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四年,三月十九日,星期一,廣海市!

淅淅瀝瀝小雨從夜裡一直下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民區衚衕裡的積水早已氾濫成災,此時在火車站這裡,還堅持出來擺攤的商販更是少之又少。

在上午九點的時候,周於峰搭乘綠皮火車抵達了廣海市,剛走出候車廳,就看到徐國濤推著自行車,打著一把黑色雨傘站在雨中。

還是如同以往一樣,徐國濤露出一抹溫和地笑容,柔聲叫了一聲“於峰”後,推著自行車走了過去。

“徐哥,王局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周於峰直接開口問道,省去了兩人許久未見麵的寒暄,男人微微蹙著眉頭,看起來有幾分的急切。

“英銳同誌那邊你放心,我和他的關係可不簡單,說起來,他剛入職的時候,我還帶過他一段時間。”

徐國濤緩緩說著,嘴角淡出一抹笑意,將雨傘舉在周於峰的頭頂。

“徐哥,那就好,但跟王局說事時,你得讓他覺得,我們兩個是綁在一起的,幫我就是幫你,冇有什麼區彆。”

周於峰輕點了一下頭,又囑咐了一遍,隨之從徐國濤的手裡搶過車把手,推著自行車,兩人漫步在了雨中。

“嗯,我知道,於峰你好不容易讓我給你辦這麼一件事,我還能給你掉鏈子呀。”

徐國濤笑著說道,舉著雨傘與周於峰並肩走著,兩人繞過一座小橋後,周於峰載著徐國濤往著一家國營飯店的方向駛去。

車子上,徐國濤還是習慣性地說了起來:

“於峰,加盟店的事,真的謝謝你了,照顧著我掙了這麼多錢...”

“行了,徐哥,這些話你每次在電話裡都要說,見了麵還要說,我耳朵都起癤子了。”

周於峰打斷了徐國濤的話,轉過身子看了他一眼,隨即兩人都笑了起來。

自行車在雨水中緩緩地前行著,路過積水過深的小路時,徐國濤會將腿抬起來,順口說一聲“於峰,小心點。”

慢慢的,烏雲密佈的天空變得明亮了些,自行車轉過一處拐角時,天晴了!

......

中午十二點,十三行附近的國營飯店裡。

可能是雨天的原因,雖然已經到了飯點,但偌大的大廳裡,隻有兩張餐桌上坐著人。

周於峰和徐國濤坐在角落的一處餐桌上,聊著一些瑣事,等著王英銳前來。

與王英銳約定好的時間,就在他下班之後。

兩人的話題也都在王英銳的身上,四十歲的年齡,能夠做到一把手的位置,能力自然是非常突出的。

“英銳那個人非常不簡單,雖然隻有高中文憑,但在78年摸底的時候,全單位隻有他一個人會英文,而且說得非常流利,當時跟米國人談合作,都是他一個人張羅著整件事。”

徐國濤緩緩說著,拿起茶壺給周於峰倒了一杯水。

“這麼說來,他當上局長也不過才四年的時間?”周於峰隨即又問道,輕輕敲了下茶杯。

“五年多了,78年底上的。”徐國濤回答道,

周於峰點點頭,思考了片刻,剛想開口繼續問關於王英銳的其他事時,目光正前方的紅色木門,撕拉一聲,被人給推開。

隻見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穿著深藍色的的確良,戴著方形框的眼鏡,手裡拿著寫有廣海國際公司字樣的棕色公文包。

“那是不是王局?”

周於峰說了一聲後,徐國濤轉過了身子,隨即一下站了起來,高呼了一聲:“英銳這裡!”

聽到稱呼進來的男人為王英銳,周於峰也立即站了起來,露出了一抹微笑。

男人這幅節儉的著裝,跟周於峰想象出來的王局,有很大出入的,這個人肯定不會像徐哥這樣,這麼大的年紀了,會私自去買一條大花的喇叭褲來穿。

應該是非常嚴謹的一個人!

“老哥,來遲了,下雨天路不是很好走。”

王英銳大步走了過來,伸手與徐國濤非常用力地握上,拉拽幾下後,兩人皆露出了非常愉悅的笑容。

“英銳,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於峰,花朵服飾的大老闆。”

徐國濤看向了周於峰,介紹道。

“呦,這麼年輕嗎?真是想不到。”

王英銳的表情上閃過一抹詫異,但很快就又掛上了笑容,向周於峰伸出了手。

“王局,初次見麵,讓你大雨天趕著過來,有些唐突了,抱歉。”

周於峰立即與王英銳的手握在一起,客氣地說道。

“冇事,又不是下雨天就不出門了。”

王英銳點頭說道。

隨後安排著王英銳落座後,周於峰便向服務人員招呼了一聲,隨之又坐在了王英銳的一旁。

很快,不過五分鐘的時間,服務人員就端著一盤盤的菜擺放在了餐桌上,本來國營飯店裡是冇有這種待遇的,但今天人少,就直接幫著端了過來。

三人剛吃了幾口菜,王英銳倒是先開門見山地問了起來:

“周老闆,聽老徐說,你打算從國外訂購一批361升的製冷機械?”

“對,是。”

周於峰放下筷子,看著王英銳肯定地點了點頭,隨即又說道:

“王局,初步計劃要訂購得國的西門字,分兩批訂購,第一批六千台,第二批四千台,總共一萬台,當然,如果生意好,後續肯定是要追加訂購量的。”

“一萬台...數量不少了,但得國那邊的付款方式,是要提前全額交付的,資金方麵你冇有問題吧?”

王英銳又問道。

“資金冇問題,但王局...”

說著,周於峰停頓了下,特意看了徐國濤一眼後,纔是又接著說道:

“我這邊的手續並不齊全,外貿公司還冇有成立,一些流程也不是很懂,希望您能幫我想想辦法,先獲得相關的資質。”

對於這個年代,要成立一家外貿公司,需要哪些準備,周於峰並不是很瞭解。

“這個倒不難,何況你還有花朵服裝廠,做驗資報告很好通過,總不能衣服隻在國內賣吧,咱們也是想打開銷往國外的大門呀。”

王英銳侃侃而談道,對於他來說,這一些流程無比清楚。

“那我就放心了,感謝您。”

周於峰笑著點了點頭。

“想在哪裡開外貿公司,你在當地選擇辦公地點就行,廣海、京都、魔都這些地方,我都有認識的人,可以先把資質給辦下來。”

王英銳又笑著補充道。

“那您幫我聯絡下京都的工作人員,我打算在那裡開外貿公司,王局,真的太感謝了。”

周於峰再一次致謝道,心裡懸著的一件事,總算是落地!

不過接下來考慮的就是品牌與款式了,或許也可以瞭解下雲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