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四年,一月二十四日,京都,陰天,距離春晚演出還剩七天!

在今天上午九點,相關的領導就抵達了京都電視台,確定演出節目的最後事宜。

周於峰跟著巫宏俊,也很早就來到了京都電視台裡,幫著工作人員收拾好排練室後,便站到靠著門口的角落裡,等待著,這最重要的一次彩排開始。

隻要這次過了,節目的內容就不會有所改動,一切也就塵埃落定,且板上釘釘!

隨著相關人員們的悉數到場,準備出演的工作人員在後台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庚英毅和巫宏俊,與相關領導坐在舞台下方的座椅那裡,彼此間笑著聊著天,兩位也是神情自若,完全看不出有一點緊張的情緒。

區彆於周於峰,後者有太多的期盼,也在這件事上投入的極大。

之後的某一瞬間,隨著舞檯燈光亮起,也宣告著彩排正式開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舞台之上!

偌大的大廳裡瞬間就變得鴉雀無聲,原來嘈雜的聲音瞬間就消失不見,周於峰在此刻甚至都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手心裡也溢位了汗珠。

首先是兩位主持人入場,周於峰的注意力都在他們的衣服上,花朵服飾在燈光的映照下,更是光彩奪目!

尤其是趙老師的那件男款服飾,穿在他的身上,更是有氣質。

此時看著他帥氣的麵容,不得不感歎,歲月真是一把手術刀!

節目生動地表演著,每一位演員的表情都非常到位,熱情且充滿活力,尤其是到了小品的**,《香菸宇宙牌》,更是引得台下的人大笑連連,不禁地鼓起了掌。

這個時候,周於峰也不由得掛上了一抹笑容,嘴裡也唸唸有詞,花朵服飾,地球人都知道!

真的很誇張!也很容易讓人朗朗上口!

節目循序漸進地演出著,主持人感謝花朵服飾讚助的那一段,周於峰心都是揪起來的,蹙著眉頭,探前身子,注視著前排觀眾的表情變化。

並冇有不悅的神情,嘴角淡出一抹笑意。

再之後,又來到了演出的另一個**,未來的兩位老藝術家,快步地走到了舞台的正中央,所表演的節目是《吃麪條》!

彆具匠心的表演,從兩位老師的第一個表情,就一下吸引了人們的目光。

一個節目,也會因為是誰來演出,而把節目提升到更高的檔次,陳老師和朱老師就是這樣的人。

節目生動地表演著,很快到了花朵服飾廣告植入的那裡,隻見陳老師往後一跳,雙手指著自己,富有激情地說道:

“看我!穿上花朵服飾!你的眼裡就隻有我!”

話落,立即就引起了台下觀眾們的一陣笑聲,也在這一刻,周於峰緊繃的神經一下就鬆懈下來,長籲了一口氣後,坐在了台階上!

這個時候,巫宏俊扭頭向周於峰望了過來,目光對視上後,向著他點頭微笑。

《吃麪條》的小品也通過了!

......

全部的彩排結束後,周於峰留下來幫著收拾後台,巫宏俊找到他,一臉愉悅地說了起來。

“於峰,加的那些台詞都通過了,你就塌心吧,春晚演出會以這次彩排為主,不會有任何改動了。”

“嗯,感謝您!”周於峰放下手裡的抹布,謙卑地鞠了一躬。

“你小子彆這樣!”

巫宏俊蹙了下眉頭,在周於峰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但很快就又掛上了笑意,匆匆說道:

“我中午和庚台長要招待領導們去餐廳吃飯,你小子可彆偷偷地溜回浙海市,你郝姨準備了一些菜,等你晚上回去一起吃,下午你就先去忙你店裡的事,不用待在這裡了。”

此時外麵有人叫著巫宏俊的名字,巫宏俊表情認真地又對周於峰囑咐了一句:

“記住啊,你小子可彆偷溜回浙海市。”

“嗯,巫叔,我不會走的,正好我也有事跟您說!”

周於峰低聲說道,表情變得凝重。

不過此時巫宏俊並冇有注意周於峰的細微變化,向著他笑了一聲後,轉身快步走出了後台。

周於峰望著巫宏俊離開的方向,目光變得迷離,呆呆地站在那裡,甚至連一旁的人叫他的名字都冇有聽到。

......

上午忙碌完,周於峰冇有心情去吃午飯,來到直營店,跟李博、儲和光等人,說了些重要的事後,便急匆匆地離開。

隨後周於峰來到京都的百貨大樓裡,準備給巫叔、郝姨買一些東西,隻有這樣,給予地多一些,心裡纔會輕鬆一點。

慢慢的,夜幕降臨!

周於峰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來到巫宏俊家裡,郝秀梅打開門,看到他手裡提著這麼多東西,不免蹙著眉頭開始責備:

“於峰,這些東西是給誰的,我可告訴你啊,我一件都不要。”

“嘿嘿。”

嬉笑了一聲,周於峰從門縫中擠了進來,又將手裡的東西放在了腳底。

又往屋裡探了探身子,問道:“巫叔不在家裡嗎?”

“這個點本來早就該回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單位臨時有事。”

郝秀梅抬頭看了眼掛錶,但眉頭始終是皺著的,隨即看向周於峰後,說道:

“於峰,這東西我可跟你說清楚了,我一丁點都不要。”

“嗬嗬,我明天就要回浙海市了,您給我做什麼好吃的了。”

周於峰笑了一聲,冇有回答郝秀梅的問題,打著馬虎眼。

來到客廳裡,巫靜雲也在,兩人習慣性地輕點一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之後郝秀梅鑽到廚房裡繼續做飯,期間一直會嚷嚷上幾句,讓周於峰把東西帶回去。

周於峰坐在餐桌前,眉頭緊鎖,不時的,會向著窗外望上一眼,黑漆漆的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楚。

怎麼巫叔還不回來,心裡忐忑不安...

......

時間回到下午六點!

中午在餐廳裡吃過飯後,巫宏俊就一直在台裡忙著一些事宜,等到下午下班的時候,才推著自行車,往著家中走去。

心裡想著要與周於峰一起吃飯,便加快了些步伐。

低著頭,很快走出了台裡,推著自行車,小跑了幾步,一隻腿跨過座椅,剛準備向前騎行時,聽到有人叫著他的名字,聲音洪亮。

巫宏俊停下車子,扭頭向後一看,原來是陸德廣,怪不得聲音這般熟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