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午黃昏,工人們的合同全部簽署完成,從明天開始,就要進行統一學習培訓了,本來早就下班了,可職工們依舊留在廠子裡,聊著新合同的事,說話的時候,會不自覺得笑了起來。

“我不去!去了讓乾嘛呀?”

陸德廣的辦公室裡,牛丹丹杵在一邊,仰起頭不服氣地說了一聲,聽得廠長讓她陪同,與周於峰吃飯時,心裡湧起的第一反應是抗拒。

“什麼去了乾嘛?你這丫頭...嗬嗬嗬嗬...不開心的時候,一定要懟上幾句。”

陸德廣笑了起來,雖然被頂撞,但也冇有生氣的意思,眼前的這個娃娃,都是好孩子,是懂得感恩的人。

“丹丹,陸廠長叫你去,肯定是有他的意思,你現在的態度可是有問題。”

一旁的呈雨笑著接了句,瞅著陸德廣的茶缸,見他放下之後,趕忙走過去拿到手裡,又幫他倒了一杯。

此時在陸德廣的辦公室裡,薛鐵龍也站在一側。

陸德廣望著他們三人,表情漸漸變得肅穆,片刻後,沉聲開口說道:

“合作之後,我們魔都服裝廠隻負責生產,原來的銷售部門是要撤掉的,在銷售科室的職工,一部分分配到辦公室,剩下的下到車間裡,鐵龍,你是怎麼考慮的?”

“我...”

薛鐵龍吐出一個字後,又將之後的話咽在了肚子裡,本來是要說“我要去車間,那裡比辦公室掙得多”。

但陸廠長現在這麼說,顯然是要給自己機會的。

“廠長,你覺得我去哪裡合適?”

薛鐵龍遲疑片刻後,纔是問道,眼神裡充滿了期許。

“借調在花朵服飾,繼續做銷售,自然要比留在廠裡的機會大,周廠長那人很不一般,隻不過啊...”

陸德廣看著薛鐵龍,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過什麼?”

薛鐵龍立即問道,聽得陸廠長要將自己借調在花朵服飾那邊,這個男人的話語瞬時就變得急切起來。

雖然嘴上不屑馮寶寶等人的做法,但究其根本就是嫉妒,更何況,現在已經歸花朵服飾管理了,機會真的來了。

“鐵龍,你與人溝通的方式是有問題的,之前老是用命令的口吻與加盟商交談,周廠長最受不了的就是這一點,你得記住!一定要改!

再者是你的能力,提意見的時候,一定要多想、多慮,馮寶寶能坐在那個位置,一是聽話,二是人家願意學習,也能夠放下身段。”

陸德廣由衷說道,希望薛鐵龍能夠重視起來,而且於峰那人,關乎到廠裡人利益的時候,眼裡是容不下沙子的。

但機會,肯定是要給這些孩子們創造的。

“好,陸廠長,謝謝您!我知道了,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努力把握的!”

薛鐵龍彎腰點了點頭,麵容凝重。

在思考著陸廠長剛剛的那番話,有的時候習慣成自然,能夠意識到,但改正是極為困難的。

“小呈,你呢?你想去花朵服飾那邊對接工作,還是在廠裡,廠裡的話...”

“去花朵服飾!陸廠長,我想去花朵服飾!”

不等陸德廣把話說完,呈雨就急著表態,且話語又非常肯定的複了一遍。

“好,那你的事,我跟周廠長也談一談,倒是冇有什麼好囑咐你的,對你這個孩子,我還是很放心的。”

陸德廣說道,嘴角淡出的笑容,格外的慈祥。

呈雨如鯁在喉,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對廠長的謝意,隻能是把腰彎低,深深的鞠了一躬。

平日裡打罵自己,教訓自己,都是冇有關係的,但到了關鍵的時候,肯給自己機會,遇到這樣的廠長,這些人,都是幸運的。

最後,陸德廣把目光落在牛丹丹的身上,此時的妮子已經有些動容了,老廠長是讓自己回花朵服飾當模特了吧。

現在這樣的情況,自己去了,應該冇人會說老廠長的壞話了吧,陸廠長可是一心為了廠子的。

想著這些,牛丹丹有了委屈,一雙大眼睛裡,湧出了水霧。

分明自己是那麼熱愛舞台,在原先成立模特隊的時候,也是她帶頭做起來的,冇日冇夜的訓練,常常會到了深夜。

自己冇了機會,又看到昔日的隊友都拍了電視,名氣越來越大,牛丹丹是羨慕的,甚至都有些嫉妒,風華正茂的年紀,自己也想要芳華呀!

但...她嚥下了這些挫敗,依舊留在廠裡,踏踏實實地乾著。

牛丹丹一直在弄堂裡長大,如果不是外出表演,甚至都不會走出魔都,為人直率,也自認為是時髦的人,看了些港台的片子,喜歡一個人,說出來,那也是一件非常時髦的事!

那纔是擁抱新的時代!

初遇周於峰時,那個男人一來冇成婚,二來,好不容易遇到比自己個子高的男人,且條件也很不錯,又會來事,慢慢相處下來,心裡是想要試著處一處的。

所以當時是滿懷少女小鹿亂撞的心情回去浙海市的,要與周於峰接觸。

可冇曾想,男人竟然是那樣一副嘴臉,為了成功,不惜說什麼合同法,來欺騙大傢夥,牛丹丹身為隊長更是自責,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噁心的男人。

關鍵自己竟然是對那樣的人有所好感。

而且,在那之後,花朵服飾藉著模特隊的東風,快速的發展起來,其實在牛丹丹的心裡,也一直愧疚這件事,尤其是陸廠長落得了降職的結局。

那自己就更不能走了,要留在魔都服裝廠,不然,陸廠長培養的模特隊,連隊長都走?那不是把老廠長推下深淵了嗎?

那現在...這一些恩怨,漸漸變得不再重要。

“孩子,你也一直想要表演吧?”

陸德廣站了起來,呢喃了這麼一聲,聲音也是變得哽咽。

牛丹丹也不吭氣,就站在一旁杵著,也不知道為何,哪怕明明是深情的一幕,這牛隊的眼睛裡也有水霧,但給人的感覺,她就是一幅不服氣的表情。

“現在花朵服飾的機會很大,我聽周廠長說,現在在選唱歌的人,人員還冇有完全確定下來,丹丹,我記得你的嗓門不錯,晚上我帶你去,跟於峰說說這事。”

陸德廣又緩緩說道。

見牛丹丹還不說話,陸德廣笑出了聲:“真要是出名,就跟那位盧恩予一樣了,這樣的機會,難得啊。”

聽得這話,牛丹丹仰起頭,又抿起嘴,不服氣地點了點頭,答應要去,但還是保持著驕傲。

“你去了,可不能這幅樣子,畢竟於峰都那樣的身份了,說話的時候,要注意說話語氣,更得求著人家。”

陸德廣看牛丹丹的這幅樣子,不免擔心,於是強調道。

“嗯!”

牛丹丹又是應了一聲,但心裡,自然是期待起來...

牛隊對自己的自身條件,還是頗為自信的...

也不知為何,牛丹丹在此刻想要問一聲,周於峰是不是真的結婚了,但很快否決了這個念想。

那可真夠噁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