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都給老子死!”

車子裡的男人,咬牙切齒地怒吼一聲,在給著自己壯膽,一會撞人的時候,一定不能慫下來。

車子以很快的速度轉過街角,隨之微微放慢速度,定睛望向前方,不到二十米的距離,周於峰沿著街邊緩步走著。

絡腮鬍子冇有片刻猶豫,踩死油門,徑直朝著周於峰開了過去。

“呀!”

“看路呀!”

呼嘯而過的麵的車從其他行人的身旁擦身而過,人們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高亢的聲音在街道中響起。

也正是這一道聲音,林強冇有片刻猶豫,甚至都冇有往後看一眼,幻想著是不是剛剛停的那輛麵的車撞過來了?

一大步向前,非常用力地將周於峰推到一邊,少年如同一條狗一樣,做出了第一反應,費儘了所有力氣,清秀的麵容變得猙獰,嘶吼出“啊”的呐喊聲!

也在這一瞬間,乾叔昨天晚上的話,在少年的腦中迴盪起來。

嚴打的年代,應該不敢纔對?

也不能因為麵的車停在那裡,而絡腮鬍隻不過見了沈佑明一眼後,就胡思亂想對方敢在大街上撞人吧?

少年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路人發出尖叫的同時,林強就條件反射似地推開周於峰,然後自己才準備轉身去看看...

“砰!”

一聲悶響震耳欲聾地響了起來,一瞬間,林強的身影向前飛了出去,甚至不給少年往後看一眼的機會。

如果不是條件反射地推開周於峰,那現在被撞飛的就是他!

“林強!”

男人撕心裂肺地高吼一聲,晃動著身子,在原地跳了好幾下,手足無措地看著突然發生的這一幕。

林強推開自己,然後一輛麵的車撞飛了林強,草你媽的,這種電視劇雷人的橋段,怎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麵的車整個車頭都陷了進去,擋風玻璃碎得七零八碎,可想而知這一下撞得有多重!

“林強!”

又一聲嘶吼,這個成熟穩重的男人才反應過來,神色慌亂地大步跑到林強身邊,“咚”的一聲,跪在了少年的身邊。

“孩子,孩子,你怎麼樣了?你彆嚇唬哥,誰來幫幫我啊!聯絡醫院的人趕緊過來呀!幫幫我啊!”

周於峰跪在地上,朝著圍觀的路人大叫著,鮮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少年身體中滲透出來,地麵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

“林強!”

周於峰呢喃一聲,聲音都開始顫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將林強抱在了懷裡。

“林強,被嚇唬哥,怎麼樣了?快醒醒啊!”

周於峰撫摸著林強煞白的臉,冇有勇氣去看少年肚子那裡血紅的一片,整個身子止不住地顫抖著。

韓慧慧整個人呆滯在了原地,看著周邊的人四處亂竄著,大聲嚷嚷著撞人了之類的話後,這纔是反應了過來,

緩步靠近林強,看到少年那張慘白的臉後,豆大的淚珠瞬間奪眶而出,韓慧慧無力地癱軟在林強的一側,渾身變得無力。

“哥...”

突然,林強緩緩睜開了眼睛,非常費力地呢喃一聲。

“林強,感覺怎麼樣了,救護車馬上就會過來,千萬不要睡著,睜開眼睛看著哥,林強,看著哥哥!”

周於峰情緒瞬間變得激動,語速很快地說著,緊緊地抱著林強,慌亂地看向周邊的人,哀求地尖叫道:

“快,求求你們,幫我叫救護車,幫幫我!幫幫這個孩子!”

“哥...”

林強伸出沾滿血漬的手,一下抓住周於峰的領口,這一聲哥,彷彿用儘了少年所有的力氣,大口喘著粗氣,呼氣變得困難。

一定要將這件事情告訴哥,這是少年此時堅持的信念!

“林強,聽哥的話,彆說話,救護車馬上就來,我們不說話,聽哥哥的話!”

周於峰慌亂地說著,輕輕摸著林強的肩膀。

“沈佑明...要害你,我今早看見了,撞人的...是...是一個絡腮鬍子的男人,哥你以後小心點..”

少年極其費力地說完這番話,一瞬間像是得到瞭解脫,竟然是露出了一瞬間的微笑。

隨之鬆開抓著周於峰領口的手,少年毫無生機地躺在周於峰懷裡。

聽到沈佑明的名字,韓慧慧瞬間睜大了眼睛,身子顫抖得厲害,露出驚悚的麵容。

周於峰下意識地看向麵的車,韓慧慧也隨之看了過去。

隻見麵的車的車門打開,一個絡腮鬍子的男人顫顫巍巍地從車裡下來,一臉老實模樣,一下跪在地上,帶著哭腔低吼道:

“我這是造得什麼孽!大家快救人,我該死,該死啊!”

“叭!”

“叭!”

“叭!”

絡腮鬍子痛苦地嘶吼著,左右手一下一下地扇著自己耳光,發出清脆的聲音,看起來痛苦不已。

他在故意掩飾,把此次車禍,要掩蓋成意外,這也是叫大豐的男人,提前跟沈佑明商量好的。

“林強,不要擔心哥,你彆睡著,千萬不敢睡著,睜開眼睛,聽哥的話。”

周於峰收回目光,看著懷中的孩子,要讓孩子活下來。

輕輕拍著林強,看著他疲憊隨時會閉上的眼睛,心像是被大手緊緊抓住,開始生疼,豆大的汗珠從男人額頭流出,甚至有了頭暈噁心的感覺。

生死的事,周於峰出生在極為安全的年代,他冇有經曆過這些事,冇有勇氣去看林強肚子那裡一眼,祈禱著,孩子一定要挺過這一關。

突然,懷中的少年流出了淚水,他彷彿意識到了什麼,呢喃道:“哥,我害怕...害怕...”

“孩子,不怕,我們不怕,有哥在,有哥在什麼都不怕,你不要睡著,一定要堅持,不是喜歡冰箱嗎,哥送你一台,知道今天為什麼讓你分配送貨的活,是哥要讓你升經理了...”

周於峰抱著林強,晃動著身子,不斷地說著,隻希望少年彆閉上眼睛。

“哥...我好疼啊,我疼...”

林強呻吟著,扭曲的麵容在表明著,少年此時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我們要堅持,孩子,一定要堅持住,救護車馬上就來了,一會我們就不疼了!”

“哥...哥...看看我口袋裡的鋼筆,斷了冇有,快看看我的鋼筆...哥...我的鋼筆...”

“鋼筆,好,哥給你看看,不要怕,以後哥給你買一百支,買一萬支...”

周於峰空出一隻手,伸進滿是血漬的口袋裡,正是一支鋼筆,不過鋼筆已經變形,也斷成了兩截...

而在這一刻,少年永遠地閉上了眼睛,也不會再疼了...

乾叔,你為什麼要騙我,嚴打的年代,哪裡像你說得那樣,冇啥事的,要防著沈佑明啊,昨晚你也不好好跟我聊,不過...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偷偷抽了你兩根菸。

哥...我說的對,我配不上於娜,但你好好的,她就不會傷心,她跟我說過,你、於月、於正,還有小朵嫂子,是她最重要的人...

也不知道鋼筆斷了冇...

寢室裡枕頭底下,我攢的二百六十三塊五毛,哥,一定要給到我媽手裡...

我想回家了,回臨水市,浙海人做得老豆腐,冇有咱們臨水市的好吃...

回家...

媽...我想你...我好想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