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的兩個男人都短暫地沉默了幾秒後,是李康順最先說了起來:

“你的廠子最先批地的時候,是沈副省長給你批的地,不過沈副省長的能力確實很出色,當時你不過是一個二十頭的年輕小夥子,恐怕除了他的手筆,是冇人會給你批地的。

哪怕當時承諾的就業崗位再多,一些任職的同誌,也很少會有沈副省長的氣魄,來跟你協定去批地辦廠的。”

“那李哥您的意思是,我這次批地,先去找沈副省長說明一下嗎?”

周於峰沉聲問道,批地的事情,早就跟李康順在電話裡溝通過了,當時後者也隻是笑著說道當麵再說。

“嗯,你的廠子是沈副省長一手扶持起來的,就是人家的政績,這一點無可厚非,所以你發展得越好,對沈佑平同誌來說,也是越好的。

而且...這一次的會議中,我聽完沈副省長主持的會議,說實話...”

說著,李康順停頓了下來,表情漸漸凝重,過了片刻之後,纔是繼續說道:

“原來對沈副省長瞭解的不夠透徹,真是有能力的好乾部,也相信沈佑平同誌會繼續發光發熱的。”

話畢,包間裡安靜下來,李康順這些話的其他意思,周於峰聽得明白,但不能詳細說出來,沈佑平可能還要繼續往上升的。

所以周於峰該擺出什麼樣的態度,李康順做得很仗義,已經明確地告知給他了,兩人之間的那些恩恩怨怨,李康順是不知道的。

有能力的人,是需要更高的崗位來施展他的才能的。

粗略的瞭解,李康順隻是知道周於峰與人家的侄兒是有深仇大恨的,而沈自染的那些事,他是完全不知道的。

所以李康順能說這一些,很仗義了。

“李哥,感謝您了。”

周於峰誠懇地致謝,拿起酒杯,一大口下肚。

“於峰,你這個小子,我很喜歡,也很佩服你,真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你能把一個小小的服裝廠發展成這樣,所以一些事情,不要涉及太多,好好發展你的廠子就好,你的未來,也很廣闊。”

李康順再一次囑咐道,舉起了酒杯。

“好嘞,我知道了。”

周於峰點點頭,舉起酒杯又與李康順碰了一杯後,兩人一飲而儘。

“魔都服裝廠的事,我也聽說了,現在在整個魔都市,竟然是冇有一家商戶賣魔都服飾了,你小子對於做買賣是不是很有天賦啊,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李康順好奇地問了起來。

“湊巧而已...”

周於峰輕笑一聲,這些事情,便簡單地交代了些,退加盟費的風波,以及加盟費的起因。

“這麼說,那陸德廣是騎虎難下了,嗬嗬,你小子,可真夠損的,一開始就給他們挖了一個坑。”

李康順搖搖頭說了一聲,隨即低下頭,麵容變得凝重,心裡滿是震撼,到了他這個位置,對於一些事情自然是非常瞭解的,所以事情難度有多大,又豈能看不出來。

就像沈佑平說的那樣,看似輕輕鬆鬆地說著、辦著,但將周於峰的這些事情全部連起來看,就是天方夜譚的一件事。

用十步一算,也不足以形容這個男人。

“嗬嗬...”

周於峰輕笑一聲,拿起酒杯再向李康順敬過去酒時,李康順卻是目光迷離地盯著餐盤,並冇有注意到周於峰。

周於峰頓了頓,隨後便自己一飲而儘,而李康順坐在那裡想了許久之後,纔是又一臉詫異地望向周於峰。

使勁嚥了口吐沫,李康順問道:

“於峰,你準備以後還要乾些什麼?有什麼想法?”

這個問題,是有些奇怪的,但在李康順看來,周於峰不會停下來,他究竟會乾什麼,想要怎麼發展,李康順現在極其好奇!

“以後啊...”

周於峰的表情變得凝重,想了想後,徐徐說道:“李哥,現在華夏與米國的蜜月期,我是冇有安全感的。”

李康順冇有周於峰的上帝視角,這一句話,他是理解不了的,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著周於峰,呢喃道:“什麼意思?”

“目前一些科技的發展,我國在一批優秀科學家的帶領下,是飛速進步的,某些重要的技術與米國那裡相差地並不多,假以時日,是能夠敢追上去的。”

周於峰話語低沉地說著,表情凝重,直視著李康順的眼睛:

“但是隨著我們兩國之間的貿易往來越來越頻繁,“造不如買”的熱潮也已經掀起,從此也就停止了一些重要的研發,我現在不想讓這些研發停止下來,所以以後打算入資這一些的。”

話畢,包間裡再一次陷入了沉寂,李康順在消化著周於峰的這些話,其實心裡是有些不理解的。

這樣做意義在哪裡?操心這些乾什麼?很難理解透徹!

“哦,嗬嗬。”

李康順輕笑了一聲,拿起酒杯後,與周於峰碰了一杯,兩個男人一飲而儘。

周於峰心裡清楚,李康順並冇有聽明白,所以放下酒杯之後,又補充道:

“之後還會成立一家貿易公司,主要與米國人做一些生意。”

“這樣啊,於峰,你冇問題的。”

李康順輕笑一聲,淡淡說道。

隨後再聊起一些瑣事時,周於峰有些心不在焉了。

親自走一次這個時代,那些事情,是需要自己驗證的,“造不如買”的熱潮,是不是米國那邊的謊言。

畢竟自己是看過未來的,2020年的米國是什麼樣的態度,那層偽裝的麵紗已經被掀了下來。

所以,能夠回到這裡,在這個年代,是一定要改變未來的一些軌跡的,不然又會有什麼意義呢。

“來,李哥,繼續喝。”

周於峰繼續與李康順喝著酒,心裡的事情也就不再去想。

然而,男人此時的決定,卻是動了嫉惡如仇沈佑明的蛋糕!新仇舊恨要一起算了!

......

到了下午時,李康順和徐允能等人也就離開了花朵服裝廠,周於峰和馮喜來送著黑色轎車離開。

等到黑色轎車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後,周於峰扭頭看向馮喜來,笑著說道:“馮叔,去山上走走。”

這個時間點?

馮喜來稍有停頓後,點頭答應了下來,眼下手頭上的工作是正多的時候,想必周廠長是要交代給自己一些重要的事吧。

去山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