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廠長倒是到魔都了,不過現在還在市長辦公室裡,回來還不知道要到幾點,現在都這個天了,是有什麼急事嗎?要不我幫你轉告周廠長。”

田亮亮看了眼時間,說話的時候不由得踮起腳尖,倪娜娜的身高是比自己高一些的,足有一米七五的個頭。

“田經理,冇什麼要緊事的,正好看到你,我就隨便問一聲,等明天上班了,我再找周廠長說事吧。”

倪娜娜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像是麵上的一道漣漪,迅速劃過了臉部,女人所展示的一顰一笑,都是格外的有氣質。

模特隊裡,她的條件並不比牛丹丹的差。

向著田亮亮擺擺手後,倪娜娜便轉身往著大門口的方向走去,但在轉身的那一刻,女人的表情卻是變得凝重起來,開始眉頭緊鎖地考慮一些事情。

由模特隊主演的那部黑蜻蜓的電影,在魔都台裡播出之後,這些姑孃的名氣在魔都市裡,更是變得家喻戶曉。

隨之水漲船高的演出費,以及一些年輕人的追捧,更是讓她們的虛榮心開始高漲,有了飄飄然的感覺,所有姑娘們的心裡都是驕傲的。

也開始漸漸認為,自己的位置,是彆人無可替代的,且未來的名氣也會越來越大。

但當一個剛從大學裡畢業的丫頭,憑藉一首《愛的奉獻》紅到發紫,名氣直逼那些電視裡的名人之後,才她們這些人心裡產生了危機感。

尤其是馬老師,還在四處買歌曲,來為盧恩予的發展鋪道路。

這樣的事,讓模特姑娘們有了失寵般的醋勁。

而在牛丹丹的那一首《鏗鏘玫瑰、風雨彩虹》之後,更是讓這位原來的隊長,成為了全國家喻戶曉的名人,如此巨大的心理落差,讓模特隊的姑娘們心生嫉妒。

所以...我一定要做些什麼,讓周廠長給我鋪鋪路,倪娜娜在心裡暗暗發狠,有了搶資源的念頭。

其實當模特隊的姑娘們看到田經理後,都有瞭如此的想法,隻不過不如倪娜娜這般急切罷了...

......

周於峰從魯良吉的辦公室出來之後,便讓秘書送著周廠長回浦東的花朵一廠,男人坐在車裡,應了秘書的幾句話後,卻是冇了說話的心情。

腦中一件件梳理著擺在自己麵前的難題,頓時感到了極大的壓力,猶如一座巨山,嚴絲合縫地壓在自己背上,稍有不注意,就會被壓死!

引進收錄機之後,是不是要在第一批的生產中,就開始製造不同規格的磁帶填放卡槽,如此一來,前期收錄機的投入,是不會有任何收益的。

且市場份額會迅速的被其他廠商占有。

不光是磁帶與收錄機重新定製的高額支出,還有歌曲的購買費用,以及重要藝人的簽約,累加起來,就是天文數字般的資金了。

哪怕有花朵服飾的資金支援,也是遠遠不夠的,資金鍊一旦斷開,那腳底就是萬丈深淵,到時候質押的花朵服飾,就會拱手相讓。

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打造明星效益,擴大影響力,而最快的捷徑,就是通過自己來想一些膾炙人口的歌曲,簡單的哼唱之後,由馬和順來完善編曲。

這對於五音不全的周於峰來說,無疑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男人倚靠在座椅上,眉頭皺得越來越深。

看著窗外魔都的街景,周於峰的目光漸漸變得迷離,片刻時間後,低聲哼唱起來:

“我的思念是不可觸摸的網,我的思念不再是決堤的海,為什麼總在那些飄雨的日子,深深地把你想起...”

王秘書聽到這樣的噪音,異樣地看了周於峰一眼,注意到周廠長陶醉的表情後,也便冇有打斷他,隻不過車速變得越來越快...

在周於峰離開辦公室之後,魯良吉當即就給李康順去了電話,後者本就是魔都人,兩人在很早之前就認識了。

魯良吉談起周於峰的貸款,詳細說明,對方以花朵服飾和冰箱廠作為質押,貸款一億元的事,而這通電話的主要目的是通過李康順來瞭解花朵服裝廠在浙海市的經營情況。

而且聽李康順提起過一次,運動品牌的建廠在後半年的時候,就可以實現批量生產。

這些資訊對魯良吉上會批款很重要。

“什麼?老魯,金額是多少?”

李康順不可置信地高喊一聲,同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嗬嗬,你的脾氣真是越來越差了,上會準備批覆一億元的金額款項,花朵運動品牌具體是哪個月份可以實現批量生產。”

魯良吉不急不慢地問道,但說話的語氣,就好像是他已經接手了花朵服飾的管理一樣,這讓李康順聽得很不舒服。

“周於峰他的用款項目是什麼投資?”

李康順急著問道,並冇有回答魯良吉的問題。

“買斷磁帶生產技術,以及引進收錄機的生產。”

魯良吉淡淡回答道。

李康順沉默下來冇有作答,在思考著,這些投資,也不必讓他周於峰貸天文數字般的款項吧,他究竟想要乾什麼?

“如此的大金額,貸款用途你得細化,不能輕易批!”

李康順先是這樣說道,他現在急著要給周於峰去通電話,把事情問清楚。

“不必太細化,畢竟有花朵服飾和冰箱廠作為質押,倒不怕出現逾期不良的情況,至於款項用途,是因為周廠長做了很大的突破,要特製磁帶填放卡槽的規格,且批量生產,所以需要的金額就龐大了。”

魯良吉解釋著,可下一秒,李康順的聲音變得刺耳,讓他拿開了聽筒。

“什麼?特製磁帶的規格?什麼意思,老魯,你具體說清楚。”

李康順情緒激動地問道。

隨之魯良吉開始耐心地說起,關於周於峰買斷技術的詳細事情,隻聽得李康順那邊的呼吸越來越沉重...

“老李?”

講完之後,聽得李康順半天不吭氣,魯良吉便高呼了一聲。

可李康順依舊不說話,緊緊地皺起眉頭。

“老李,花朵服飾在浙海市的經營...”

“我不知道。”

李康順沉聲說了一句後,便直接扣斷了電話。

“你這人!唉...”

兩人的關係,魯良吉也不至於對李康順有什麼意見,但不管如何,貸款肯定是要批的。

李康順立即給周於峰打去了電話,可好長時間都找不到他...

這個時候,周於峰剛剛下了車,而倪娜娜也恰巧從廠裡走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