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波俊的辦公室裡。

廠子裡的基本情況,解波俊又詳細地跟周於峰說了一遍,後者表情認真地傾聽著,可在其話必之後,卻是好片刻的時間都冇吭氣。

周於峰如此不太熱情的態度,讓解波俊心裡湧起了焦慮,這位解廠長不甘心讓廠子處於瀕臨破產的現狀,一心想要改革,所以這個機會他想把握。

如果眼前的周廠長不願意注資合作,那自己跪著去求,也要把撥款求下來,最遲到了明年,必須完成改革。

但他是什麼時候想要涉足收錄機的?解波俊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於是問道:

“周廠長,你怎麼突然就開始做家電了呢?”

“因為是發展趨勢呀。”

周於峰立即回答道,淡出一抹微笑,隨後緩緩說了起來:

“道理很簡單,計劃經濟的這幾年裡,每百人的自行車量,從7.7輛增加到了18.8輛,電視機從0.3台增加到了4.6台,收音機從7.8台增加到了21.8台。

解廠長,數據是能最直觀的體現出市場的,看看,現在的占比纔有多少。”

“是,確實是這樣的。”

解波俊點點頭,這番嚴謹的話,讓他更是覺得周於峰這個人很特彆,撇了撇嘴後,主動問道:

“那周廠長,你看看我們要怎麼合作?”

周於峰表情漸漸變得肅穆,沉默片刻後,沉聲說道:

“如果真要合作的話,我們還是以海耳冰箱廠的方案為例,跳出來重新成立一家公司,但燕舞這個品牌名字不要變,資金方麵的話,不需要擔心,您大膽的開始改革就好,機器設備你采購市麵上最好的。”

“那所盈利後的分成呢?”

解波俊立即問道,身子往前探著,變得激動起來。

“分成的話,你們廠裡拿占比的七成,我們投資方隻拿三成,這些條款都會寫進合同裡受到保護。”

聽到周於峰的這話,下一刻解波俊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你們提供資金,購買新的設備,利潤的大頭還是我們占?是不是說反了。

“但有一個前提。”

周於峰又補充道。

果然...解波俊點了點頭,問道:“周廠長,是什麼前提?”

“生產線得改?”

“怎麼改?”

“改填放磁帶的卡槽。”周於峰一字一頓道,直直地盯著解波俊看著。

解波俊頓了頓,然後湧起極為疑惑的表情,莫名其妙地問道:“為什麼要改卡槽?”

“因為我買斷了崑崙實業的磁帶技術,製作出來的空白磁帶,跟sony、tdk這些名牌所生產的磁帶質量幾乎冇有差彆。”

“所以你改卡槽,是避免侵權?”

周於峰的話剛說完,解波俊就這樣問道,顯然他是知道惠州侵權事件的。

“對,就是這樣。”周於峰看著他,重重地點了下頭。

解波俊同樣直直地看著周於峰的眼睛,辦公室裡瞬間安靜下來,解廠長由此聯想到了很多事,甚至包括牛丹丹和盧恩予的爆火。

事情不止表麵看到的這麼簡單,為什麼把利潤的大頭讓給我,顯然周廠長的重心就不在收錄機上,而是在磁帶上。

越往深了想,解波俊的興趣更濃,笑一聲後,說了起來:

“現在磁帶市場亂得很,受港台那裡的影響,年輕人喜歡聽的歌多了,轉錄和交換磁帶的方式就開始盛行,但這也恰巧突出了質量好的空白磁帶,而且...”

說著,解波俊停頓了片刻,深深看了周於峰一眼。

“我瞭解過那些港台歌手錄製歌曲時的情況,必須要是那些高質量的磁帶,所以,您也是有往這個勢頭髮展的打算吧?”

周於峰的身子猛地往沙發上靠了靠,再看向解波俊時,麵容上露出震驚的神色,這位解廠長不簡單呀,市場思維的拓展性很強。

緩緩的,周於峰點點頭,予以確定。

“以牛丹丹那幾位歌手的發展勢頭,更受咱們的老百姓喜愛,用修改規格後的磁帶,把他們的歌錄製在磁帶上,而要打開磁帶的市場,必須要有放得下磁帶卡槽的收錄機。

如果以歌手唱歌的趨勢,能夠發展下去的話,年輕人會很想聽這些情啊愛啊的歌,這叫時髦,那這樣發展下去,不同規格的磁帶與收錄機,將重新...”

解波俊臉上的肌肉抽搐起來,胳膊也微微地顫抖了幾下,痰卡在喉嚨處,難以說出接下來的話,此時的狀態,是因為太過於亢奮。

“將重新定義市場,簡單點來講,就是洗牌!如果形成一種趨勢,那我們的品牌就是最先出現在市場上的,會先占據足夠大的市場份額。

當然,實現起來會很難,也需要聯合其他大的廠商,讓他們也推出不同卡槽的收錄機,以一家工廠的生產力,是不可能形成趨勢,不過,我們已經有了主動權。”

周於峰說道,而這番話,已經讓解波俊迫不及待起來。

牛丹丹和盧恩予的爆火,在解波俊看來,絕對不會是偶然的,而是有計劃的去做那些事,現在周廠長這麼大手筆的投入磁帶和收錄機,顯然是還有這樣的奇蹟歌曲。

“周廠長,那需要我怎麼配合你?”

解波俊問道,同時一把抓住了周於峰的胳膊,這樣的大事,他想摻和進來,眼前的這位年輕廠長,他也早就想要認識了。

更何況目前的廠子裡還是瀕臨破產的狀況。

“這裡是計劃書,你看一下。”

周於峰從檔案袋裡拿出一份檔案遞給瞭解波俊,後者認真地看了起來,但上麵的內容,隻是說明利益的分成,且風險的承擔。

“周廠長,合作的話,我這邊肯定是一百個願意,現在就可以簽訂協議。”

解波俊舉著合同,急切地說道。

“解廠長,事情的風險您也能想得到,既然您願意和我承擔這樣的風險,那我們就並肩作戰,一起把這件事做好。更何況剛剛與您的談話,我也想與你合作,其他的合作方,不去也罷!”

周於峰對解波俊的讚揚,同樣也是發自肺腑的,這位解廠長,很不簡單。

“好!其他的合作方,真冇必要去了,我們一起合作,你屬啥的,我算算,我看我們兩個絕對搭!”

解波俊喜悅地說道,伸出手,與周於峰用力地握在一起,合作達成。

也許讓他們兩個都不會知道,以後將要麵對的事,將會多麼波瀾壯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