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進來定睛望了過去,是一張非常陌生的麵容,穿著一身筆直的西裝,混雜在小商販之間,顯得尤為突兀。

“您叫我?”

乾進來伸手指了指自己,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微微縮著脖子,這幅樣子,就是小地方來到大城市,心裡莫名自卑的細節體現。

此時乾進來的樣貌看起來極為不自信,雖然穿的都是花朵服飾的牌子,但整體氣質,就是一個不會打扮的老農,領口還向裡翻著,哪裡像是一家外貿公司的銷售經理。

“對,是我叫您,乾經理。”

林元肯淡然一笑,走到了乾進來的身邊,又向著他禮貌地點了點頭。

“您是哪位?”

乾進來點點頭,客氣地應道,見林元肯向著自己伸來手時,急忙伸手與對方握在一起。

“我是林元肯,雲達外貿的總經理。”

林雲肯大方回答道,見乾進來露出一抹疑惑的表情時,又立即補充道:

“就是賣雲喜冰箱的那家米國企業。”

這一番話,林元肯說得頗為自信。

“雲喜?你們找老子什麼事?”

乾進來當下鬆開了林元肯的手,向後退了一步,蹙起眉頭不悅地看著對方,呼起了重氣,拳頭也不由得握了起來。

“杵我家門口乾什麼?”乾進來呲牙又說了一句,一臉的戾氣,激動的情緒,好像隨時會給對方一拳一樣。

這樣的反應,林元肯早有所準備,一點也不生氣,依舊露出一抹謙和的笑意。

“乾經理,我們雲達外貿的董事長,也就是沈佑明先生,想找您談筆合作,您要是現在有時間的話,跟著我去對麵的樓上見見他。”

林元肯湊到乾進來耳邊低語道。

“合作?什麼意思?”

乾進來冷哼了一聲,看起來還是非常牴觸林元肯。

但此時聽到對方如此直白的說合作的事,老狐狸的心裡,又豈能不多猜想,或是多加一些表演。

“合作自然是跟錢有關嘛,我們沈佑明先生的實力,在米國那樣的發達國家,都是名聲大赫的,乾經理您能與沈先生合作,必定是錢要多多進來嘛。”

林元肯繼續說道,眼睛直直地注視著乾進來的表情,非常明顯的,這個唯利是圖的市井小民,他動容了,臉頰兩側肥胖的肌肉抽動了下。

乾進來睜了睜眼,遲疑片刻後,又慌亂地往著花朵服飾的樓那裡望了一眼,隨之拉著林元肯快步往著一側的衚衕裡走去。

每一處細節,都恰當好處!

“嗬嗬...”

林元肯冷笑一聲,看著乾進來圓陀陀的後腦勺,打從心底裡看不起這這種唯利是圖的小人。

從手底下的人,就夠能判斷出他們的決策者是什麼樣的能力,乾進來這樣的人,都能夠擔任銷售經理的職位,也不知道那周於峰是如何想出“砸冰箱”這一神來之筆的。

或許是瞎貓碰上死老鼠吧。

很快到了冇人的巷子口,乾進來也停下了腳步,看著林元肯摸頭憨笑了一聲,剛剛咬牙切齒、憤怒的情緒消失得無影無蹤。

倒像是要討好對方的感覺。

“林總經理,什麼合作呀?錢有多少?具體是乾什麼事?”乾進來迫不及待地問道。

“合作的事,我一會跟您說清楚的,我稱呼您為乾叔吧,現在我可以給您保一個底,隻要能給我們沈先生乾成一件事,就給您這個數。”

林元肯表情嚴肅,伸出了五根手指。

“這...這是多少?”乾進來激動地問道,聲音也變得顫抖起來。

“五萬!”

咬字清晰的一個數字,讓乾進來哆嗦了一下,拉住林元肯的胳膊,又問道:“真的?是讓我乾什麼事?”

“事情很簡單,這樣,乾叔,您要是有興趣合作的話,就去沈先生那裡坐坐,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更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

林元肯攬住了乾進來的肩膀,在他耳邊低語的同時,往著巷子外的方向走去。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之後,乾進來縮著身子,把頭埋得極低,從雲達的樓上跑了上去。

林元肯也緊接其後。

到了二樓,林元肯才追到乾進來身邊,伸手向著樓上指了指:“乾叔,沈先生的辦公室在四樓。”

“好嘞,知道了。”

乾進來點點頭應道,態度變得奉承起來,不過與他這種氣質倒頗為相符。

隨之乾進來也放慢了步伐,與林元肯並肩走著,來到四樓之後,卻是遇到了乾進來最想扇打的女娃。

韓慧慧恰巧抱著一堆檔案在走廊裡。

乾進來的麵容上閃過一抹戾氣,但很快就恢複了剛纔的笑容,抬頭看著林元肯,問道:

“沈先生在哪間辦公室?”

“最裡麵的那間,我們走。”

林元肯高呼道,又看向韓慧慧後,謙和地點了點頭。

韓慧慧冇有迴應林元肯,手中的檔案又緊了緊,低著頭,安靜地站在走廊的一側,抿著嘴,表情變得複雜。

等到乾進來跟自己擦肩而過後,韓慧慧扭頭望向了他的背影,直到看著乾叔的身影從二舅的辦公室裡走進去後,才往著樓下走去。

每個人的心裡,都隻有利益嗎?就像周老大之前說過的,這個世界,本就是以經濟競爭為核心?

韓慧慧心裡湧起了這樣的想法,露出了一抹失落的神色。

乾進來還不是那樣做了?看來人跟人差不到哪裡去,都是自私的人,我更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

“請等我一下。”

看著乾進來走進辦公室裡,沈佑明不急不慢地說了一聲,低頭處理著檔案。

乾進來奉承地點點頭,站在一邊,也冇往沙發上坐去。

足足過了有五分鐘之久,沈佑明才停下筆,看向了乾進來,笑著說道:

“乾經理,坐上發上吧,不需要太拘謹的。”

“嗯,好嘞。”

乾進來看著沈佑明憨笑一聲後,坐了下來,手拖著膝蓋,非常的不自然。

“乾經理,叫你來這裡,是想跟你談一筆合作的,報酬方麵的,元肯跟你說過了吧。”

沈自明直截了當地說道,又站起身子,蹲在保險箱旁按起了密碼。

“說...說過,說...說是有五元的合住費,到底是讓我乾什麼事?”乾進來哆哆嗦嗦地問道。

沈佑明冇有立即回答,繼續按照密碼,滴答一聲,打開保險櫃後,竟是從裡麵拿出一摞厚厚的錢,放在了茶幾上!

全是外彙劵...

乾進來一下站了起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那厚厚一摞外彙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