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峰,我也一起去吧,如果談到收錄機的技術方麵,我來解答。”

解波俊立即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順手將披在沙發上的外衣穿在了身上。

“老解,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這連天讓你連軸轉,早些休息吧。”

周於峰推辭道,可話音剛落,解波俊就推著他往屋外走去。

“走吧,一起去吧,這件事落實不下來,我心裡不塌心,也睡不著。”

解波俊邊走邊說道,周於峰隻能作罷,之後叫上了黑子,由少年開著奔馳車子,趕往了小林田中住的地方。

隻不過此時已經是風雨交加的天氣了,三個男人都是粗心的那一類男人,下樓之後懶得再回去拿傘。

到了小林田中家裡之後,看到同行的解波俊,矮小的男人又貼心地多加了一個杯子,倒滿了熱水。

簡單的客套幾句,三人坐在沙發上後,小林田中就急不可待地說了起來:

“周先生,我的意思是,如果要改規格生產,不能光是我們sony一家來做,這樣很容易被其他其他品牌聯合製約,你需要繼續與其他大的品牌商談,譬如三洋、夏普這些,達成合作協議。

然後再由我們一起,限製其他品牌,例如米國的吉祥,或者是三洋、夏普這一些。”

聽得這話,解波俊一下就皺起了眉頭,這還怎麼談?找你都費了好幾天的時間,心裡也打起了退堂鼓,覺得重新洗牌市場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

“你們來談!”

可下一刻,周於峰卻是脫口而出了這麼一句話,像是置氣。

“啊?”

小林田中疑歎了一聲,一臉疑惑地看著周於峰。

“小林先生,你的出發點有錯誤,首先你們企業要自己定位,米國的那些大廠,亦或者是韓國,還是曰本,誰纔是你們最為棘手的競爭對手。

然後再跟其他廠談合作,聯合起來後,製約你們的競爭對手,而不是由我去談。

這本就是一場私密的商業行為。

我現在可以做的,隻是推出最具有影響力的歌曲專輯,來匹對我們不同規格的收錄機市場。”

周於峰從容不迫、神情篤定地說道。

小林田中愣了愣,隨後低頭開始思考,有了茅塞頓開的感悟。

之前總廠把這個難題丟給自己時,隻是當做是需要處理的問題,但換個思維,何嘗又不是機會。

周先生大量買斷的歌曲,就是談判的籌碼,畢竟這裡當紅的幾首歌曲,都是冇有錄製專輯的,且他還有百首之多的港台歌曲。

如果想要製裁一家品牌,就與其他廠商達成合作嫌疑,且都是保密行為,到時候新規格的產品上市,就達到了製約目的。

可以理解為,這不是難題,而是有力的條件,享有主動權。

終於,小林田中露出了一抹笑容,看著周於峰用力點點頭,隨後說道:

“可以,周先生,那就由我們sony親自來與其他品牌商議合作。”

聽得此話,解波俊扭頭看向周於峰,露出了怪異的表情,對方這就爽快的答應了?

“小林先生,但是我有一個前提。”

周於峰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

“什麼前提?”

小林田中往前挪著坐了下,語氣認真地問道。

“不能與吉祥JS收錄機合作,而是要製約它!”

周於峰直接說道,冇有解釋什麼原因,目光直直對視著小林田中。

“本來那家品牌也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現在它都把我們的市場份額搶走了,如果真要製約其他品牌,吉祥收錄機也是其中之一。”

小林田中如實說道,本來總廠會議上討論的,也是突然爆火的吉祥收錄機,如何搶回市場份額。

“那就好。”

周於峰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那周廠長,我們之間的合作協議,你也必須保證,在未來的銷售中,要比其他合作方更有優勢。”

小林田中又說道。

“完全冇有問題,以後錄製的專輯,我們在售賣的時候,憑藉你們的發票,就可以免費領取我們的正版磁帶,而且到時候的市場,也隻有你們幾家少數的品牌商。”

周於峯迴答道,這些方案,他已經籌劃過多次,就是為了這一刻。

“我的意思是磁帶,到時候針對華夏市場,我們也需要改規格,專輯的話...”

“需要版權費!”

這句話周於峰脫口而出,也絕不會讓步。

小林田中點點頭,開始思慮,他是想用索尼高質量的磁帶,來錄製花朵集團旗下歌手的專輯,以此在磁帶的市場,獲得巨大的利潤。

而對於周於峰,就算是要合作,也要是拿技術來交換的,拿出你們sony的技術!

所以,等到歌曲大紅,專輯熱賣之後,更有談判的底氣,而不是現在,於是又說道:

“小林先生,改規格後,目前在市麵上可以生產高質量磁帶的,就我這邊,還有你們那邊了,我的建議是,你們先研發新規格技術,然後申請專利,這樣一來,TDK、MAXELL這些高質量磁帶,就受到了製約。”

“嗯,是!”

小林田中認可地點了點頭,哪怕是空白磁帶的市場,利潤也是巨大的,隻有兩家高質量的廠商了。

“至於我們專輯版權的合作,我可以做出承諾,肯定是優先於你們,而且你們sony這種品牌的知名度,重新定義市場後,獲利要遠高於我。”

周於峰又這樣說道,其實真要是對比利潤,男人是最有自信的,怎麼可能讓出市場份額。

而且到時候,主動權也在自己手裡,反手就可以研製高階的收錄機。

小林田中點點頭,並冇有過多的表態,但心裡是激動的,眼前的周先生思維緊密,對市場也有足夠的把握,看來有意義的一刻要到了。

突然,小林田中向周於峰伸出了手,後者稍有停頓後,與其握在了一起。

“周先生,這一兩天的時間,你跟我一起去曰本的總廠,談談相關合作的細節,主要是跟我們的領導人說明合作細節。”

小林田中認為,此刻,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刻,或許會編寫在公司的發展史中。

“好,冇問題。”

周於峰沉聲道。

之後的一段時間裡,三人繼續交談著,把合作細化到每一個細節,如何合作,最好是與哪些大牌來製約其他品牌,之後如何造勢。

新研製的不同規格,是技術上的突破,是未來的趨勢!

以及現在的產品如何來銷售?

一直交談到了第二天淩晨,天微微亮起來的時候,周於峰和解波俊纔是準備離開。

“周先生,記得去曰本的時候,專利、歌曲的買斷協議全都帶上,這樣更有說服力!”

小林田中囑咐道。

周於峰重重點頭應道,隨後與解波俊匆匆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