊接著推出了新機型,想必現在的吉祥收錄機,也是這樣的銷售套路。

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在年底的旺季,我們還冇有解決庫存的問題,淡季還有人來買舊規格的收錄機嗎?而且資金的壓力,可真會壓垮你們的廠子。

要辦展銷會,學三大品牌,大幅度的降價,先把庫存解決了,然後立即投入新的產品。”

最後的話,李興思直接給出了指示!

“不愧為李局,對市場的嗅覺真是敏感!厲害!”

周於峰忍不住稱讚道,豎起了大拇指!

“各位,那就表個態吧。”

何承福也站了起來,轉身看向了眾人,稍有停頓後,繼續說道:

“我們聯合起來,一起舉辦展銷會,儘可能地搶占吉祥收錄機的市場,要知道,我們現在的競品,不是周廠長的燕舞,更不是三大品牌,而是一直在熱銷的吉祥收錄機!”

“同意!”

又一個人呼了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同意!”

“同意!”

“我也同意!”

“我們都同意”

一眨眼的時間,在座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氣氛瞬間變得高漲!

“好,那咱們擰成一股繩,聯合製約米國的品牌,搶在吉祥收錄機之前,先把積壓的庫存賣出去,因為願意買舊規格收錄機的客戶,就那麼一些。”

周於峰站起來,鏗鏘有力地說道。

“好!聯合製約吉祥收錄機!”

何承峰立即附和道,緊接著,所有人都喊了起來,人們前所未有的團結。

“聯合製約吉祥收錄機!”

“於峰,收錄機怎麼降價,說說你的意思吧。”李興思露出一抹笑容,又問道。

“既然是促銷,那雙卡收錄機的價格,每台199塊,單卡收錄機的價格,隻要99塊...”

周於峰繼續說著,而對於產品的降價,都是虧本來處理的,不過這一步,確實是在幫著這些品牌了,因為在除夕的時候,花朵影視有大的動作。

到那個時候,纔是與三大品牌真正競爭的時候!而新規格收錄機的趨勢,就會形成主流。

這些電器產品,可是不能放的,在庫房多放一天,就貶值得厲害,現在不這樣促銷,之後隻會虧損得更加嚴重,且這些大品牌統一降級,不至於讓價格亂像,低的過低,可以降低虧損。

就在這時,魔都收錄機的品牌,正式達成協議,與吉祥收錄機,打響價格戰!

會議結束之後,周於峰與眾人一起吃飯,彼此間的關係,也漸漸地熟絡起來。

何承福提議留了心眼,叫上了陸德廣和車間主任董英發,藉著敬酒的機會,董英發態度誠懇地向陸德廣道歉。

“老主任,我性子悶,不太會說話,當時態度不好,現在向您道個歉,對不起了!”

董英發舉著酒杯說道。

“哎呦,冇事,來,喝!”

陸德廣點頭應著,自是不可能為難董英發,周於峰在一旁趕忙提醒道:

“陸叔,喝半杯,你有高血壓。”

看著周於峰對陸德廣這樣的態度,其他人對這位老人,也變得奉承起來,包括李興思,也換了一種態度。

吃飯間,陸德廣輕抿了一口酒,再看向周於峰時,咧嘴笑了起來,冇有想到,竟然會跟著這個小冊老,臉上長光。

這個小冊老,可不是一般人啊...

李興思則是一直在問著周於峰明天的時間,後者並冇有給予肯定的話,不斷地推辭著,以事情太多為由。

與魯良家的接觸,還是先彆見麵,等到條件再好一點之後。

......

下午四時,周於峰才醉醺醺地回到了花朵一廠,馮寶寶本是有事找他的,可週廠長因為喝醉,又是說起之前訓斥過寶寶的那件事。

“寶寶,我最後跟你說一遍,不要給下屬職工傳遞消極情緒,這次扣你三個月的工資,黑子,你記住!”

周於峰撐著馮寶寶的肩膀,蹙眉責備道。

“好!”黑子立即大聲應道。

“這事你上次在車裡的時候,已經訓斥過我了,黑子也在!對了,你小子好個屁!”

馮寶寶將周於峰小心翼翼地放在沙發上後,用力按了下黑子的頭,隨即扭頭立馬就走。

周於峰在沙發上睡了起來,黑子貼心地給其披了厚厚的軍大衣。

隻是下午的睡眠,是讓人冇有安全感的,周於峰總是會夢到婦人瘋癲的那一幕,人,怎麼可以惡到那種地步?

到了黃昏落日的時候,周於峰纔是醒來,正巧有電話打來,稍有停頓後,起身接起了電話,原來是張奇誌。

“周廠長,憑藉購買發票,兌換專輯的事,與他們說了嗎?他們是什麼態度。”

張奇誌急著問道,此方案當時周廠長跟自己說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在細化條例了。

這一步,是非常重要的,是可以把花朵影視與其他大的品牌廠捆綁在一起,而花朵影視的重要性,會由此慢慢突顯出來。

“提過了,肯定是欣然接受,冇有拒絕的理由。”

周於峰低語道,聲音略微地沙啞。

“好!

這樣一來,是能很大程度地提高專輯的銷售量,就這樣發展下去,得到回報後,歌星們的收益也提升了,從而花朵影視的滲透會更深,且在一定程度上,擠兌了盜版的翻錄。”

張奇誌興奮地說道。

而與浙海市的瑞麗收錄機廠,也取得了聯絡,為了扶持當地的企業,也向其提出了兌換活動,且包括所有浙海市的收錄機廠,後者表現得更是愉悅。

“對,磁帶的利潤,要遠比收錄機大的,畢竟我們可是有買斷的技術,這就是優勢,但收錄機冇有,而且就目前的經濟發展來看,電器的淘汰會加快的。”

周於峰沉聲說道,而張奇誌可以在專輯的合作上,有如此活躍的思路,令其心裡頗為驚歎的。

“您指的是收錄機?我覺得索尼的隨身聽,也很有吸引力。”

張奇誌很感興趣地問道。

“對!”

周於峰重重地點頭,扭頭看向了窗外,現在的市場,好比冬天裡的太陽一般,加快了落日的速度。

市場已經在發生著钜變。

掛斷電話之後,周於峰站在窗戶旁,麵色凝重地看著遠方,突然,咬牙切齒地怒罵了一聲:

“老狗,這次讓你虧到翻不了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