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比賽要開始了!”

一個大約七歲的男孩,扯著嗓子高吼了一聲,隨之在廚房裡的婦人,放下碗筷,匆忙走了出來,也顧不上洗這些碗筷了,搬著小木凳湊在了電視機前。

此時小男孩一家幾口都圍在了電視機前,情緒漸漸變激昂。

人們對女排比賽本就格外關注,又在今早的時候,看到了宣揚女排精神的報紙,烘托起了人們的重視程度,勢必要在米國的國土上,戰勝米國隊,拿下三連冠!

類似於小男孩家裡的這種情況,在全國各地,有電視條件的地方都是如此,例如臨水市的混合大院裡,在院子裡擺放著一台電視,鄰裡鄰居們都圍湊到電視機前。

人們的心情,隨著電視機裡演播員快速的話語,漸漸變得緊張!

“我向大家介紹華夏女子排球隊,與米國對的比賽,現在入場的,就是我們華夏女排姑娘們...”

“國達,要不你提早跟於峰聯絡一下,代理一家運動品牌的直營店吧。”

陳國達的父親,陳明遠,放下手中的報紙後,看向兒子認真說道。

“爸,我跟於峰的關係你就放心吧,呂進市的名額他肯定會給我留著,這小子,還真是了不起,冇想到讚助了代表團,這女排真要是奪冠了,那花朵運動這個牌子也就跟著打響了。”

陳國達的目光就冇有離開過電視,看著各自的運動員站好位置後,激動地握緊了拳頭。

這個時候,在蔣永光家裡,一家人全都圍在了電視機前,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視,連不懂運動的江辛,在這個時候開始詢問起於娜,排球比賽的相關規則。

同時與周於峰熟知的人,富大海、李小梅兩口子,劉曼曼他們,也都來到了張子蕊家裡看著電視,討論起了關周於峰的話題。

李康順的心情也是如此,放下手頭的工作,抽出時間看起電視,同時還在猜想著,女排奪冠後,對花朵服飾的影響。

品牌的名氣是會大漲,但也不至於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店裡的個彆衣服跟米國貨的價格差不多了,周於峰的這一步,走得可並不好。

這樣的想法,康進忠也會有,甚至張子蕊那些同學們也在討論,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在八四年這樣的年代裡,有一首極具影響力的歌曲出現。

鏗鏘玫瑰,風雨彩虹,能夠引起多大的轟動,恐怕都會傳到海外,此時的牛丹丹已經做足了準備。

沈佑平和曲貴餓夫妻兩人,也在家裡看著電視,不過兩人皆是蹙著眉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太危險了,沈佑明這個人現在太危險了,細細分析的話,花朵服裝廠死的那個孩子,很有可能跟他有關。”

曲貴餓看著沈佑平,驚慌失措地說道,嘴唇還在微微哆嗦著。

“先看比賽吧。”

沈佑平淡淡說了一句,他從回到家之後,緊皺的眉頭就冇有鬆下來過。

“老沈,那...那你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

曲貴餓猶豫片刻後,還是小聲問道。

“晚上我給馬琪瑞去通電話,重啟調查肇事司機的事,還有林元肯的事,也一定要調查清楚,到底是誰指使的當街殺人。”

沈佑平的話說得很重,一股威嚴散發出來,一旁的曲貴餓心一下揪了起來,心跳不由得加快,呼吸變得沉重。

婦人開始後悔,當時心軟,讓自強跟著老二一起去了米國。

沈佑明你最好永遠彆回華夏了,一輩子待在米國算了...曲貴餓看著電視,心裡盤算起了其他事。

此時屋子裡隻有電視機裡的聲音,氣氛壓抑得可怕。

“米國隊四號選手,將球打在了後方,防守球,能不能接住,哎呀,力道小了...”

比賽開始後的這第一球,米國隊就先下一球,現場瞬間響起了海嘯般的歡呼聲,反觀電視機前的華夏老百姓們,發出了長長的歎息聲。

沈佑明和沈自強他們兩人,來到了現場觀看起了這場比賽,諷刺的是,兩人站在米國人的堆裡,也隨著米國人一起歡呼慶祝起米國隊先下一球!

所有的人,都被這場激烈的比賽吸引,各自慶祝歡呼著!

京都電視台裡。

周於峰與庚英毅、巫宏俊、牛丹丹、韓睿文等人,坐在演播室裡,一起觀看著比賽。

他們當中最緊張的,還要是牛丹丹了,看著米國隊先下一球後,慌張地看向自家廠長。

不過周於峰倒是格外的輕鬆,嗬嗬,開玩笑,這支女排隊,米國根本就不是對手。

“郎姐,扣殺他們!”

周於峰心裡暗暗喊到,果不其然,女排姑娘們一場精彩絕倫的表演開始了!

“好球!華夏隊在下一分!”

“現在由一號球員開始發球,是郎萍,高高的弧線,好球!直接得分!”

“再由郎萍發球,看攔網,好球,挑得很高,華夏隊再拿一分!”

“到了製勝球了,看看這一球,陽西藍,這一球,得分!”

“好球!好球!華夏隊率先拿下一局!”

“哇!贏了一局!”

牛丹丹歡呼雀躍地蹦跳起來,就如一個大個子的孩子,高高舉起雙手,用力搖擺著。

馬和順也是做出了極為誇張的慶祝動作,就連一貫嚴肅的庚英毅,也緊緊握拳,用力揮舞了一下。

“牛!真厲害!女排精神!”

周於峰同樣激昂地喊到。

很快,隨著講播員的介紹,第二局的比賽開始了,人們的心再次跟著激烈的比賽激動起來。

但這一局,女排姑孃的狀態已經漸入佳境,彼此間的配合更是默契,一次次精彩的扣殺,一次次傾儘全力地撲救,把女排精神完全體現出來。

“好球,華夏隊拿到製勝球,隻要再取得一分,就獲得了第二局的勝利。”

聽著講播員激動的話,牛丹丹不由得站了起來。

“看這一球,一記扣殺球,好球!米國隊冇有接住,華夏隊獲得了第二局的勝利,大家稍作休息,馬上就是第三局的比賽!”

隨著講播員的聲音落下,周於峰長籲了一口氣,真是太厲害了,怪不得女排的影響力這般大,在你的主場,把你打得鴉雀無聲,你能如何?

這就是實力!

韓睿文同樣激動地看向周於峰,但眼神卻是變得不同於以往。

不多久的時間,第三局比賽繼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