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下午六點的時候,周於峰和黑子驅車抵達了浙海市,將周廠長放在巷子口後,少年便開車往著服裝廠的方向駛去。

“也不知道孩子變成什麼樣了?”

周於峰自言自語地喃喃一聲,嘴角微微上揚,形成了好看的弧度,肩膀上挎著呢絨布料的包裹,走得越來越快。

上次離開浙海市後,已經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冇有回來看看老婆孩子了,現在還是回來簽合同順道看一眼,不免心裡湧起了自責。

此刻哪怕是短短的一截路,周於峰都火急火燎起來,小跑著來到小院門口後,用力地拍打了幾下木門。

很快在院子裡傳來了沙沙地走路聲。

“誰?”

稚嫩的聲音響起,周於正一邊轉著鐵鎖,一邊提高聲音問了一聲。

“動作利索點,凍死你哥了。”

周於峰微笑著,故作生氣地催促了一聲。

“哥!哎,二姐、嫂子,我哥回來了!”

周於正興奮地扭頭,衝著屋子裡吼了聲,轉鎖的速度越來越快,一眨眼就拉開的木門。

“哥,我好想你呀!”

於正仰著圓圓的腦袋,看著大哥直愣愣地說道,周於峰摸了摸他的頭,隨之快步往著院裡走去,留下一句:“我也想你”的話。

“哥,嘿嘿...”

周於正憨笑一聲,閉上門口後,也快步跟著走了進去。

周於峰推門走到裡屋時,蔣小朵已經從炕上下了地,呆妹穿著厚厚的衣服,像一個粽子似的,把自己包裹起來。

“於峰,你也不提前說一聲,餓了吧?媽剛剛出去,我去給你熱些中午剩下的菜。”

蔣小朵說著,見男人笑起來後,自己也是眯起眼睛笑了起來,快步走到周於峰身前,拉起他的胳膊:“可以在家裡待幾天呀?”

“嗬嗬,晚上聊,狗剩呢?我看看孩子。”

周於峰捏了捏小朵嬰兒肥的臉,待不了幾天的話,實在是說不出口。

“等下,你先散散涼氣,彆把孩子弄感冒了。”

蔣小朵扭頭望了眼炕上的孩子,隨手將鍋爐蓋子給拿開,拉著周於峰的胳膊,讓其攤開手在上麵烤著。

而男人剛剛說晚上聊,自己也就不打算問了,於峰都已經告訴自己晚上聊了,那就等到了晚上再說,呆妹的想法始終都是這樣簡單、善良的。

“哥!”

這時於月推門走了進來,看到大哥真的回來了,一蹦一跳地靠到周於峰身前,拉住了他的另一隻胳膊。

“哥,你餓不餓?”

周於月關心地問道,而親人最關心你的事,也就是你餓不餓這件大事了。

“冇事,一會吃,等我先驅驅寒,讓哥先抱抱狗剩去。”

周於峰笑語道。

而周於正適當地叫了幾聲哥後,已經挪到了包裹旁,等大哥、嫂子他們走去後炕時,滋的一聲拉開了鎖鏈。

周於峰小心翼翼地抱起孩子時,狗剩吱吱呀呀了幾聲,隨後將大拇指放在嘴裡,用力地吸了起來。

“嗬嗬,這小子,看他這好吃的樣。”

周於峰不由得笑出了聲,目光變得溫柔,低下頭,在孩子穿著衣服的肚子上,用力地親了一口。

“爸爸的臭小子,乖乖聽話,不要太讓你媽和你姥姥累了。”

周於峰輕柔地說道,又將孩子的頭靠在自己的胳膊上,輕輕地搖了起來,還不到十斤的重量,卻是用儘了所有的力量...

到了夜裡,收拾著吃完以後,一家三口終於躺在了一張炕上,狗剩睡在兩人的中間,最後小朵怕男人休息不好,便把孩子放在一側,自己睡在了中間。

可來回折騰的幾下,一時冇說話,當蔣小朵看向周於峰時,發現男人已經是睡著了,打著很低的呼嚕聲。

幫著男人拽了幾下被子後,蔣小朵也便躺下睡了起來,暖烘烘的炕上,讓周於峰這一覺睡得很踏實...

......

清晨當週於峰醒來的時候,江辛已經在屋裡忙活著讓小朵吃飯了,於正和於月已經上學去了,甚至連雞叫聲都冇有聽到。

這段時間,周於峰真的是太累了,但這一覺,補充了所有的精力,睡得太踏實了。

“於峰你醒來了,快過來坐下吃飯。”

江辛笑意盈盈地說道,把孩子遞給小朵後,幫著周於峰舀起了疙瘩湯。

“媽,我來就行了。”

周於峰套了件外麵的衣服,跳下炕頭,大步走了過去。

“快坐下吃吧。”

江辛把碗筷放在了茶幾上,又從小朵手裡抱過了孩子。

“好嘞,您辛苦了。”

周於峰也便坐在小凳上,大口吃了起來,順便抬頭看了下時間,八點剛出頭。

“對了,你大嫂一會就趕過來了。”

江辛隨口又說了一句,薛文文可是嚴肅給家裡開過小會的,隻要是於峯迴來,一定要通知自己。

這個時候,蔣明明瞪著二八大杠,嘴裡叼著煙,眯著眼睛,往著小院的方向行駛著。

而薛文文裹著大衣,手裡提著剛買的豬肉,打算給於峰做頓好的,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喜事,拍了拍自家男人的後背,笑語道:

“明明,咱們也去京都買套房吧,存單上那麼多錢,於峰之前說,動了想買房的心思,就往魔都、京都這些地方買。”

“買吧,那才幾個錢。”

蔣明明扭頭說了一聲,現在語氣也是大了起來,但突然又蹙眉低吼了一句:

“彆亂扭,看不見正上坡!”

“每天就知道吼,看人家於峰,掙得錢又多,還對小朵那麼溫柔。”

薛文文撇嘴說道。

“不行你就下來!”

蔣明明蹙眉說著,薛文文趕忙拍了拍男人的後背,安慰了幾句。

而此時的周於峰,大口吃完疙瘩湯後,準備要去見李康順了。

“嗬嗬,要讓嫂子失望了,我中午肯定回不來了,要去見見李市長。”

周於峰邊說道,倒著熱水開始洗漱。

“冇事,不管他們兩口子。”

江辛笑著說了一句,隨後快步走到後炕,將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炕上,蓋上了棉花被。

蔣小朵也放下碗筷站了起來,把灶台上烤著的鞋墊放到了男人的鞋子裡。

很快周於峰收拾好後,就匆匆地出了門,而在腳底傳來的暖意,讓心頭都是暖洋洋的。

周於峰對愛的理解,跟小朵是一樣的,腦子裡惦記著對方,行動體現在生活細節上,是想著為對方能多做一點,並不是要求對方為自己多做些什麼。

周於峰走出巷子後,黑子已經在等著自己了,等到廠長上了車,黑色的奔馳轎車,快速駛向了前方...

而在這個時候,沈佑平、李康順等人剛剛落座,準備要開會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