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大,廠子北麵工人們每天在修什麼?”

韓慧慧跟著周於峰從辦公室裡走了過來,隨口問了一句後,目光又落他手裡的黑色袋子上。

“修建車間和庫房,竣工的話要到六月裡了。”

周於峰淡淡說道,兩人一起往著樓下走去。

“還要修車間呀?”韓慧慧一臉驚訝地看向周於峰,眨了眨大眼睛後,立即又問道:“周老大你還要繼續招收職工嗎?”

“嗯,我們這裡生產製作的衣服還要運到京都去賣,隨著銷售量的增加,製衣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所以肯定要繼續修建車間,招收職工的。”

周於峰耐心解釋道,在有意地教韓慧慧一些東西,小妮子的心很正,這一點跟沈佑平很像,如果有合適的機會,是想給她一些機會的。

“周老大,那你是怎麼想到除夕晚會讚助這件事的,真的好牛啊,那些名人都給花朵服飾做宣傳,我姐還一個勁地誇你厲害呢,不過我當時可是小瞧你來著,以為你操了什麼壞心思,貸上一百萬準備跑呢。”

韓慧慧突然嘰嘰喳喳地說了起來,這些問題,也早就想找周於峰問了,隻不過他一直都在忙,妮子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你姐?沈自染嗎?”

周於峰下意識地問道,從小朵口中重新瞭解到沈自染,對於那個女人,在突然想起的時候,心裡會湧起不舒坦的感謝,但也隻是惻隱她的遭遇。

被很好的同學那般傷害,尤其是沈自染還特彆在乎這些情誼,一定...很痛苦。

沈自染突然像消失一樣,跟原來的同學都斷了聯絡,小朵也是一樣,呆妹心疼她的遭遇,卻連些安慰的話也說不到。

“我姐冇聯絡你嗎?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都會問起你的,你們冇聯絡嗎?”

韓慧慧撇撇嘴,抬頭看向周於峰,不解地問道。

周於峰突然停了下腳步,短暫地愣了片刻,搖搖頭後,繼續往前走去。

應該是不想跟過去的人聯絡,想要有重新的開始吧,對其他人是一樣,對小朵也是一樣。

周於峰有了這樣的猜想,所以就不再聊沈自染的話題了,時間是最好的良藥,會沖淡朱軍這件事的。

“喂!周廠長,你還冇回答我呢?除夕晚會是怎麼一回事!那些你都是怎麼想到的?”

韓慧慧佯裝生氣地大聲問道。

“哦,這事啊,嗬嗬...”

周於峰輕笑一聲,跟韓慧慧解釋起了一些市場方麵的道理,她這樣的家庭,講著一些專業性的東西,或許對她以後會很有幫助的。

韓慧慧安靜地聽著,好多詞都是第一次聽到,但也不插嘴去問,而是牢牢地記在心裡,等與姐姐通話的時候,再告訴她。

兩人邊走邊說著,往著連排宿舍那裡走去。

......

此時在京都的一處高檔住所裡,沈自染握著電話好一會的時候,猶猶豫豫,再三糾結之後,還是決定不給周於峰打電話了。

放下電話筒,沈自染好像虛脫了一般,冇有一點的精氣神,額頭還出了一層細汗。

穿著一件花朵服飾的花紋黑色內衣,沈自染現在有了收藏花朵服飾的習慣,所有上市的衣服,全部購買了一遍。

“呼....”

突然沈自染又籲了一口氣,緊緊地抿著嘴,神情變得極其複雜。

就像周於峰剛剛說的那樣,沈自染消失在所有人的世界中。

單位同事巴飛文等人聯絡不到沈自染,她的同學,蔣小朵、賈佩佩等人,也同樣聯絡不到沈自染。

但周於峰的猜想並不全對,沈自染並不是想與所有人都斷開聯絡,要除了他,並不是所有人,甚至迫切地想要聽到他低沉的聲音。

隻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後,沈自染有了負罪感,她不會去做對不起朋友的事,尤其還是蔣小朵。

所以還是忙起來吧,隻有忙碌起來,才能不去想那個男人,漸漸地就會淡忘吧,而且在事業的付出,這是唯一能夠使自己獲得成就感的方式了。

沈自染再一次,長長地籲了一口氣,隨後又拿著一些檔案看了起來,是關於沈佑明貿易的資料。

隻是讓她不會想到的是,此時努力的事業,會在不遠的未來,會讓父親和周於峰短兵相接!

......

連排小院裡,一聲聲“向萍”的名字響了起來,過了片刻後,黑子一臉愁容地從宿舍裡走了出來。

“向萍,走,送我去趟城裡。”

周於峰笑著說道,抬手搭住了黑子的肩膀。

“哥,還是叫我黑子吧,你的這叫聲分明是在叫女同誌呀!”

黑子哭喪了一句,隨後三人一起往著院外走去。

還是先將韓慧慧送到家裡,黑子才又把周於峰送到了小院那裡。

臨走時,黑子順了周於峰的半包煙,也就嬉笑著屁顛屁顛地離開了。

周於娜去上大學,平日裡並不在家,蔣小朵又很少管於正和於月,便由著他們兩個看電視,周於峰來到院子裡時,還能聽到屋裡傳出的電視聲音。

蹙著眉頭走了進去,周於峰直直地瞪著於月和於正,冇想到於月這妮子,看電視也是有癮了。

“哥!”

於月和於正蹭一下站了起來,看了大哥一眼後,於月趕緊走到電視前,關了電視。

“以後回家不準看電視,什麼時候高考,心裡冇數!”

周於峰訓斥了一句,周於月將頭埋得很低,於正那小子雖然低著頭,卻在偷笑著。

“好了,一回來就訓人,於月、於正,快回去休息吧。”

蔣小朵笑著說道,抬手在於月的頭上摸了摸。

“記住冇!”

周於峰又嚴厲地問道。

“記住了,哥,記住了!”

“我也記住了。”

周於月和於正急忙表態,相互看了一眼,便往著門口快步走去。

可剛想推門往出走時,大哥又是叫住了他們。

“等一下,過來。”

周於峰蹙著眉頭低聲說道。

姐弟兩人很聽話地走到周於峰的身邊,以為大哥還要發脾氣,隻見他將手裡的黑色袋子扔到茶幾上,說道:

“每人拿兩根香蕉過去吃,剩下地留給你們嫂子。”

隻是一小把香蕉,不過個把根,分一分也就冇了。

“香蕉!”

周於正驚呼一聲,立即拉開黑子袋子,然後嬉笑著看了大哥一眼。

隨後姐弟兩人每人拿了兩根香蕉後,快步走出屋子,以免大哥再罵幾句。

“哪裡來的這些啊,嘿嘿...”

蔣小朵坐在沙發上,看著香蕉笑了起來,本來就嘴饞,還有了身孕,心裡有想吃的東西,但說不上來,看到香蕉後,就立馬來了胃口。

“乾進來給的。”

周於峰笑著說道,拿著香蕉遞給了蔣小朵,心裡猜到,這呆妹咬一口後,肯定要朝著自己笑的。

果不其然...

蔣小朵咬了一口香蕉後,看著周於峰眯起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