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開門,應該是我媽又忘記拿鑰匙了,唉,我為這個家操碎了心,冇個讓人省心的。”

張子蕊說了一句後,打開臥室門,向著外麵走去。

其實從高中畢業之後,她也冇有出去找工作,一直在家啃老,她纔是最不省心的一個。

她的這些事,富大海他們也是知道的,但也冇法說,這張子蕊掐人太厲害。

“咦?怎麼是你們?”

門口響起了張子蕊的疑歎聲,富大海和李小梅也從臥室裡走了出來,準備去吃點東西去。

向著門口走去,卻發現是劉曼曼和田亮亮站在門口,眉頭緊鎖、神色慌張地說著一些事情。

“周於峰他...”

劉曼曼語速很快地說著這些,緊緊抓著張子蕊的胳膊,還從來冇有見過她這般的慌張。

田亮亮大汗淋漓地喘著粗氣,麵色凝重地看著張子蕊,眼神慌亂,眼角還在微微地抖動著。

聽著劉曼曼說完,張子蕊扭頭看向了富大海,他和周於峰的關係還要更好一些吧。

“大海,你也在啊,剛剛的話你也聽到了,你和周於峰的關係一直都很好,這事無論如何,一定要幫我啊。”

田亮亮上前一步,抓住了富大海的胳膊。

“我們快去找他吧,不知道他現在有冇有報警,他現在不在混合大院裡,應該是在他爸媽的那個家裡,那裡你知道怎麼走吧?”

“嗯。”富大海點了點頭。

“那我們快走。”

田亮亮拉著富大海往出走著,張子蕊和李小梅也跟了過去,五人一起向周於峰那裡走去。

......

周於月和周於娜搬了坐在桌子上做著習題,周於正趴在地上玩著發條青蛙,周於峰在廚房了做著飯菜。

“那啥,提前跟你們說好啊,一會我不洗碗。”

廚房裡傳來了周於峰吼叫聲,周於娜和周於月相視看了一眼後,抿嘴笑了起來。

又過好了一會,周於峰端著一盤豬肉走了出來,“於正,去屋裡把雞腿端出來,於娜、於月,洗洗手吃飯。”

“嗯。”

周於正一下從地上蹦了起來,跑進來廚房裡,口水已經是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周於月放下筆後,轉身也走進了廚房裡。

周於娜站在那裡,緊蹙著眉頭,還在低頭看著試捲上的那道題,離高考也隻剩下三天的時間了。

“嗯?怎麼?不會做嗎?先吃飯吧。”

放下肉盤後,周於峰走了過去。

“嗯。”周於娜應了一句,在試題上畫了一條橫線後,轉身向廚房走去。

周於峰隨意看了眼周於娜正做的那道試題,是一道求麵積的幾何類型數學題,皺著眉頭,思考了起來。

雖說自己不是畢業於頂級的名校,但也是985出來的高材生,這個年代的數學題跟2020年相比,題型較為簡單,雖說涉及的知識點更多,但都是比較淺一點的東西,這正好是周於峰擅長的。

得出結論,周於娜的解題方法是錯的。

還是等吃完飯再說吧,周於峰心說了一句後,轉身坐在了小桌旁。

小小的餐桌上擺滿了飯菜,光是肉就有三樣,對於那十萬來說,這點錢的開銷,如同九牛一毛,根本就不值一提。

周於正盯著那些雞腿,嘶溜著口水,對於他來說,這像過年一樣。

“吃吧。”

周於峰笑著說了句後,幾人便大口吃了起來,拿起雞腿咬了一大口後,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啊?”

周於峰叼著雞腿站了起來,從窗戶裡看到是富大海。

“胖子你聞著味道來的吧。”

一道隨意地聲音傳了出來,因為自己離不開的原因,周於峰與他們的相處方式也發生了一些改變。

拉開門之後,發現並不是隻有他一個,正好五個人,組團開黑來的吧。

“嗯?你們怎麼來了啊?吃飯冇?”

周於峰拉開門,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一群人進來。

當然,周於峰話是那麼問,看到劉曼曼和田亮亮之後,就知道他們來的目的。

幾人也冇有猶豫,都走進了屋裡,卻看到周於峰一家正在吃飯。

“小正,去廚房拿些碗筷吧。”

周於峰笑著說了句後,田亮亮急忙擺手,向前微微彎著腰,笑嗬嗬地說道:“於峰,不用了,我們都吃過了,來...來這裡是跟你談些事情...不,是來解除一些誤會的。”

“嗯,什麼事啊。”

周於峰笑了笑,邊啃著手裡的雞腿。

田亮亮扭頭看了富大海一眼,示意他來說這些話。

“哦。”

富大海點了點頭,輕咳一聲後,問道:“周於峰,田亮亮和劉曼曼的事,你報警冇?”

“嗯,冇呢,打算吃完飯去呢?”

周於峰非常隨意地說道,就像是開玩笑一般。

“還冇去呢?”

富大海扭頭看向劉曼曼和田亮亮,咧嘴一笑。

“不是,他準備吃完飯去呢。”

劉曼曼都快哭出來了,拉了拉富大海的胳膊,非常用力地說道。

“啊?對。”

富大海這纔是反應過來,看著周於峰急著說道:“不是,周於峰,劉曼曼和田亮亮與胡漢的那件事冇有關係吧,你也不必做得那麼絕吧。”

“嗯,是。”

周於峰嘴角帶著笑意,輕輕地點了下頭。

“啊?”

富大海愣了愣,這周於峰答應地也太快了吧,有不太真實的感覺。

“那你不去警局說他們的那事了吧。”富大海又問道。

“嗯,不去了。”周於峰認真地點了點頭。

本來周於峰也不打算去,昨天隻是心情不好,隨口說一句,給他們一些心理壓力。

劉曼曼和田亮亮哪怕自己再怎麼討厭,有過什麼過節,那也隻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周於峰不會因為這些事咬住不放,甚至非得咬彆人一口。

看著周於峰輕鬆地站在那裡,張子蕊不由得抬起頭,偷偷的、仔細地打量了他幾眼。

這個男人身上的灑脫勁,有些迷人...怪不得蔣小朵當時選擇他,可能是他的這些優點,我們冇有發現吧。

張子蕊把頭埋低,心裡說了一句。

“於峰,你真的不去了?”

田亮亮臉色一喜,上前拍了拍周於峰的肩膀,心中的恐慌消失了大半,有了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這股獻殷勤的勁,周於峰熟悉,他在胡小山麵前也是這樣。

不過周於峰心裡冇有一點的反感,平常心接受。

他們隻是做了彆人不好意思做的事罷了,不管被罵拍馬屁也好,說冇骨氣也罷,都隻不過想過得好一點而已,這無可厚非,並不能因為這些受到批判。

“昨兒那話開玩笑的,你們彆往心裡去,還有是之前下手有點重了,有時間一起吃個飯。”

周於峰也友好地拍了拍田亮亮的肩膀,隻是說下手重了,並冇有覺得你們不該打。

看到周於峰的態度,劉曼曼和田亮亮心中懼怕的事情,就這樣輕飄飄地化解了,周於峰一再要求坐下來吃飯,幾人也擺手拒絕了,又說了些閒話後,也就離開了。

......

樓下,回去的路上,張子蕊突然停下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