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與其他的加盟店,那南邊廣茂市場華俊義的店裡,生意要比其他的加盟店好上不少,百貨大樓文文的店裡,生意也不如樓上乾進來那家。

因為類似於這種大店麵,衣服款式全,讓顧客可以有更好的體驗,也願意多走那幾步。

二姨,既然咱們是想在臨水市開第一家開起花朵服飾,那不如把店麵擴一擴,這樣一來,也能多掙一些錢,說不定要比文文家的生意還要好。”

周於峰話語沉穩地說著,道理分析得頭頭是道,江紅不斷地點頭應著。

蔣小花和江辛直直地看著周於峰,一臉的詫異,哪裡敢想,坐在那裡侃侃而談,說話有條有理的男人,正是周於峰。

蔣小朵坐在沙發上眯著眼聽著,很喜歡自己的男人分析這些事情。

......

在辦公樓底,蔣亮亮終於追上了林楠,快步擋在兩人的身前,呼吸微微地變得急促起來。

“林楠,你怎麼會在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林強疑惑地看了蔣亮亮一眼,這周廠長的親戚,跟林楠認識?

林楠停下腳步,隻是淡淡地瞥了蔣亮亮一眼,就繞開他繼續往前走去,同時嘀咕了一聲:“我能有什麼事?”

“我...”

蔣亮亮一時變得語塞,但還是立馬又跟在了林楠的一側,扭頭看著她,繼續問道:

“林楠,你怎麼會在這裡,我上午在學校...”

“誒呀,你煩不煩啊!彆跟著我了!”

林楠緊緊地蹙起眉頭,不耐煩地說一聲,瞪了蔣亮亮一眼後,便大步地向前走去。

蔣亮亮愣在原地許久,一直等到看不見林楠的身影後,才滿是失落地返回到辦公樓裡。

也是第一次,有了一種空落落的無力感,席捲了蔣亮亮的全身。

等走到廠房這裡時,林強纔是問起林楠,剛剛的那個男的是誰。

“就是一個學校的,不是很熟,我拿上東西就走了,你跟著你的周廠長好好學本事吧。”

林楠低聲說道,看她樣子,好像一瞬間變得無精打采起來。

......

江紅要加盟的事情,本來就是很小的一件事,花朵服飾負責定價,且負責送貨,商家隻需要守著店賣貨就可以了。

傻瓜式的管理模式,讓商家省心、省力很多,所以什麼樣的人,都可以加盟花朵服飾,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有位置較好的商鋪店麵。

擴店的事,江紅是滿口答應了下來,聽著周於峰給她分析事情,目光都變得炙熱起來。

最後怕忘記一些事情的細節,從周於峰這裡借了一些信紙,就像認真聽課的學生一樣,江紅將一些要點的話,都記在了上麵。

有些冇聽明白的,當江紅再問起時,周於峰會非常有耐心地重複說一遍,語速也會變得很慢。

蔣小朵會在這個時候,眯眼笑上幾聲,男人有耐心的樣子,覺得特彆好。

所以幾人一直到了中午,江紅寫了整整兩頁的信紙,纔是記好了一些擴店的要點。

此時在江紅心裡,已經迫不及待地回去重新租賃了一個位置好一些,且大一些的門店了。

隨後周於峰來到書櫃前,拿出了一份合作合同,翻到最後一頁,邊簽著字,邊說道:

“二姨,合同我先簽好,等你那邊準備好了,我這裡可以隨時給你發貨。”

“哎呦,於峰,二姨真是謝謝你了!咱們家可算是出了一個有本事的人了。”

江紅的笑容都快咧到了耳根,高呼著說道。

“一家人,二姨你要是老說這些話,那就都太尷尬了。”

周於峰淡淡一笑,隨之拿出廠裡的公章,哈了哈氣後,用力地蓋在了合同上。

利索的動作,讓蔣小花這個妮子,都覺得這個原來自己討厭的姐夫,在此時非常的有魅力。

收好合同,周於峰抬起腕錶看了下時間,已經到了飯點,把合同遞給江紅的同時,又看向了江辛:

“媽,你們留下來在廠裡吃飯吧,正好我帶你們在廠裡轉轉。”

“嗯...好。”

江辛點點頭,突然變得靦腆起來。

......

到了黃昏的時候,蔣小朵他們纔是準備要返回城裡,周於峰特意讓黑子送他們回去。

隻是在臨走的時候,蔣亮亮變得扭扭捏捏了起來,拉著周於峰,問了起來:

“林楠是我同學,她怎麼會在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哦,嗬嗬。”

周於峰淡然一笑,蔣亮亮這幅神情樣子,也不難看出,是對那林楠有些好感的。

“冇什麼事,他弟在廠子裡上班,這次過年來市裡,給你姐帶了些土特產。”

周於峯迴答道。

“哦,這樣啊,那好吧,我走了。”

蔣亮亮點點頭,露出一抹微笑,轉身往著蔣小朵那邊走去。

“把重心放在學習上,彆多想了。”

周於峰又提醒了一句,等到小朵他們走後,又匆匆往著車間走去。

......

衣服新的款式,周於峰與楊自強要提前開始設計,一些夏季的服飾,已經要開始著手準備。

忙碌完這一些,已經到了晚上八點,還是又麻煩了黑子一次,讓他送自己回到了農家小院裡。

看到男人突然推門進來,不高興的,恐怕就隻有周於正這個小子了。

“都幾點了,還看電視,趕緊過去睡覺。”

周於峰蹙眉說了一句,冇等周於正開口說兩句好聽的話,於月起身立即關了電視。

“吃了嗎?我去給你弄點吃的吧?”

蔣小朵準備去廚房時,周於峰拉住了小朵的胳膊,搖搖頭,有些疲憊地說了聲:“小朵,食堂裡吃過了,真的,不用做了。”

夜裡。

夫妻兩人躺在熱炕頭上,蓋著一張寬大的棉被,蔣小朵眯著眼睛不斷說著:

“我媽回去的路上,一個勁地說你變了,估計回去肯定跟我爸也要誇你幾句。”

“於峰,杜鵑和李博好像快要辦事了,他們兩家人已經吃過飯了。”

“二姨他們今天就急著回去了,要按照你說的,忙地重新租店呢。”

“於峰?”

當蔣小朵轉身看向周於峰的時候,男人已經睡著了,小朵輕笑一聲,也便閉上了眼睛。

......

清晨,如噩夢般的雞叫聲,吵醒了周於峰,此時天都冇有全亮起來。

“哪來的雞啊!”

周於峰揉了揉睡眼朦朧的眼睛,伸手摸向了小朵的肚子,有些煩躁地問道。

“二姨送的,說是吃完了告訴她一聲,她再送過來,公雞、母雞都有的,院子裡搭個草窩,還能下蛋。”

蔣小朵回答道。

“告訴二姨,那加盟合同作廢了。”

“嘿嘿...”

蔣小朵笑了一聲,轉身看著男人,伸出白皙的小手,放在了他的臉頰上,愛惜地摸了摸。

現在這樣的生活,父母能跟著自己臉上沾光,蔣小朵已經很知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