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會議室裡,李興思當著魔都服飾全體職工的麵,當下做出了承諾,就在今天,務必解決工作的事,給工人們一個交代。

第二,欠著的那一個月工資,也會在今天發到工人們手裡。

這些漂亮的話一出,立即引得了職工們的滿堂喝彩,紛紛對這位李局豎起了大拇指,這纔是幫著咱們做主的人啊!

人群中的薛鐵龍、呈雨等人,也是一樣,用力地鼓著掌,心裡湧起了希望,聽李局說,之後的待遇,是不會因為廠裡的經營不善而降低。

牛丹丹整個人都被雨水淋濕了,額頭的髮絲貼在臉上,模樣是有幾分狼狽的,但還是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喜色。

這段時間裡的折騰,讓這位原本驕傲的女人,不再有所期望,如今一份紡織女工工作的事能夠定下來,就讓她開始覺得生活有了盼頭。

可在前一世,她可是一名極為出色的模特呀,還有著優美的聲音。

安撫好工人們的情緒,李興思、侯正初、陸德廣等人便離開了廠裡,準備去花朵一廠找周於峰,落實合作的事情,目前來看,這是最快能解決工作問題的方法。

由花朵服飾來解決工人們的問題,經營也無需考慮,無非就是丟掉已經做臭的牌子罷了,而且還有加工廠的爛合同擺在那裡。

魯良吉聽著李興思說著,輕點了下頭,認可了他的想法。

本來以陸德廣目前的職位,是不能夠一同前去的,但基於之前他與周於峰的溝通,便讓他一同前去,與魯市長和李局一起。

到了這裡,甚至還有魯市長一起參與進了這件事,已經達到了周於峰最大的期許。

而在這些人走後,會議室裡的職工們歡呼雀躍了起來,有的激動的年輕小夥,甚至跳在了桌子上,所有人都在等好訊息。

“大傢夥,剛剛一旁站著的那位,可是魯市長啊!”

“真的嗎?那咱們的工作就能解決了!”

“太好了!”

喜悅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人們不斷地喝彩著。

.......

為了提前溝通合作的事,李興思、侯正初以及陸德廣三人一同坐在了魯良吉的車上,駛向了浦東那頭。

此時,淅淅瀝瀝的小雨,依舊是冇有要停下來的跡象。

“那周於峰是什麼意思?既然不想合作,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表明,一直推推拖拖的,是想拿更有利的條件吧?傳給工人們的訊息,又是什麼目的。”

李興思看著侯正初和陸德廣兩人,蹙眉質問道。

下一秒,侯正初就搶先說了起來:

“本來之前的合作談得好好的,那周於峰是明確的答應下來,還告知了具體的時間,到現在突然擺出這麼一出,支支吾吾的也不說明,無非就是想多壓榨一些,可見這周於峰有多麼貪婪。”

這句話,已經在製造矛盾了,而侯正初說這話的目的,是在強調,自己的工作做到位了,是這個周於峰不仗義,臨陣變卦。

所以工人們今天鬨事,是周於峰的原因,跟自己冇有關係。

也不由得想起,自己一個國企服裝廠的廠長,去你那裡登門竟然擺臉色,又對陸德廣那麼熱情,不是明擺著故意刁難我嗎?

陸德廣聽著,喘著粗氣看了侯正初一眼,嚴肅地說起:

“具體的事情還冇問清楚,一會當麵說清楚就好,更何況廠裡的決定,也不是周於峰一人說得算,是要上會表決的,時間一直推,是因為這件事本身就有難度。”

這句話之後,車內短暫的安靜片刻,隨之侯正初看向陸德廣,開始據理力爭:

“我們去談判,總歸是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不能周於峰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他那樣做的目的顯而易見吧。”

“好了,彆爭辯這些了,無非是證明,合租的事對於周於峰來說,是有難度的,不過...魔都廠裡的設備可是最先進的,這些我們都是免費提供,這是談判的有力條件。”

李興思沉聲道,又有些心虛地看了魯市長一眼。

“事情我從工人那裡,瞭解了大致情況。”

魯良吉直起腰說了一聲,也終於是在上車之後,開始表達自己的觀點。

“是不是這周於峰反悔合作的事,不需要再討論這一些,就如這位同誌說的,事情的難度擺在那裡,所以彆人想要後退,也是情理之中,又冇有合同協議之類的約束。”

說著,魯良吉看著陸德廣點了點頭,一旁的侯正初也陪著笑了起來,小聲附和道:“您說的太對了。”

但侯正初的心裡,又是有些妒忌的,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撤了自己的職。

“站在花朵服飾的角度,有哪些困難,我們也能分析出來,不過這合作,一定要談下來,我這邊儘量給周於峰些優待條件,今天務必落實工人們工作的事!”

魯良吉又說道,下達了任務,不過都冇去看侯正初一眼,對他很不滿意。

改革營銷是這個人提的,當時因為這事,李興思可是拍著胸脯保證過,此次決策在市場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一步,雖說是摸著石頭過河,但竟然是直接往石頭上砸!

事情上升到了能力問題!

當然,魯良吉也在上一次的會議中,指出了自己工作上的失職。

之後的一路,幾人繼續討論起與花朵服飾合作的事宜,得出的結論,是周於峰必然會提出非常過分的要求,壓榨魔都服裝廠工人們的勞動力。

“看來是要做出很多讓步了工人們的待遇不能降。”

魯良吉又說了這麼一句,表情變得複雜。

一側的侯正初觀察著這一幕,心裡暗下決定,一會談合作的時候,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現!

......

與此同時,在花朵一廠的一間辦公室裡,周於峰望著窗外的小雨,看了許久的時間了。

魔都服裝廠工人們鬨事的事,周於峰這邊也已經知道了情況,而在李興思的到來後,很快就安撫好了工人們的情緒。

聽說是,魯市長也來了,那就最好不過了。

突然,下一刻,一輛小汽車映入眼簾,停在了樓底下,他們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