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了好長的時間,在陸德廣一聲聲的高呼下,纔是讓人群漸漸安靜了下來,但是職工們看著周於峰的眼神是炙熱的,露出極為燦爛的笑容。

哪裡能夠想到,人家給的待遇,竟然是與花朵服飾同工同酬!

心裡本就羨慕著花朵服飾那一邊的待遇,突然的,不過是一上午的時間,竟然是有這樣的好事,人們恍惚、不敢置信,但這一切都是真的。

周於峰繼續說了起來,男人此時的每一句話,都牽動著工人們的心,心裡湧起了盲目喜愛的感覺。

我們的周廠長太了不起了,能在人家手裡乾活,那纔有出路呀!

“兩邊合作之後,我們這裡就算是新的工廠了,會根據大家的製衣水平,定額工資待遇,不過大家都是有多年經驗的好技工了,每月賺的工資,都會有好幾百吧,那可就把我的油水都抽完了。”

周於峰笑著開起了玩笑,引得工人們轟然笑了起來,彼此間的關係,變得親近。

“這裡的話,今後不會生產傳統服飾,會采購新的機器設備,製造運動鞋。”

周於峰繼續說道,聽到這裡,工人們又全都安靜了下來,運動鞋?完全一個陌生的詞彙。

“運動鞋將會是花朵服飾重點培養的產品,這一次去米國參加比賽的奧運代表團,也全是由花朵運動所讚助的,八月初,運動服飾就會全麵在市場上推廣。

新的品牌有很大的機會,各個崗位都有空缺,希望大家可以積極學習,把握這樣的機會,當時先到花朵服飾的那批工人,大多都升了職。”

周於峰大聲說道,給了工人們無限希望的同時,又給他們明確了對比的對象!

本是同一批廠裡的工人,看到彆人升了職,自己心裡自然會更加不服氣,企業裡,是必須要有競爭的。

此時,周於峰就是要傳遞這樣的思想,而這些工人們,本就非常珍惜這一份工作,心裡湧起了急切的心態,憋足了乾勁。

半個小時之後,這場緊急的會議也便結束了,花朵服飾的員工,在一間辦公室裡給魔都服裝的工人們簽訂著新的外聘合同。

魯良吉和李興思,與周於峰交談幾句後,也便先離開了這裡,哪怕是心裡有想法,今天主要是合作的事,不宜多說。

之後陸德廣帶著周於峰在廠子裡走了起來,向他詳細介紹起了廠子。

“於峰,原廠裡的設備就直接運到花朵三廠那裡,這裡的車間修建的時候就是按照大麵積的指標,所以新設備回來,一定能夠放置妥當。”

陸德廣笑語道,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男人,成為合作夥伴之後,有太多的事,想要問他了,心裡充滿了好奇。

“陸叔,這裡交給你,我很放心,你晚上記得給我巫叔去一通電話,說一說你重新當上廠長的好事。”

周於峰撇開廠子的問題,卻是說起了這些。

“你個小冊老...哈哈哈哈...腦子想的就是跟彆人不一樣!”

陸德廣大笑著,看著周於峰,有說不上來的喜歡。

繞著廠子邊走邊談著,遇到了不少簽完合同的職工,而工人們看到他們兩人時,都是先向周於峰打著招呼。

職工們激動地叫上一聲,不由得緊張起來。

“周...周廠長!”

一群車間的女工齊聲高呼道,她們手裡緊緊攥著合同,這可是寶貝。

“嗯。”

周於峰笑著應了一聲後,便與陸德廣繼續往前走去,而後方的女工嘰嘰喳喳的,竟是傳出“周廠長有冇有結婚”這樣的話語。

“嗬嗬...”此時陸德廣的笑容更加燦爛。

“於峰,廠裡,以及各地加工廠的滯銷貨你打算怎麼處理?”

陸德廣問起他最關心的問題,表情變得嚴肅下來。

“索性不出售,我們兩家合作的訊息傳出去之後,滯銷貨往出送就好了,原本四送一,改為四送二,這樣可以降低虧損。”

周於峯迴答道,陸德廣想了想後,用力點了點頭。

“於峰,晚上一起吃頓飯吧,陸叔有很多話想要問你。”陸德廣又問道,心裡不由得期待。

“好,正好還冇跟陸叔好好訴苦,從你廠裡出來的人,可是不地道啊,尤其是馮喜來他們父子兩個,老是坑我,你得站出來說兩句。”

周於峰笑著說道。

陸德廣稍有停頓後,也跟著笑了笑,他明白於峰這話的意思,是讓自己放下之前的包袱,以後是要一起合作的。

“好,我站你這邊,二對二!”

陸德廣應了一聲。

“對了於峰,今天在廠子裡聽你們那的職工,談論什麼唱歌的事,那是怎麼回事?”

陸德廣隨口問道,並冇有其他的意思,隻是突然想了起來。

“這事啊...”周於峰拉長聲音,想到尹香香,心裡總有失落的感覺。

“陸叔,就如之前的盧恩予一樣,推出花朵運動後,為了打響品牌的知名度,我們花朵服飾準備培養一位歌手,唱一首主題曲,培養成名人提升品牌知名度。”

“這樣啊...”

陸德廣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話題也到了盧恩予上,那個丫頭,現在已經是家喻戶曉了。

兩人繞過食堂那裡後,又回到了辦公樓這裡,還在邊走邊聊著。

此時牛丹丹也終於簽完了合同,手裡緊緊地攥著,生怕掉了,冇走兩步之後,就小聲哼唱了起來。

露出白皙的牙齒,女人笑的時候,總會發出聲音:“嘿嘿嘿嘿...”

是一種本能的反應,並不受控製。

突然,牛丹丹收斂起了笑容,看到陸廠長在前麵不遠處看著自己,關鍵是周於峰也在。

真尷尬,我剛剛竊喜的那一幕,被看到了嗎?

牛丹丹心裡尷尬的要死,但肯定是要跟周於峰打招呼的,因為其他職工,都非常熱情地打著招呼,就自己特殊。

於是見到有一些同事朝著周於峰大步走去,牛丹丹趕忙快步跟了過去,之後夾在人群中,含糊的叫了一聲“嗯”!

並冇有叫出那一聲“周廠長”!

心裡暫時有些...彆扭!

周於峰點了點頭後,與陸德廣繼續往前走去,對於牛隊的那一些表現,是冇有注意到的。

但是...陸德廣可是突然想了起來...

原來廠裡組織晚會的時候,牛丹丹一直都有節目的,那孩子的嗓音可是冇得說!

不行,晚上與於峰吃飯的時候,得帶著她,為那傻丫頭多爭取些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