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黃立興等人之後,周於峰跟著魯良吉前往了他的辦公室,就錄音磁帶生產線的事宜展開討論。

魯市長又通知了工商局長李興思,土地規劃局的郝良民,以及城建局的王嘉實,開始提前部署工作安排。

到了下午七點左右,所有的人員就全部到齊。

“建廠選址的話,周廠長,我的建議是在浦東,發展上來講,浦東將從魔都中心城區的第二產業,上升到核心功能區,批地項目我可以擇優來安排。”

郝良民思考了片刻後,肅穆說道,同時又看向了城建局的嘉實同誌,是該他表態了。

“對,我讚成郝局長的提議,這樣一來,周廠長你前期需要投入的資金相對會少很多,且有你這樣的企業提早入住建廠,會讓我們後期的工作好做很多。”

王嘉實的話音剛落,魯良吉就立即開始表態,其實在交談工作一開始,局裡的同誌,就知道了魯市長的意思,浦東的建設是重要的工作項目。

“周廠長,我覺得每位同誌的提議都非常有道理,且都是十多年工作經驗的老同誌了。”

魯良吉笑著說道,話的意思也很明顯。

周於峰點點頭,已經冇有辦法拒絕,不過對於浦東未來的發展,目前以低廉的價格買地建廠,選一個好的地段,是最合適不過的。

隻是讓周於峰感觸深的是,魯良吉的工作效率,以及對待企業家的態度,魔都能夠快速發展,也不是冇有原因的。

“那就在浦東建廠,感謝各位同誌的寶貴意見,在今後的工作中,也少不了給大家添麻煩。”

周於峰態度謙和地應了下來,郝良民和王嘉實也隨之說起了客氣的話語。

而此時再看這個年輕的廠長時,李興思的心裡頗為震驚,不光是現在花朵運動品牌的爆火,是魯市長對他的態度,很尊敬...

“李局長,人員登記的話,你這邊要配合好周廠長,後期會有香江來的同胞參與技術工作,而你那裡的工作流程要簡單化。”

魯良吉看向李興思鄭重說道。

“魯市長,知道了。”

李興思急忙應道,又看向周於峰,露齒笑了笑。

細化著工作安排,幾人一直談到了晚上八點半的時候,李興思等人纔是離去,不過魯良吉依舊把周於峰留在辦公室裡,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他。

“於峰,修改磁帶的填放資格,就必須要有同款式的收錄機與之匹配,與之前特製361升的製冷器械完全是兩個概念,因為特製出來的收錄機放不進目前市麵上流通的磁帶!”

魯良吉沉聲問道,目光直直地看著周於峰。

哪怕是這個年輕的廠長再一次創造了奇蹟,把花朵運動打造成熱銷品牌,但現在要做的,可是要違背市場的行為。

魯良吉還有其他方麵的擔心。

“壓力會有,但風險與收益也是成正比的,如果被市場所接受,那獲得的利潤也是無法估算的。”

周於峰簡單地回答道,而市場上,男人未來的規劃,本就是一場極大的冒險。

“嗯。”

魯良吉應了一聲,沉默了下來,下一刻,在辦公室裡突然變得安靜,兩個男人在各自思考著自己的事。

修改磁帶的填放規格,隻是針對華夏市場,唯一讓周於峰覺得有可行性的原因,是內地還冇有本地錄製的流行磁帶歌曲!

現在已經形成了男學劉文正,女學鄧麗君的局麵,如果花朵影視能夠打造出屬於自己的明星,那不同規格的磁帶流行起來,就有機會打破這種市場局麵。

或許就是因為物以稀為貴,這時表現稚嫩的內地歌手,非常簡單的伴奏歌曲,磁帶的發行量動輒幾百上千萬。

沈小岑的請到天涯海角來,以及黑貓警長都冇有唱,還有朱楓、張薔、程琳、常寬、周峰等等無數響噹噹的大哥大姐,在未來將會通過磁帶的發行,賺取到第一桶金。

這是在八十年代裡確確實實發生過的銷量奇蹟。

那牛丹丹和盧恩予呢?

想著這裡,周於峰緊緊握住了拳頭,這些風險,他是一定會去走的,心裡也更加堅定。

然後突然,魯良吉接下來的話,顯得小氣:

“於峰,一百名的插隊知青就業崗位,如果因為收錄機廠,或者是磁帶廠的經營出現問題,麵臨倒閉的話,這些職工是不能被辭退的,要讓服裝廠,或者是冰箱廠接納,不然...對花朵服飾的優惠政策是批不下來的,這些都要寫進協議裡。”

周於峰看著魯良吉愣了愣,片刻後,輕笑一聲,點了點頭,立場問題。

“可以,但是魯市長,我有開除職工的權利,畢竟我這裡是個人企業。”

周於峰沉聲說道。

“嗯,理解,如果違反廠裡製度的話,你當然有開除職工的權利。”

魯良吉點點頭,微笑著回答道。

然而下一刻,在魯良吉的麵容上,閃過了一抹難為情的神色。

微微低下頭,魯良吉低聲說道:

“王敏達行長給你的特批貸款我明天就可以上會批覆,前提是花朵服飾以及冰箱廠的股權作為抵押,如果出現不良逾期,到最後因為經營無力償還的話,是要收購你的企業。”

“好,理解。”

周於峰冇有絲毫猶豫,應了下來。

能夠幫自己的,本就隻有自己,男人理解魯良吉,在某些方麵,周於峰更喜歡李康順那樣性格的領導,他的話,不會這般立場分明的說這番話!

辦公室裡,兩個男人繼續交談著...

與此同時,田亮亮和黑子先回到了花朵一廠,倪娜娜等一眾模特這時也準備回家了,因為表演的事,耽擱了些時間,一直拖到了晚上。

看到田亮亮時,一群姑娘們聲音甜蜜地稱呼著田經理,黑子湧起的表情難以用文字來表達。

不過這群模特們到了門口之後,倪娜娜卻是找了落下東西的藉口讓眾人先回,自己則是又返回到了廠裡。

快步追上了田亮亮,倪娜娜站在他的身前,稍有停頓後,認真問道:“田經理,周廠長這次回來了嗎?我有工作向他彙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