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魔都服裝廠也如前幾日一樣,停工的工人們,照常來的廠子裡,不管如何,停不停工,這些可憐的人,是不敢在家裡歇著的。

商品經濟纔剛放開,哪裡有多的企業去解決這麼多的就業崗位,一份工作變得彌足珍貴,矛盾衝擊下,停工的事,在不斷地發酵著。

每個人的臉色,都是非常難看的,人們走在路上,也冇心思去打招呼,心裡的怨念越來越深。

牛丹丹、薛鐵龍在很早地就往廠子裡趕去,他們也是一樣,捨不得這一份工作,在路上遇見時,彼此輕點了下頭,就算打過招呼。

至於呈雨,他今日的心情就更加沉重了,花朵服飾那頭不給工作的機會,唯一的一點期許,也落了空。

當然,像呈雨這種情況的,不在少數。

慢慢的,在魔都服裝廠門口,站著的工人越來越多,人群聲勢浩大,造成了極差的影響。

李興思很早就在馬路對麵,看著廠裡的境況,可眼前如此一幕,讓他慌了神,隨即往著最近的電話亭快步跑了過去,拿著電話,直接打到了侯正初的辦公室裡。

此時的侯正初,正與陸德廣商量著,與花朵服飾合作的事宜。

“你是乾什麼吃的,廠子大門口站著那麼多的人,還不去管管!會造成多大的影響,被登報報出來的話,你負責嗎?趕快解決!”

聽到侯正初的聲音,李興思立即大聲責罵起來。

“好...好...李局,我知道了,我馬上讓工人們回來。”

快速說了一句後,侯正初便掛斷電話,愁眉苦臉地走到陸德廣的身邊,急著說道:

“老廠長,現在工人們都站在大門口了,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得讓工人們先進來,既然周廠長承諾,一定會合作的話,那我們就先把這個訊息告訴給工人們,好讓他們心裡有個底。”

陸德廣看了眼侯正初後,低下頭沉思著,冇有立即回答,因為第一次許諾的事,還曆曆在目,引起的過激反應,讓他的家裡人都跟著遭殃了。

現在他的愛人,以及幾個子女,上班都遇到了阻礙。

也如老友巫宏俊說的那樣,心裡念著工人們是一回事,但也得冷靜思考問題,不是站在廠子的角度,而是站在工人們的角度,與侯正初溝通。

如此來溝通問題。

畢竟,你已經是二線了,你去擔著責任,那是幾個意思?事情解決好,也未必會讓人念著你的好。

“老廠長,這事不敢拖著了,李局發脾氣了,之前造成影響太大了!現在我們要立即去處理!”

侯正初拉住了陸德廣的胳膊,蹙眉懇求道。

“那...那好,不過我得先給周廠長去一通電話,跟他確定好時間,工人們的情緒已經極度亢奮了,要是繼續落了空,會做出更加衝動的事。”

陸德廣還是應了下來,出發點,是擔心工人們鬨出事情後,被追究大的責任,於是急忙給周於峰去了電話。

很湊巧,周於峰正好接起這通電話,陸德廣說明意思後,周於峰的一雙眼睛,變得深邃。

隻要是結果是好的,就可以了,不久之後,做出漂亮事,陸德廣想必也會理解。

於是,周於峰用肯定地話語說道:

“上會的時間,三天就可以了,到時候可以確定好合作的事宜。”

“那好,於峰,既然你能確定了時間,那侯廠長這裡就出通知了,好安撫好工人們的情緒。”

陸德廣高興地說道,一旁的侯正初也是一臉興奮,親昵地攬住了老廠長的胳膊。

“嗯,可以。”周於峰又一次應道。

“對了,於峰,合作之後,工人們的待遇,不能降得太多,最好的話,能跟之前一樣。或者是,為了緩解前期的資金壓力,今年工資可以適當的降一點,到了明年,在把待遇漲回來,但也一定要跟工人們承諾好。”

陸德廣急忙說道,還在操心著工人們的待遇問題,想必周於峰一會就要上會去討論這事了。

“好,行。”

周於峰應著,但話音顯得急促。

“於峰,那我就掛電話了,你快去忙吧。”

陸德廣笑著應了一聲後,便掛斷了電話。

不過心裡的石頭是落地了,廠子了有了這麼大的虧損,但還能穩住工人們的待遇,這就比什麼都強!

“好,老領導,字還是您來寫吧,這可都是您的功勞啊!”

侯正初燦爛地笑著,陸德廣點點頭,也冇有多想,出通知這樣的事,也是他這個退居二線的人,該去乾的。

提筆寫下通知,其內容點名要點,工資待遇不會降,三天之後,開始正式合作。

十分鐘之後!

“廠裡出通知了,大傢夥快要看看,花朵服飾要跟我們合作了!”

突然,在工人們的後方,在廠子裡,傳來了一聲高亢的聲音,隨即,傳達室的人,拿著擴音喇叭,重複起了這句話。

“大家快去看通知,馬上就要複工了!我們要跟花朵服飾合作了!”

又從廠裡跑出幾個年輕的小夥,他們握拳大聲高呼著,身子還在微微抖動,顯然是非常激動的。

終於,工人們反應過來後,一擁而至地往著廠子裡跑去,原本都快擠到街道上站著的工人們,漸漸消退。

“誒呦,真是要跟花朵服飾合作了呀!”

一個婦人率先跑到傳達室這裡,看到確切的訊息後,雙手一拍大腿,興高采烈地高呼道。

人員紛紛往前擠去,嘴角帶著笑容,花朵服飾的高待遇,這是他們湧起的第一聯想。

這是要因禍得福呀!

“待遇不變啊?我還以為能跟花朵服飾的職工一樣呢,白白興奮了。”

一個男人搖搖頭,不免失落。

“是啊,不過能複工就好了,上麵寫著呢,三人之後就正式開啟合作,到時候我們也就複工了。”

另一人說道,長籲了一口氣,總歸是保住了工作。

“就是啊,不敢多想,不過咱們團結起來,上麵的領導肯定會想辦法的,總算是要複工了。”

“對啊,而且合作之後,欠我們的工資,也該要發了。”

......

人們議論紛紛,但每個人心裡,都是有所遺憾的,一開始,花朵服飾這幾個字,帶給他們的聯想太多,但很快,從期許變成了失望。

也在心裡有了落差。

但總算是要複工了,就在三天之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