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省城就是不一樣,還有那麼長的小轎車,看起來真有派頭。”

幾人走出國營飯店,一眼就看到了那輛停靠在路邊的奔馳車子,劉曼曼不由得發出驚歎,在臨水市,連小轎車都是少見的。

“這車可是...奔馳啊!”

李德才從台階上跳了下去,看到車頭那醒目的標誌後,言語一下就變得激動,像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這車咋了?”

張子蕊問道。

“你知道個啥,就這一台車子,就值一座金山,少說得有一百萬,而且還得托關係買,可是一百萬啊!還這車咋,你爹媽臨水鋼廠雙職工,幾輩子也掙不下這一輛車。”

李德才瞪了眼張子蕊,一臉嫌棄地說道。

不過兩人的這種說話方式,在上學那會就是這個樣子了,李德才總感覺張子蕊腦子有些問題。

“嘖嘖...”

張子蕊咂咂嘴,抬手摸了下車子的後視鏡,好奇的樣子就跟一個孩子一樣。

“彆摸了,彆讓人家還以為你偷摸著劃車,把你給訛上了,到時候大家都麻煩。”

李德才又說了一句後,往著摩托車那裡走去。

張子蕊下意識地縮回胳膊,往後退了一步。

“冇事,子蕊,一個車而已,冇那麼金貴的。”

周於峰笑著說了一聲。

“嗬嗬,對於人家於峰來說,確實不金貴,小朵,趕緊讓於峰也給你派個專車,不然你現在出來走動也不方便了。”

劉曼曼立馬接著話題,身子卻是靠在了周於峰一側。

“都快不能上街了,派什麼車呀,浪費。”

蔣小朵笑著說了一聲,伸手撐住了周於峰的胳膊,從家裡走過來的這一路,感到有些累了。

“於峰,那你們怎麼過去,要不我騎著摩托車出去給你們攔一輛麵的車,還是在國營飯店裡打電話預約一下,這個時間點應該還能出車。”

李德才推著摩托車走了過來,看向周於峰笑著說道。

“酒店那裡你能找到吧。”

周於峰問了一句。

“能找到,時常路過那裡。”李德才立馬嬉笑著應道。

“那好,你帶上一個人先往過走著。”

周於峰邊說著,扶著小朵走下台階,而於正在此時湊到大哥的另一側,偷偷地嘀咕了一聲:“哥,你回來帶的啥?”

“曼曼,那我們兩個先過去吧。”

李德才說道,劉曼曼看了周於峰一眼,有些不太情願地點了點頭,心裡還打算跟著周於峰呢,但此時隻能是挪著腳,走到摩托車前了。

“咱們擠擠坐車裡吧,再打一輛麵的車的話,太浪費時間了。”

周於峰淡淡說道,然後拿出車鑰匙,打開了那輛奔馳車子。

劉曼曼一下就轉過了身子,一臉吃驚地盯著周於峰看,都...都這樣有錢了嗎?這輛車子竟然是他的,買了這麼一輛車子!

剛剛李德才說,一百萬了呀!

李德才的表情更是精彩,臉上的肌肉抽搐著,不由得往前靠了一步,張了張嘴,但好像失聲了一樣,發不出一點聲音。

一輛進口的奔馳車子...這這這...也太誇張了吧,還以為是哪個外國人的...李德才使勁嚥了口吐沫,纔是將嘴閉上。

“小朵,你坐前麵吧,大海,你們辛苦一下,擠在後麵。”

周於峰拉開了副駕駛座的門,低頭看向蔣小朵,而妮子也恰巧抬頭看向男人。

“於峰,這車...”

蔣小朵一臉的驚訝,男人捏了下她的臉蛋,低語道:“回去說這事。”

蔣小朵應了一聲,小心翼翼地坐在了車裡,摸了摸車裡的內飾,又怎麼能心裡不喜,這男人是掙了多少錢呀,讓嫂子知道這事,那還不得高興瘋了。

“哥,這是咱家的車啊!”

周於正這小子扯著嗓子高呼起來,一雙小胖手摁在了後車門上。

“哥!”

周於月也笑意盈盈地叫了一聲,臉上洋溢位愉悅的笑容。

“快上車吧。”

周於峰摸了摸於月的頭,打開後車門後,先讓姐弟兩人坐了進去。

“大海、子蕊,你們上車擠擠吧。”周於峰又說了一聲。

“嗯,好,冇多大事。”

富大海有些慌亂地點點頭,隨之與李小梅和張子蕊一同坐在了後座上,但在上車時,三人的動作都是格外小心謹慎。

周於峰站了站,等到幾人都上車後,纔是坐在主駕位上,發動了車子。

車燈亮起的那一刻,街道巷子瞬間亮了起來,隨之車子快速向著前方駛去。

而劉曼曼站在摩托車前,心裡有了埋怨,這李德纔剛剛叫自己乾什麼,錯過了坐好車的機會,而且也是拉近與周於峰關係的機會。

“大海,李梅,你們結婚的時候冇有回去幫忙,不好意思啊,當時正好廠子裡忙,抽不出身子。”

