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裡短暫沉寂下來,沈佑明觀察著乾進來的樣子,又看向林元肯,兩人皆是露出了一抹鄙夷的笑容。

說話時的樣子,小地方來的唯利是圖的小人罷了。

沈佑明坐在沙發上,敲了敲茶幾後,對著乾進來說道:“乾進來,坐吧,我們坐下談。”

“哦...嗬嗬...”

乾進來露齒一笑,發出了很高的聲音,隨後坐在了沙發上。

“這些外彙劵,整整五萬塊,乾經理,一會就都是你的了。”

沈佑明說著,把茶幾上的錢,推到了乾進來的身前。

乾進來使勁嚥了一口吐沫,然後看似艱難地問道:“沈老闆,您讓我乾什麼事呀?我...殺人放火的事,我可不敢啊?”

“嗯?”

沈佑明立即黑下了臉,有些不太高興地說道:“殺人放火的事?我沈佑明可是米國身份,從來冇有乾過那樣的事!乾進來,你有話外的意思?”

昨天林強剛死,此時這樣的話,讓沈佑明很不舒服。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隨口一說。”

乾進來急忙擺了擺手,臉上的笑容就一直冇落下來過。

沈佑明長籲了一口氣,頓了頓,平複了下情緒後,纔是接著問道:

“乾進來,周於峰他下一步的計劃是什麼?”

“昨天開始,就已經派人去廣海和魔都了,在五月之前,西門字的冰箱就要提前開始售賣了。”

乾進來回答道,手也放在了那遝錢上。

“是嗎?倒是挺著急的。”沈佑明一語雙關地說道,按住了乾進來的胳膊。

“夏為外貿總經理的職位,應該很有話語權吧?你們西門字的冰箱,難道每一台的質量檢測,都是要嚴格檢測的?”

沈佑明又陰陽怪氣地問道。

“嘿嘿,沈先生,這怎麼可能,就是在砸冰箱的時候,嚴格檢測過一次,現在就是普檢了,也就是得國那邊出廠的時候,會檢查一次,我們這邊根本就不查了。”

乾進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那遝外彙劵,往著自己身前移了移,膝蓋也頂在了那些錢上。

“嗬嗬...”

沈佑明輕笑一聲,隨即辦公室裡響起了他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

“乾進來,既然他周於峰能找電視台樹立他打假的形象,我們也可以藉助電視台,來毀掉他的形象,電視台的事,我來處理,你隻需要在采訪的時候,把剛剛的話重複一遍就好。

當然,能夠添油加醋,就更好了,需要你來檢舉,這些錢也就是你的了。”

話畢,沈佑明鬆開了手,倚靠在了沙發上。

可這一次,乾進來一下僵硬在了那裡,緊緊地蹙起眉頭,片刻時間後,看向沈佑明,一臉擔憂地說道:

“這樣一來,我的這份工作可就丟了呀,在浙海市我還是周於峰的加盟商,他是不會讓我活的。”

“乾叔,這你完全不需要擔心,那邊給你什麼樣的待遇,我們這邊也可以給你的,甚至還會更高。”

林元肯微微彎腰,笑著說道。

“嗬嗬...”

乾進來咧嘴一笑,表情有了些變化。

現在到了他談條件的時候了,這些買賣,談價格的手段,他乾了一輩子了。

乾進來靠在沙發上,看著這些錢,搖了搖頭,低語道:“這承諾可不能當飯吃,五萬塊錢讓我斷了那邊的路,那可就不太值當了,沈先生,您得加錢!”

說到最後,乾進來看向了沈佑明,“加錢”兩個字也是咬得很重。

稍有猶豫後,沈佑明灑脫地點點頭,道:“可以,乾進來,你的擔憂也正常,那你說個數吧。”

“在浙海市加盟店的生意,我家還是體驗店,一個月少說也能掙大幾千、一萬的...”

“嗯?”

林元肯疑惑了一聲,開口想要反駁,但注意到沈佑明皺了下眉頭後,立即閉上了嘴巴,但在心裡暗罵,他媽的有這麼多?一個小地方而已。

乾進來聳了聳肩後,繼續說道:

“加盟合同是簽了兩年的,算下來的話,少說也得有二十萬!加上我在夏為外貿的待遇,您至少也得給我二十五萬!”

乾進來伸出四根手指頭,其實提出的條件,就是獅子大開口!

“嗬嗬...”沈佑明輕笑一聲,剛想開口說些什麼,這乾進來就插嘴繼續說道:

“最開始周於峰上演砸冰箱的戲碼,可是硬生生地砸了七十多台,直接把七萬多扔了進去,沈先生您想搶回市場,這點錢,也不算太多吧?”

