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底的最後一天,周於峰才週轉來到了郴州,地方接壤著廣海省,天氣不光炎熱還潮濕,安靜地坐著,都能出一層汗,彷彿是被烤箱蒸烤著。

女排的訓練基地位於北湖公園旁,那裡樹木茂盛,空氣清新,且都是用當地盛產楠竹做建材,場地的每一處細節,都體現了工人們的用心。

此時女排姑娘們,正在為七月底在米國舉辦的奧運會備戰著。

值得注意的是,本屆奧運會,是華夏大陸代表團首次參加奧運會,意義非同凡響,且對手都極為強勁。

而女排姑娘們將在不遠的未來,披荊斬棘,創造屬於她們的神話!

花朵服飾的貨物運在當地的一處服裝加工廠裡,負責運輸服飾事宜的經理,是由馮寶寶提起來的卓文斌。

周於峰對於他的印象,是在魔都開設新廠的時候,能力還是有目共睹的。

一輛麵的車裡,卓文斌載著周於峰,往著服裝加工廠的方向駛去,看了眼副駕駛上的周廠長,心情不由得激動且謹慎起來。

他知道,這是為數不多,能與廠長一起辦事的機會,馮總經理特意給了自己這樣的機會,一定要表現好。

在先抵達郴州的這幾天裡,桌文斌整個人的精神都是緊繃起來的,與女排那邊確定見麵的時間也是再三商榷。

籲了一口氣,在抵達目的地時,桌文斌說了起來:“周廠長,快到了。”

“嗯。”

周於峰低聲應道,隨即坐直了身子,聳了聳肩。

“跟劉主任約好時間了嗎?什麼時候見麵?”周於峰看了眼桌文斌,淡淡問道。

“約好了,明天上午任何時間都可以。”桌文斌立即回答道。

“任何時間?”

周於峰重複了一聲,微微蹙起眉頭,時間的不準確性,是極容易讓人心生反感的。

“哦,周廠長,劉主任主要是看咱們這邊的時間,他怕您在路上耽擱了,便把時間定成彈性的,他一直都在訓練館等著咱們。”

桌文斌趕忙解釋道。

“這樣啊,行,這幾天辛苦你了,我們明天早點過去。”

周於峰點了點頭,對於這個安排,還是比較滿意的。

“周廠長,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事。”

桌文斌拘謹地點了點頭。

“聽馮經理說,你還是大學生?”周於峰隨口又問道。

“是,魔都大學的,專業也跟市場知識相關,我跟馮經理從小就認識,在一個弄堂裡長大的,他比我大幾歲,當時因為大學調配時,對工作不是很滿意,還好馮哥給了我這個機會。”

桌文斌一連說了很多話,很明顯是非常緊張的,周於峰輕笑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兩人隨口聊了起來。

很快到了廠房裡後,周於峰看起了花朵服飾定製的讚助服。

衣服的話,選用得是最好的原材質,所製造的運動衣,無論是透氣、還是吸汗,以及其他屬性,周於峰有自信是全國最好的運動服飾了。

把魔都服裝廠廣興安挖過來之後,周於峰便一直與他交換著意見,來研發女排的運動服飾,已經做足了準備。

要知道,在上一世,廣興安他們團隊所製作的衣服,可是廣受好評的,也使得魔都服裝廠在一段時期裡,做到了服裝行業的龍頭。

摸了摸麵料,指尖觸碰到的絲滑,讓周於峰很是滿意,不禁地點了點頭。

且讚助運動衣的款式,是多樣性的,讓女排姑娘們自己選擇,隻有她們覺得穿上舒服了,那纔是可以的。

之後,周於峰繼續看起了鞋子,除了運動鞋之外,還多製作了一種運動拖鞋,厚厚的橡膠底子,踩在地上,腳底會有軟綿綿質感,使其腳部肌肉得到放鬆。

關於拖鞋,是非常貼心的一項設計了,而與周於峰競爭的那家運動鞋廠,並冇有想到這一點。

在女排姑娘們運動完之後,對腿部、腳部的損耗是極大的,還穿著運動鞋或者其他鞋子走路的話,得不到最根本的放鬆。

周於峰在前一世也是經常運動的,大量跑跳,來回跳躍後,繼續穿著運動鞋,有焐熱的不適感,換上運動拖鞋,一下會感到很舒服。

提供運動拖鞋的讚助,為得就是女頻姑娘們運動完之後,可是穿著拖鞋放鬆放鬆。

反觀花朵服飾所製作的運動鞋,其鞋樣跟八十年代回利風靡市場的那一款,是極為相似的,且在鞋底的彈性和協調性上,加了更好的材質,運動方麵會更有優勢。

當然,這個時代在鞋子上的投入研發,都不是很大,摸索著緩慢進步著,本就是非常簡單的技術,製鞋廠子裡的差距,都不是很大。

如果不看商標的話,某田製作出來的鞋子質量,並不比奈克的差,甚至同樣價格的話,其質量可能會超越。

拿出合適的鞋碼,周於峰穿在腳上試了試,用力向上跳躍,感覺比平日裡都要跳得高了,而且也頗為舒適。

“周廠長,運動鞋我們那邊反覆試過的,得到了一致的好評,且新建的鞋廠裡,已經按照您說的,在批量生產了,如果這次女排姑娘可以奪冠的話,相信運動鞋一定能夠大賣,甚至會風靡起來。”

卓文斌笑著說道,眼神中充滿了期待,或許,女排姑娘們真的可以,萬一奪冠了呢?

“會的。”

周於峰這樣說道,嘴角微微上揚,露出的笑容頗為自信。

一定會奪冠的。

……

與此同時,在全國各地,夏為外貿的售賣店裡,低價格的海耳冰箱全部運到了當地的廠房裡,隨時可以售賣。

而之所以不直接開始低價售賣,是在等著,雲喜那邊還冇有降價,等到那邊降價之後,反手的價格差,會讓對方受不了的。

而雲喜那邊再根據低價的海耳重新定價,到時候的接連降價,會引起消費者的反感,價格的不穩定,尤其是這種大件,類似於車子這種的,消費者會選擇觀望。

萬一你明天接著降價呢?

而田亮亮那邊,也已經捐款回來,關於捐款的報道,也提上了日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