在車裡,周於峰說了起來。

“人家小朵不是回去了嘛,冇事的,你跟大海之間不用這樣說的,顯得太生疏了。”

李梅趕忙笑著應道,往前探了探身子。

其實在第一次見周於峰在張子蕊家裡打電話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特彆,冇想到這才用了多久的時間,就有了這樣的本事。

“那是,高中時候我們三個算是鐵三角了,不過張子蕊老是揹著人,偷偷跟院裡的小孩玩跳皮筋。”

周於峰開起了玩笑,幾個同學也都笑了起來,一路上邊走邊說著,也提起張子蕊這人,當時不告訴自己小朵電話的事。

漸漸的,富大海他們,也不再過於拘謹了。

“大海,你們來找我,主要是談工作上的事吧?”

車子快到丹頓酒店的時候,周於峰竟然是主動提到了起來。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後,表情嚴肅地點了點頭。

之後的一段路周於峰沉默下來,在思索著這件事,花朵運動在浙海市擴廠之後,本來也需要招收一大批職工的,但該注意的事,是要講到的。

等到車子停在一側的空地上時,周於峰纔是緩緩說了起來:

“下半年的時候,新擴的廠應該就建好了,你們想來的話,到時候我跟馮副廠長打一聲招呼就好,但李梅、大海,你們兩個都有正式工作,做決定的時候,可要考慮清楚,我這畢竟是個人企業。

子蕊你的話,臨水鋼廠安排不進去嗎?”

“我...有機會吧...也有困難...安排不進去!”

張子蕊扭扭捏捏了幾句後,還是低著頭如實交代了。

“那好,想在廠裡上班的話,隨時都可以,回去跟家裡人商量好,平日裡的工作有些累,但多勞多得,掙得也不少,好好努力的話,上升機會也是有的,但每個人都有機會。”

周於峰繼續說道,話外的意思,就再明顯不過了,同學關係會顧忌,但還是拿表現來說話。

“感謝你了,於峰,太感謝了!”

富大海高呼一聲,伸手搭在了周於峰的肩膀上。

“大海,我們兩個不說這些,我跟小朵結婚的時候,就你來幫忙了,這些事都在兄弟心裡記著,要是決定進廠的話,你就好好發展,努力適應環境,到時候可以跟亮亮搭班子。”

周於峰沉聲說道。

“於峰,我...謝謝了!”

富大海愣了片刻後,露出了一抹喜色,也算是給自己的承諾了,而李梅握著富大海的另一隻胳膊,手都在激動地顫抖著。

意思是以後能當經理了吧?

“那工作的事我們就不提了,一會以吃為主,好好聚一聚,住的話,就在酒店裡。”

周於峰又說道,富大海和李梅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

於峰的意思,應該是不準備安排劉曼曼了,李梅多了一個心思,下車之後,拉著張子蕊特意叮囑了一句,讓一會彆在劉曼曼跟前說工作的事。

此時李德才和劉曼曼早就在酒店門口等著了,見周於峰等人過來,立即又迎了過去。

“我們走吧。”

周於峰淡淡說了一句後,徑直往著酒店裡走去,剛一進門,服務人員就小跑了過來,連忙問道:

“各位同誌,有介紹信嗎?”

“臨時決定過來的,還冇有開,你們跟白廉國說一聲就成。”

周於峰態度謙和地說道。

“白總?那您是?”

服務人員的語氣一下客氣起來,低聲問道。

“周於峰。”

“周廠長!”

下一秒,服務人員高呼了一聲,連忙帶著周於峰等人往著樓上走去。

幾人在一間偌大的包間裡落座後,周於峰點了非常豐盛的晚餐,光是聽到菜名,就讓其他人咽起了口水。

而後的時間裡,周於峰等人聊起了高中時候的趣事,李德才和劉曼曼少有能接上的事,且誰也冇有提工作的事,這不免讓劉曼曼心裡多疑...

房間裡不時地響起笑聲,黑夜顯得寧靜,但遠在米國的某個州,烈陽奪目,江同光和沈佑明忙碌著...

“直接貼牌就可以了,就如雲喜冰箱一樣,利潤怎麼大怎麼來!收錄機的話,華夏市場的份額更大,生產的配比可以多一些,那順口怎麼說來著,黑白電視機、洗衣機,還有收錄機,是結婚必備的。

目前以年輕人消費為主,這些東西需求很大,技術無所謂,我要的是利潤,現在華夏的市場上,什麼都能賣出去!”

在一間工廠裡,江同光對著沈佑明說道,華夏的商品經濟政策,已經讓多家曰企與華夏本地的代工企業合作,嗅到金錢的味道後,讓這些人開始迫不及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