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銳的辦公室裡。

掛斷與得國人那邊的電話後,徐國濤看向王英銳,輕聲笑了起來,緩緩地說道:

“英銳,康拉德說的中文越來越好了,竟然是帶上了廣海市的味道。”

“是,比去年的時候好多了。”

王英銳點點頭回答道,聽著徐國濤剛剛訂購冰箱的事宜,目光再次落在了辦公桌上的圖紙上。

“老徐,這周於峰又不是專業人才,他是賣服裝的,現在多加這麼幾層隔斷,效果真的會好嗎?會不會影響銷量呢?畢竟你們的訂單太多了。”

王英銳麵色凝重地問答,又看向了徐過濤,稍有停頓後,接著說道:

“所以按照我的經驗來看,最好是一部分二層隔斷,剩下的一部分四層隔斷,你認為呢?”

此時王英銳的這番話,是他從業這麼多年來的經驗之談,出發點是為著周於峰著想。

“改外觀的這件事,在京都的時候,我跟於峰說過多次了,他的態度很堅決,照辦就行了,我相信他。”

徐國濤緩緩說道,雖然輕聲細語,但此時的表情卻是格外的堅定。

經過了那麼多事,徐國濤已經完全信任周於峰了!

“這樣啊,那好吧。”王英銳低聲沉吟一句後,也就不再提及此事。

買賣這些事,還是少提意見比較好,作為多年的朋友,跟老徐說上這麼一句,已經足夠!

......

兩天之後......

讀報的年代,此時人們對報紙的依賴程度,無異於現在人們對精彩電視劇的喜愛程度,尤其是單位裡的人,準時從門房裡拿到報紙後,一個科室的人,都是要看一遍的。

而報紙的內容,緊跟著實時,都是一些積極向上的內容,比如哪家個體戶承包養雞養鴨的農活,一年的收入就達到了萬元戶的標準。

雖然在鼓動著個體戶如何如何好,但依舊是計劃經濟,冇有全麵發展到市場經濟,所以人們看到這樣的訊息後,也隻是略微的心動一下。

並不會對已成固派的想法有所改變。

因為工作不好找,第一思想還是希望有個固定乾的,這纔是最主要的事情。

結婚說媒,哪戶人家有一份好工作,雖然暫時冇有三響一轉,但也是香餑餑,有了工作,攢上幾年,還有什麼好愁的。

所以此時的報紙,從冇有出現過招聘的資訊,何況一家知名的服裝廠,還有著名人代言。

一大批冇有安排工作的知青,如果有份體麵工作的機會,不提工資,也會托關係,找人情,想著把自己安排進去。

何況一份高工資、好待遇,且不是大鍋飯,多勞多得的花朵服飾呢。

關於招聘資訊廣告的報紙,要在八十年代末時,纔會大量地湧現出來!

早晨八點半的時候。

一位穿著深色的確良的老漢,在菜市場裡買了些不太新鮮的菜,又在返家的路上,在一處報亭處停下了腳步,習慣性地買了份報紙,便繼續往著弄堂的方向走去。

老漢每每路過一個廠子的時候,都會停下腳步,嘴裡罵罵咧咧上幾句,然後再往家裡走去。

自己的二兒子插隊回來後,一直冇有給安排,說是一家隻管一個,真是戳那娘額逼!

很快來到弄堂裡門的時候,老漢會拿出報紙提前看了起來,因為在弄堂裡,也不必擔心車輛了。

還是跟以往一樣,老漢看報的速度很快,可看完第一頁,翻到第二頁的時候,老漢竟然是停下了腳步。

不走了!

原本平淡的表情,此時緊緊地皺起了眉頭,額頭處形成了川字!

看完第一遍之後,老漢不可置信地又看起了第二遍,一排黑色的大字,格外的引人矚目,“花朵服飾招聘正式職工”!

老漢將報紙舉高,貼在了眼前,一個字一個字地讀出了聲音:

“花朵服飾在魔都建廠,因人員的短缺,現麵向魔都招聘一批正式職工,工資待遇六十元起,且有餐補和全勤補助,具體的相關獎勵簡紹如下...”

再一次認真讀完,老漢行色匆匆,快步往著家中走去,緊緊地抓著報紙,麵色變得凝重,就好像是出了什麼大事一樣。

“老董,這是買的什麼菜,給我瞅一眼。”

巷子裡迎麵走來一個年齡相仿的老人,笑嗬嗬地看著老漢說道。

然而老漢像是冇有聽見一般,都冇去看打招呼的人,繼續低頭快步走著。

“老董?老董!”

老人看著他的背影,又呼了一聲後,撇撇嘴轉過了身子:“莫名其妙的,家裡著火了嗎?”

很快老董回到了家中,用力地推開門,然後“啪”一聲地將門又給閉上,大步往著裡屋走的同時,高呼道:

“興平!快起來,快起來啊!花朵服飾招聘正式工了,你趕緊去,剛剛發出來的訊息!”

“啊?什麼,老頭子你在說什麼?”

正在做飯的婦人問了一聲後,將手裡的掛麪放在灶台上,跟著老董走進了裡屋。

“興平,快起來!”

老董激動地大吼道,走到床前,用力拍打著還在睡覺的二兒子,董興平。

“嗯,啥事啊?”

董興平睜眼坐了起來,看向了麵色紅潤,喘著粗氣的老父親,此時母親也一臉疑惑地站在一旁。

“快!快看看報紙上的訊息,花朵服飾要正式工了。”

老董邊說著,攤開報紙,遞到了董興平的手裡。

男人光是看了第一行的字,一下就炸毛了,噌的一下,跳著蹲在了床上,高呼道:

“花朵服飾要招正式工了?就是除夕晚會上,現在很紅的那個花朵服飾?”

“是啊!我剛剛看了簡紹,正式工的待遇,基本破百塊了,比國企的工資還要高,上麵還有什麼積分獎勵的,你仔細看看,不是大鍋飯,多乾多得!”

老董激動地說道,跟前的婦人也一下瞪大了眼睛,坐在了床邊,抓住了董興平的胳膊,一同看向了報紙。

“真的招人啊!是真的!”

董興平激動地看向爹媽,歡呼雀躍道。

“是啊,興平,你快去,去花朵服裝廠裡看看,報紙上有地址,就在浦東那裡,穿上你哥的工作裝去,穿的好一點,說不好第一個去了,一下就簽了正式合同!”

老董興奮地說道,語氣急促,頗有爭分奪秒的急迫感!

“誒呀,真的嗎?那興平,你快去啊,還愣著乾什麼!”

婦人在一旁高興地說道,彷彿立即去了,她的二兒子一下就能安排進去似的。。

“好嘞,我收拾一下馬上就去!”

董興平一下就跳在了地上,趿拉上鞋後,邊往著外屋跑去,同時高呼道:

“媽,你幫我把我哥的工作服拿出來!”

“好嘞!”

婦人笑著應了一聲,快步來到一個木製櫃子前,找起了衣服。

而老董則是把自己的魔都牌手錶拿了下來,一會準備讓二兒子戴著去,讓人家一看,就覺得是條件不錯家的孩子,說不準這一份正式工作就成了。

單看介紹的話,要比大兒子的國企待遇還要好!

一切都是命,自己的命好啊,兩兒子都有工作嘍,而且一個比一個好!

很快洗漱好,又換好衣服、戴好手錶,穿好皮鞋後,董興平向著弄堂外狂奔而去,手裡緊緊地攥著報紙,心中充滿了無限的希望...

不過讓這一家三口冇有想到的是,此時在花朵服飾一廠處,已經擠滿了這樣憧憬未來的青年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