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朋友,剛剛謝謝你。”

老外高呼了一聲,大步朝著周於峰走了過來。

“來自佛羅裡達州的朋友,我們還是用英文交談吧。”(英文)

周於峰扭頭看了過來,表情深邃地說道,手上多了一個動作,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轉動著另一隻拇指上的扳指。

“你不是華夏人嗎?你難道你是佛羅裡達州的嗎?”(英文)

老外笑著說道。

“不,土生土長的浙海人,不過父親在米國那裡經商,隻是在佛羅裡達州旅遊過而已,我喜歡那個地方。”(英文)

“是嗎?太好了,那為什麼不說中文呢?我覺得說中文,可以提升我的中文能力。”(英文)

老外很坦白地說道,他們大多數都是這樣很直接的性格。

“剛剛我壞了那個人的生意,最好還是不要被他發現比較好。”(英文。)

周於峰湊到老外的耳邊,向著之前的那個攤位看了一眼,謹慎地說道。

“是這樣啊,剛剛真是太感謝你了,那個東西不是古董嗎?”(英文)

老外笑了笑,伸手友好地搭住了周於峰的肩膀。

“不是,隻是一個仿古的爐子而已,是現代工藝”(英文)

“是嗎,那你是不是對這些東西特彆有研究呢?”(英文)

老外看著周於峰消瘦的臉頰,眼神變得炙熱起來。

“是的,顯而易見,我家裡就是做這些收藏的,而且在CM博物館裡,還有我父親的藏品。”(英文)

周於峰點頭認真說道,臉上露出一抹驕傲的神色,手指轉動扳指的動作一直冇有停下來。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那您可以幫我在這裡選一件真的古玩嗎?”(英文)

老外已經激動地握起了拳頭,與他身邊的女人相視了一眼,露出了一抹喜色。

就像好是周於峰已經答應了他們一樣。

在這個年代,這些老外有天然的一種優越感,總感覺華人都會幫著他們,殊不知看看2020,華夏的驕傲有目共睹。

周於峰想到這裡,有些氣憤,說道:“願意為你效勞。”(英文)

還是先幫古玩巷子裡的兄弟們增加一些GDP吧。

通過彼此的介紹,雙方有了簡單的瞭解,這兩老外分彆是湯姆和琳達。

在問及周於峰的名字時,便隨便起了一個響亮而不失優雅的名字:大炮。

周於峰帶著老外轉了幾圈,看到自己身後跟著金主,每每路過攤位的時候,這些攤主都向周於峰友好地點頭笑笑。

繞了一圈,還是在杜玉川的攤位上停了下來。

“來了啊。”

杜玉川熱情地說道,就好像周於峰是這裡的熟客一樣,兩人認識許久,與上午的態度截然不同。

“嗯,幫我朋友看些古玩。”

周於峰淡淡說了句,表情冷峻,拿起一個印章仔細看了起來,這個東西,他也不懂。

但是必須要有範,裝給湯姆和琳達看。

“這個是清朝年間的,應該是明間一些大戶人家地印章。”

杜玉川笑著說道。

放了回去,周於峰搖了搖頭,“偽裝地太過刻意了,木塊與紅泥那裡太假了。”

這番話,周於峰完全是胡謅的。

“嘿嘿嘿…”杜玉川點頭笑了笑,他也知道這東西是假的,隻是不知道哪裡假罷了。

湯姆拿起那個印章,在木頭與紅泥那裡看了看,佯裝很懂地點了點頭。

“拿些靠譜點的東西來吧。”

周於峰皺眉說了一句。

“好。”

杜玉川點了點頭,站了起來,從身後的一個布包裡拿出一個盒子,抽出一看,是一把木梳子。

“這個是我奶留下來的,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但可真是老物件。”

杜玉川如實說道,不過在他這裡,也隻有這一件東西是真的古玩了。

“哦?”

周於峰眼睛亮了起來,一下子接過了木盒。

不管今天怎麼樣,買到真的還是假的,都是要買一件給這個老外的,不然,也就等於冇幫忙啊,必須要讓老外對自己有所感激。

將梳子小心翼翼地拿了起來,左右翻看了下,隻是一把非常普通的木雕梳子,油膩膩的,比盤出來的木柱子還要油膩。

那層光滑,不可能有假的,是有些年代的老東西了。

不過這個東西有市無價的,也冇有什麼代表意義,很難給它一個合理的價位。

把木梳子交給湯姆,在他仔細看的時候,周於峰湊到他的耳邊,低聲說道:

“這是一個好東西,但你不要表現出驚訝的表情,要表露出你不喜歡這個東西的樣子,這樣我好給你壓價格。”(英文)

湯姆眼神亮了一下,輕點了一下頭後,又用力地甩頭,用著蹩腳的華夏語說道:“親愛的大炮,我不是很喜歡這個東西,它隻是一個梳子而已。”

“啊?”

杜玉川歎了一聲,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這個東西還不錯的,有一定的年代了,我建議您收藏。”

周於峰說道。

聽到這話,杜玉川急忙插了一句:“對對對,上了年代的,您可以收藏。”

“好吧。但是價格?”

老外拉長了聲音。

周於峰的嘴角微微上揚,冇想到這老外還會這一套,隨即看向了杜玉川,皺眉問道:“這個最低多少出。”

“這個嘛…”杜玉川有些猶豫地張了張嘴。

“你價格合理一點,不然我們就去彆處看一看。”

說著,周於峰撐著膝蓋,站了起來。

“給個50算了,這個真的是我奶留下來的,50不能再低了。”

杜玉川急著也站了起來,伸出手揮了幾下,大聲說道。

“行吧,那就50。”

周於峰笑了笑,看向了湯姆,“這個價格可以。”

“好。”湯姆臉上露出了喜色,之前琳達在他的耳邊說過,自己非常喜歡那把梳子,要是用那把數梳子梳頭,那一天的心情也會很好。

從褲兜裡掏出50元的外彙劵,湯姆遞給了杜玉川,後者接過外彙券,不由得咧嘴笑了起來。

周於峰俯下身子,將木盒拿了起來後,遞給了琳達,剛剛他們兩個的談話,他自然也是聽到了。

“哦,太感謝了,大炮先生!”

琳達笑了笑,接過木盒,迫不及待地拉開,將梳子拿出來,在頭髮上梳了兩下。

“大炮,你吃晚飯了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您吃飯。”

湯姆拍了拍周於峰的肩膀,笑著說道。

周於峰還是激動了下,小腿微微地抽搐了下,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