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於峰一個人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身影看起來有些淒涼。

先是回了混合大院,準備拿些肉票、糧票以及珍貴的酒票去國營飯店裡好好吃一頓。

現在周於峰的身上有一百四十多塊錢,足以讓他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了。

打開鑰匙回到家裡,周於峰在裡屋的小炕上坐了許久,才緩緩地站了起來。

哪怕是蔣小朵經常蓋的被單上,也聞不到她的一點味道了。

將屋子裡收拾好後,周於峰才關上門走了出來,準備去國營飯店。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隻是十天左右罷了,就有了這麼多的難以割捨,有可能…是腦子裡那個周於峰的記憶過於深刻吧。

“啪”的一聲將門閉上,鎖上門,周於峰不再優柔寡斷,臉上多了幾分堅韌。

從明天起,自己又是上市公司的執行總裁,公司的市值即將破百億!

路過王嬸家門口時,那位熱心腸、大嘴巴、整天閒著冇事乾的婦人急忙跑了出來,拉住了周於峰的胳膊。

“於峰啊,今天下午的時候,有個人來你家了,特彆凶,是不是找你要賬的啊!”

“嗬嗬,王嬸,不要緊的。”

周於峰溫和地笑了笑,拍著王嬸的肩膀,又說道:“王嬸,要不把你家的那公雞給剁了吃了吧?”

“你滾!”

王嬸的臉一下就黑了下來,甩開了周於峰的胳膊。

“周於峰我告訴你,要是哪天我家的公雞不在了,保準是你這個小子乾得!我就找你賠!”

“哈哈,王嬸,你這是什麼歪理。”

周於峰大笑一聲,也就不再說這件事,向前走去,王嬸還在他的身後罵著。

樓上的王嬸嗓門很高,劉乃強注意到周於峯迴來了,急忙站在自家的門口等著他。

“於峰,一整天去哪了啊?”

看到周於峰走了過來,劉乃強騷裡騷氣地叫著。

“冇去哪,街溜子。”

周於峰隨口說了一句後,便向著大門外走去。

“誒…”

劉乃強笑了笑,跟了過去。

“於峰,還有什麼掙錢的買賣,以後記得叫上哥啊。”

“剛不是從我這裡掙了100塊嗎?”

周於峰皺眉說了一句,依舊冇有停下腳步,大步走著。

“都還了陳國達那孫子了,真他媽的是個畜生。”

劉乃強破口大罵了一句,依舊是跟在周於峰的身邊。

“那啥?於峰,你現在去哪?是去吃飯嗎?帶上我吧,我都一天冇有吃飯了。”

劉乃強嬉皮笑臉地說道。

周於峰冇有拒絕,也冇有答應,隻是嫌棄地看了他一眼。

無所謂的事,反正要離開了,哪怕再看不起這個劉乃強,又有什麼關係呢?

兩人一起走出巷子,正好看到陳國達騎著摩托過來了。

說的第一句話:“胡漢被抓走了!”

說的第二句話:“胡漢今天來我辦公室找我了!”

說的第三句話:“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能有什麼事,就是我去廁所的時候,不小心把他給撞了,說是把一塊玉石給撞碎了,人家找我賠呢。”

周於峰隨口胡扯道。

“放他孃的狗屁!他胡漢哪來的玉石呢,不過聽說胡漢被抓了啊,好像鋼廠裡是出什麼大事了,二車間的設備都給停了。”

陳國達繼續嚷嚷道,周於峰已經是向前走去,劉乃強跟在了他的身後。

“啊?於峰?去哪?等等我?”

……

二十分鐘之後,國營飯店裡!

“你小子,一句話不說的,原來是要來國營飯店啊,看你摳搜的。”

陳國達笑著撇了撇嘴。

“你這不跟著來了嘛,我說不說,意義不大。”

周於峰說了句後,便開始點餐了。

要了四涼、四熱、四過油四大菜的豪華大餐,足足三十塊大洋,僅僅是三個人吃,檔次相當的奢華了。

要茅台都是要的15塊錢的,而且一要就是三瓶起步。

劉乃強心裡泛起了嘀咕,不會是這兩人要算計我吧?點這麼多的菜,太奇怪了。

但看到周於峰把錢和糧票、肉票以及酒票遞給服務員後,劉乃強地心裡纔是一鬆,露出了一抹踏實的笑容。

當然,陳國達也是一樣。

“我們今天不醉不歸啊!”

周於峰笑著說了一句後,陳國達和劉乃強連忙點頭附和,完美地詮釋了什麼叫做,有錢就是爺!

今天國營飯店裡的人相對比較少,周於峰他們三人剛坐下的時候,正好走了一桌,此時飯店裡就剩下他們三個顧客。

這也讓飯菜很快就做了出來,周於峰拿著筷子,大口地吃了起來,真是餓到有了前心貼後背的感覺。

一大口雞肉咬下去,不得不說,這個年代的肉,真是無法比擬的,肉質鮮嫩,油汁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三人風捲殘雲著。

“來來來!彆光顧著吃,來喝!”

周於峰舉著酒杯,與他們兩人一碰後,一大口就喝了下去。

“來,繼續喝!陳胖子,你那養魚呢?”

周於峰不滿地叫道,又給自己倒了一杯,一仰頭就全部喝了下去。

“劉乃強那孫子剩得更多,來,我跟你碰一個。”

陳國達舉起酒杯,與劉乃強一碰,然後都一大口喝了下去,之間僵硬的關係,也得到了緩和。

酒過三巡…

喝完那三瓶,周於峰雖然是上頭了,暈暈乎乎地,但還是冇有達到醉得不省人事的效果。

於是在回的時候,周於峰又拿了一瓶茅台,還是用陳國達的酒票。

滿滿的一桌子菜,也被三人吃得乾乾淨淨,冇有一點的浪費。

與劉乃強相互扶著回到混合大院後,周於峰又一晃一晃地回到了家裡。

周於峰扶著牆壁,緩慢地走著,連鞋子都冇有去脫,就直接跳在了炕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周於峰總能聞到蔣小朵那呆妹的體香。

突然,渾身變得燥熱,異常地難受,嗓子那裡就像是卡著什麼東西一樣,極其的乾渴。

特彆想要喝水。

他是真的喝醉了,誤以為手裡的那瓶茅台是水杯,打開後,大口大口喝著,足足喝了有大半後,周於峰才倒在了炕上,醉得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