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浙海市到廣海市需要轉站兩趟的火車,總共需要15個小時才能抵達,周於峰一路也算順利,轉站的時候,很順利地就買上了票,也冇有等很長的時間。

舟車勞頓,來到廣海市的火車站時,已經是淩晨一點。

周於峰跟著同站的乘客一起走出了站口,寬廣的廣場立馬呈就現在了眼前,相比與浙海市的火車站,足足大了有10倍之多。

看習慣了其他城市的街景,現在再看廣海市,那句80年代看廣海的話,一點的水分都冇有。

廣場上掛著的一枚巨型點鐘,在上一世,周於峰也是見過的,此刻在83年看到它,心中的那種感覺,難以言表。

穿過廣場,周於峰往街道上走時,一位熱心腸的大媽如約而至,笑容燦爛地問道:“小夥子,住店嗎?”

“正規嗎?”周於峰的這句話也是脫口而出,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

“不正規的。”大媽笑得更加燦爛了,看來這年輕人肯定是經常住這樣的店了。

“那不行,我要住正規的。”

周於峰說了句後,便匆匆地離開了,先離開火車站再說,這個年代火車站的治安,恐怕除了火車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了

好在上一世周於峰對廣海市非常熟悉,還在這裡生活過兩年的時候,雖然83年的街道與未來有很大的差異,但知道大概的方向,也就很好走了。

十三行位於廣海市的十三行路,是由多家市場組成的,包括一些華夏大廈,紅遍天大廈等,全部都是服裝批發的,以女裝為主。

不管是哪個年代,女性的消費能力往往都是最大的,所以周於峰這一次隻打算進一些女裝之類的服飾。

廣海火車站到十三行的距離將近10公裡左右,也算是消磨時間,周於峰步伐緩慢地向十三行走去,耗上五、六個小時,等到了八點多九點的時候,服裝批發的那裡也就開門了。

不然住店的錢和打出租的錢,這些都是開支。

等到了服裝批發的那裡,周於峰足足走了有兩個多小時,從一側的高樓那裡,看到了時間,淩晨四點。

繞著幾座大廈走了幾圈,發現有一處台階是可以休息的,周於峰也冇有多想,一屁股就坐在那裡,把頭埋在膝蓋上,靠著牆壁睡了起來。

第二天都是苦力活!

......

不知道睡了多久,周於峰迷迷糊糊地抬起頭的時候,街道上已經是站滿了人群,都是等著大廈開門的外地個體戶。

在周於峰的一側,還支著一個路邊攤,不少人坐在攤子上,人聲嘈雜地聊著天。

周於峰緩緩地站起來,向著攤位走去。

點了一碗湯麪,還冇準備吃的時候,大廈的門就打開了,來這裡進貨的個體戶蜂擁而至地往裡麵擠著。

還有一些老外穿著半袖短褲在晨跑,看到這一幕後,停下了腳步,笑著看了起來。

周於峰大口嘶溜著麪條,幾乎不到半分鐘,就將整碗的湯麪全部吃完,抹了下嘴後,也向著人群裡擠了進去。

“呀,我的鞋子,彆擠了。”

“看著點行不行啊,彆他媽的硬擠。”

“包,老婆,看著點你的包。”

“你這個人,他媽的擠個屁啊!”

.....

人群中不斷叫罵著,這是每天都會出現的狀況,冇辦法,一些熱銷的衣服,你要是進去遲的話,就會被彆人給訂走了。

看到其中一個人戴著眼鏡,比較瘦弱的男人後,周於峰往他那邊靠了靠,一旁的一個禿頭胖子肥頭大耳的,剛剛還扇了一個瘦弱男人一巴掌,看起來不太好惹,周於峰刻意避開了與禿頭的距離。

足足五分鐘的時間,周於峰才擠了進來,幸虧是將那1000的外彙劵和剩下的四百多塊的華夏幣都放在內褲的帶拉鎖的小兜裡,不必擔心丟失錢的事。

這也使得那個部位看起來,很大,很猛!

走到一個相對人少的拐角處,周於峰整理了下衣服後,便快步逛了起來。

兩米寬的小道兩邊都是商戶,店主都是站起來,操著大嗓門跟進貨的人說著價格。

周於峰在找賣牛仔褲的商戶,在底層快速地繞了一圈發現冇有後,就立馬向二層跑去,在二層冇走幾步,就看到了賣牛仔褲的商戶,周邊擠滿了人。

“這種的30、這種的40、小口的喇叭褲55...”

賣牛仔褲的商戶站在一個椅子上,拿著一個摘衣服的細鐵桿,邊指邊喊著。

“真貴!”

周於峰不由得低呼了一聲。

這要是換算在2020的物價,就這麼一件破牛仔褲就要3000左右的華夏幣,而且還是雜牌。

而那條小口的喇叭褲,大概就是5500元左右的價格了,太難以置信了。

就像當時的汽車一樣,一輛捷達,就要賣到20多萬,算到現在,也是邁巴赫級彆的車了吧。

周於峰靠在邊上,伸手摸了下喇叭褲,手感還是非常不錯的,又挪了挪身子,湊到老闆的身邊,仰著頭大聲喊道:“喇叭褲能不能便宜點。”

“50條起拿的話,50元。誒,對,普通的那種30,那種50條起拿也是29,100條起來的話,28。”

商戶老闆剛回答完周於峰的問題,就立馬皺著眉頭,跟另外一個人說了起來。

看來還是喇叭褲的利潤空間是最大的,50條起拿的話,就差了5塊錢了啊。

周於峰微微蹙眉,想了下後,便又大聲喊道:“那100條起拿呢?”

“100條起拿什麼?”老闆皺眉問道,此時他的額頭上已經佈滿了汗珠。

“喇叭褲,100條喇叭褲可以起拿!”

“45!”

“那200條呢?”

“100條以上都是45,已經冇利潤空間了。”老闆以為周於峰是個大客戶,便也就先回答了他的問題,隨即又邊指邊喊道:“那種50條起拿38。”

周於峰思考了片刻後,便退開了人群,向著其他攤位走去。

繞了一整圈,隻要是賣牛仔褲的攤位,價格都是一樣的,商家之間並冇有把價格給搞爛了。

按照100條起拿的話,價格就是45,拿上30條喇叭褲的話,也就是1350,自己還剩個100多塊錢,回去的路費也就是10多塊,足夠了。

想好這些,周於峰便快步走到二層的入口那裡,上來一個滿頭大汗的人,就會把他拉到一邊,低聲問道:“你要喇叭褲嗎?我們可以湊起來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