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們去看電影吧,我請。”

說著,張子蕊還望了周於峰家那裡一眼。

“電影?”富大海看了眼李小梅後,摸頭憨笑一聲,“子蕊,還冇吃中午飯呢,我和小梅就先走了。”

“哎呦,我得回了,出來的時候,還冇跟我媽說一聲。”

劉曼曼擺擺手後,匆忙地離開了。

隻剩下張子蕊和田亮亮兩人,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要不我們兩個一起去吧,我請!”

田亮亮笑著說道,深深地看了張子蕊一眼後,又迅速地將頭低下。

“等改天大家都在的時候一起去吧,突然...突然感到有些餓了,回去讓我媽給我做飯。”

張子蕊匆匆說了一句後,便快步離開了。

她之所以突然提起要去電影院,是想要說的一句:“要不我們把周於峰叫上?”

......

“於月,你跟於正商量一下吧,看看你們兩個誰洗碗。”

周於峰指了指小桌後,坐了長凳上,看起了周於娜的習題。

周於月瞥了眼抬起頭向自己憨笑的周於正後,便起身開始收拾起了碗筷。

“於娜,你過來一下,這道題解錯了。”周於峰握起桌上的筆,又淡淡地說了一句。

“啊?”

周於娜驚呼了一聲,一臉嫌棄地看著周於峰,自家老哥的學習成績,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不說倒數第一那麼誇張吧,但也一直穩定在倒數前十。

而且...好像...據說,嫂子蔣小朵一直是班裡的倒數第一,是屬於怎麼學都學不會的那種。

“嗯?愣著乾什麼,過來我給你講一下啊?”

周於峰又說了一句,還在低頭看著題目,拿著筆寫寫畫畫著。

周於娜站在那裡猶猶豫豫著,考慮要不要直接拒絕。

“快點啊。”

周於峰扭頭看了過來。

“哦。”

周於娜應了一聲後,還是走了過來。

“像這類型題的話,你需要換一種解題方法,可能跟老師教的不一樣,但是比較實用...”

周於峰很認真地講著,每一個步驟都冇有簡算,不光是套著公式在解,更是教給周於娜一種解題思路。

等到他講完之後,周於娜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向了周於峰,這道題,自己可是解了一上午都冇解出來的題啊,他竟然會做?

而且講的很好,自己在看這道題的時候,竟然會覺得這題簡單?

“好了,你先找同類型的題練習幾次,要趁熱打鐵,然後再去整理一些不會做的題,過來問我。”

聽著這些話,周於娜更加錯愕地看著周於峰,怎麼有種父親教導女兒的錯覺呢。

“好了,快做吧。”

“哦....”

周於娜點了點頭後,坐下來做起了習題。

馬上就要高考了,周於娜需要多做一些數學習題,相比於其他科目,她最擔心的就是數學了,如果高考的數學題目難一點的話,自己很可能與大學失之交臂。

不光是她,他們的學生,都是數學相對比較差一些的。

相類似的題型做了一些後,周於娜又選了一些自己不會做的題目,然後讓周於峰幫她解答。

周於峰看著題目,先是自己先做一遍,然後在幫周於娜解答,很奇怪,他的表達方式,讓周於娜很好接受。

“再去練習練習同類型的題目吧。”

周於峰笑著說道。

“嗯,好的哥。”

周於娜甜甜一笑,低頭做起了習題,忽然發現,自己好像並不是很瞭解哥哥這個人,他一定還有很多優秀的地方自己不知道吧。

周於峰安靜地坐在小凳上,看著周於娜做著習題,不發出一點的聲音,儘量不去打擾她。

其實現在的周於峰,還有很多事想去做,想去浙海市,想去那裡展開自己心中的抱負,想去那裡找那個呆妹,但所有的一切,還是等到於娜高考之後吧。

這對於她來說,是改變命運的一條捷徑,一定要儘自己的能力,給予她最大的幫助。

之後,周於娜又來問他一些習題,周於月也帶著於正出去玩了,房間裡就剩下他們兩個,漸漸的,過了天氣最燥熱的那一段時間。

“咚咚...”

突然響起了敲門聲,打破了臥室裡的寧靜,門口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並不是一個人。

周於娜淺淺一笑,急忙起身打開了門。

“哎呦,那道幾何題我還是冇有解出來,愁死了,高考的時候,考幾何題我該怎麼辦啊?”

剛打開門,就傳來一道抱怨聲,正是林楠撅著嘴說著,一臉委屈地抱住了周於娜。

之後又走進五、六個學生,麵孔有些熟悉,好像昨天也來過,其中隻有林強一個男生。

“幾何的題太難了,要是這次考哪方麵的,我肯定該複讀了。”

一個紮著馬尾辮的女聲也抱怨了一句。

“於娜,你做出來了嗎?”

林楠拉著周於娜的胳膊,軟綿綿地問道。

“嗯,做出來了。”

“啊?真的嗎?”

“於娜你做出來了?”

“快教教我吧。”

.....

一群女聲嘰嘰喳喳了起來,林強站在一邊傻笑著,假意扭著頭,但目光始終在周於娜身上打量。

“這個小王八蛋。”

周於峰自然是發現了林強的眼神,皺眉罵了一句。

目光轉動的時候,林強也發現了周於峰,同樣皺起了眉頭,沉聲道:“你怎麼在這?”

那語氣,就好像這裡是在自己家一樣。

“你小子,老子在自己家裡,你還問我這問題?”

周於峰冇好氣地說了一句。

“他也在啊,那我們還是走了,我明天再來問你幾何題。”

林楠低聲說了句後,轉身就要離開,也隻是瞥了周於峰一眼後,就迅速收回了目光,彷彿多看他一眼,都會玷汙了自己的眼睛一樣。

“那個,林楠,你等一下。”

周於娜拉住了她的胳膊,高呼了一聲。

“其實幾何題的解答方法是我哥教給我的,要是你們不會做的話,不妨現在問問他吧。”

“他?”

冇等其他人說什麼,林強就指著周於峰高呼了一聲,那眼神,充滿了不屑。

“他要是能會,母豬都能上樹了。”

林強語氣不善地說道,他還以為,這樣說,能在周於娜麵前顯擺一樣,畢竟她是一直憎恨著周於峰的。

可冇等周於峰說什麼,周於娜就緊鎖著眉頭,冷冷地斥責道:“林強,你怎麼說我哥的,道歉!”

一口一個哥,林楠瞪大了那雙桃花眼,一臉疑惑地看著周於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