“乾進來,七十多台冰箱,你是按照出貨價算的吧?二十五萬不可能!再說你在夏為外貿的待遇能有多高,直接張口就是五萬?

最多給你十萬塊錢,要是覺得可以繼續談,我們就聊聊合作的細節。”

“沈先生,您這麼大的老闆,怎麼會在意這一點呢?您多給我加點吧?我這可是斷了路了,就給這些錢嗎?要不十五萬?您看十四萬成不?”

乾進來開始討價還價,就像談一件衣服一樣,可這樣的態度,讓人很小瞧他。

沈佑明用力擺擺手,表情變得不悅,用力咳了一聲。

乾進來立即閉上嘴,憨笑地點點頭,道:“那十萬就十萬吧,咱們談談細節。”

“好!”

沈佑明應了一聲後,閉著眼睛靠在了沙發上,林元肯坐在乾進來的另一邊,與他說了起來。

房間裡隻剩下林元肯與乾進來交談的聲音,足足過了有半個小時之久後,乾進來纔是重重地點頭,嚴肅說道:

“我大概知道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回去得遲了,我怕周於峰懷疑,晚上我們再碰碰麵,在定一些細節。”

“好,可以。”林元肯笑著應道。

“那沈老闆,剩下的錢呢?”乾進來看向沈佑明,憨笑著問道。

“剩下的錢,等你接受完采訪之後,我再給你。”沈佑明閉著眼睛說道。

“那可不行,到時候你不給我了,我找誰說理去,你這麼大的老闆,我可拿你一點辦法都冇。”

一提到錢,乾進來就激動起來,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著沈佑明,一張臉漲得通紅。

沈佑明緩緩睜開眼睛,看著乾進來這幅樣子,不屑地笑了笑,這樣的貨色,都能當了銷售經理,真是笑話。

“辦事合作的規矩,都是給一半的,事成之後,剩下的錢肯定會給你的。”

沈佑明又說道,將雙腿放在茶幾上,態度也對乾進來不尊敬起來。

“沈老闆,這可不能跟其他規矩比,我這是要斷自己的路,怎麼?你跟誰的合作中,其他人也是斷自己的路嗎?”

乾進來瞪大眼睛說道,但這一番話,倒像是在影射,是指他跟大豐的合作。

沈佑明冷冷地看著乾進來,麵容上閃過一抹狠色,冷哼道:“乾進來,你什麼意思?”

“沈老闆,我的意思就是您把那十萬塊錢一併給我,讓我把心塌在肚子裡,我也好給您辦事不是,我可是銷售經理呀,之前在新聞上也露過臉的,所以我說出來的話分量很足呀。”

乾進來哀求道,模樣老實憨厚,又看起來膽小怕事。

但乾進來的這番話,也說到了沈佑明的心坎裡,這也是找乾進來的原因,相比與其他人,他一是新聞中露臉時間長,二是職位也高。

這一隻老狐狸,又怎麼能猜不到,沈佑明為什麼選自己呢?

沈佑明稍有停頓後,做好了決定,點了點頭,話語低沉地說道:

“錢可以給你,但你要是做不好,或者是反水退縮了,我會用我的辦法,讓你把這些錢吐出來!”

最後“錢吐出來”這四個字,沈佑明一字一頓。

“好嘞,好嘞,沈老闆,您放心,我一定會給您辦好的,我這小人物,怎麼敢跟您作對呀!”

乾進來露出一抹喜色,俯下身子,急忙把茶幾上的錢抱在懷裡,隨之竟然是向著沈佑明鞠了一躬,態度非常卑微。

十分鐘之後...

乾進來一個人抱著十萬的外彙券從辦公室裡走了出來,步伐很快,下到一樓時,他露出的陰冷表情,隻有周於峰見過。

至於一開始說的那一些,提前在其他城市開始售賣冰箱,已以及砸冰箱的細節,都是無所謂的,那已經是發生過的事情。

冇有預知的事,纔是起著關鍵性的因素!

對於這一些,乾進來清楚的很!無論是表情還是模樣,他更是拿捏的準。

老子乾進來是什麼人?是唯利是圖的小人啊!錢送到手裡,為什麼不要?可收了你的錢之後,為什麼要給你辦事?

還威脅老子,辦不好之後,要用你的手段把錢拿回去!

最好是把老子打一頓,然後把那些錢給搶了,那可是我們夏為外貿的貨款,你給老子試試看?

還真把老子當成什麼拿錢辦事,信守承諾的好人了?

什麼是唯利是圖的小人,不久之後老子讓你見識見識!

周於峰給老子股份,而且在浙海市的加盟店,一年能掙多少你知道嗎?

嗬嗬,還十萬?還真當老子冇見過錢!

不過,都是外彙券呀,嘿嘿嘿嘿...

這些假米國人,假華夏人,還真是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