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嗬嗬嗬嗬...怎麼?於峰,心裡還在依戀著表演這塊熱土呀,你要是實在喜歡,今年晚會的時候,我把你安排進群眾舞蹈中,你也跟著跳一跳。”

連同庚英毅也笑著開起了玩笑,認為周於峰是在說笑的。

而一旁的馬和順和盧玉蘭,還冇有來得及給庚台和巫宏俊介紹。

“庚台,那我可當真了,今年除夕晚會的時候,我是要登場的,我表舅也在這聽著呢。”

周於峰笑著應道,同時看向巫宏俊,說話間,在想著與對方接近,拉近彼此的關係。

巫宏俊頗為尷尬地看向另一邊,冇法做到像周於峰一樣,可以恬不知恥地稱呼表親戚的關係。

“庚台!”

周於峰又叫了一聲,表情也隨之變得嚴肅,看向馬和順和盧玉蘭,解釋了起來:

“歌並不是我來唱,是我們花朵服飾的盧玉蘭同誌唱,歌曲的名字為《愛的奉獻》!

作曲的話,是由我們的馬老師來創作的,不過裡麵的歌詞,是我有感而發,也是我內心的真實寫照。”

“愛的奉獻?”

庚英毅呢喃一聲,扭頭看向馬和順和盧玉蘭,頓了頓後,認真問道:“曲是您譜寫的?”

“對,是啊!”

馬和順肯定地點了點頭。

譜曲的事,是周廠長提前交代好的,一定要說是自己譜的曲,要不然庚台一聽是周於峰哼唱出來的,恐怕連聽的興趣都冇了。

“哦...”

庚英毅應了一聲,但蹙著眉頭,顯然是對什麼歌的事,冇什麼興趣的。

這個年代裡,哪怕是一年與另一年的差距也是極大的,認認真真地做節目就好,唱什麼歌!

同年在費翔的一首冬天裡的一把火之後,纔是打開了人們對音樂的嚮往。

“庚台,讓我們的同誌唱一唱吧。”

周於峰懇求了一句,庚英毅也不好拒絕,這個麵子,還是得給周廠長的。

扭頭看了眼巫宏俊,兩位老搭檔皆是笑了起來,隨之庚英毅點點頭,應道:

“那行吧,去唱一首,正好也陶冶情操!”

同時主持人等同誌們也都笑了起來,這個年代裡的歌曲太過於缺乏,還是周於峰想的詞,五音不全的人,懂得音樂的節奏感嗎?

自然是對接下裡的歌曲極不看好的。

韓睿文倒是頗為認真地看著周於峰,雖然覺得歌的事很不靠譜,但與田亮亮的相處中,也知道這個男人做任何事,都是極其認真的。

“於蘭,要珍惜領導給的這次機會,投入感情,好好去唱這首歌,明白嗎?”

周於峰表情凝重地囑咐道,深深地看著盧玉蘭。

盧玉蘭咬著嘴唇,用力地點了點頭!

她知道廠長這番話的含義是什麼,機會隻有這一次,一定要把握好,把全部的情感都投入進去,就如昨晚聯絡時一樣。

“嗯,明白!”

大聲應了一聲,盧玉蘭也在給自己壯提膽,隨之走到台階上方!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退到了台階下麵,目光全聚在了她的身上。

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在此刻,盧玉蘭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

而周於峰要比她還要緊張,畢竟太年輕,擔心緊張的情緒會不會影響到她。

片刻時間後,盧玉蘭竟然一直傻站在那裡,還是冇有張嘴去唱。

庚英毅有些坐不住了,於是笑著說道:“看來孩子還冇有準備好,要不於峰,等有機會再唱吧。”

“準備好了,孩子有些緊張,讓她緩一緩就好!”

周於峰趕忙回答道,又立馬跑向盧玉蘭,這時的周廠長,已經是滿頭大汗,甚至手心裡也溢位了汗珠。

湊到盧玉蘭的耳邊,周於峰小聲說道:

“玉蘭,不要多想,能把你帶到電視台,對你的唱功,自然是非常認可的,你以後還要麵對更大的舞台,我也會竭儘全力地給你機會!

但孩子,你現在要戰勝心裡的恐懼,這首歌,不光是一首簡單的歌,更是孩子們的希望!”

“嗯!”

一瞬間,盧玉蘭好像充滿了力量,看著周於峰,表情堅定地點了點頭,接著又說道:

“周廠長,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唱好這首歌!”

是啊,自己甚至放棄了大學分配工作的機會,跑來花朵服飾,不就是渴望唱歌,渴望更大的舞台嗎?更何況這首歌意義非凡,一定要把握好機會!

“加油!”

周於峰用力說了一句後,退下了台階,坐到了庚台長的身邊。

盧玉蘭突然閉上了眼睛,腦海中想著那些照片,其中有一個女孩子是最為特彆的,那雙渴望的眼睛,彷彿在求著人們,給她一個上學的機會!

醞釀著情緒,正當庚英毅轉身看向周於峰,開口想要離開這裡時,聲音響了起來。

“這是心的呼喚,這是愛的奉獻,這是人間的春風,這是生命的源泉。

再冇有心的沙漠,再冇有愛的荒漠,他們渴望學習,幸福之花處處開遍。

啊!隻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唱第二段的時候,盧玉蘭太過投入,甚至哭出了聲,但這樣的渲染,顯然更能帶動屋裡的這些人。

這些詞,這種曲調,庚英毅等人第一次聽,在歌曲唱完之後,竟然是睜大眼睛愣在了那裡,心中的感覺,是難以形容出來的。

就彷彿那些孩子,就在那裡站著!

韓睿文想起了在臨水偏遠大山裡的那一幕幕,有些孩子,隔著很遠的距離看著自己,偷偷與自己說話時,竟然是給自己水果!

紅了眼眶,韓睿文甚至哽嚥了起來,急忙背過了身子,抹著淚珠。

周於峰搖搖頭,表情落寞,呢喃道:“這些詞,是我想出來的,也是我的真實想法,那些孩子太可憐了!”

但這句呢喃的話,是能讓庚英毅聽到的,兩人就坐在一起。

其中有句詞是改過的,是那句他們渴望學習,雖然有些不搭調,但要迎合此次捐款。

“好!”

突然,庚英毅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老人的情緒顯然是異常激動的,緊緊握拳,又連連說了三聲好:

“好!”

“好!”

“好!”

隨之看向周於峰,庚英毅又是大聲呼道:

“唱得好!不光是曲調好,詞也寫的很好!”

“這...真是不錯,讓人很觸動!”巫宏俊也由衷地稱讚道。

“確實好好聽!”

一旁女的主持人鼓了鼓掌,扭頭看向周於峰,眼神中也多了尊敬。

那個年輕的周廠長,真是太了不起了!

“孩子,你再唱一遍!”庚英毅竟然是這樣要求道。

“玉蘭,愣著乾什麼,再唱一次呀!”

周於峰笑著提醒道,盧玉蘭用力抹了幾下淚珠,輕咳了一聲後,又唱了起來。

再一次的,人們被歌聲所陶醉,而這一次的表現,盧玉蘭比上一次還要好!

這事成了...周於峰的目光漸漸變得深邃...

而與此同時,在魔都服裝廠,上午的會議之後,廠子裡即將發生一件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