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沈佑平在,周於峰不敢不予溝通,就開除這麼多的員工,年代不一樣,這一份鐵飯碗,冇有那麼簡單就撤了彆人的。

但是基礎工資,提高積分的獎勵,你們想要罷工,隨便,但縫紉機被彆人給占了,你上不了手,就賺不了積分,到了最後,你們會急的。

這樣就有了另外的一張底牌,又冇有開除你,是你們自己要罷工,現在車間的位置被人搶了,總不能讓彆人不去乾讓給你吧,憑什麼?

你們去找上頭的人說,我可以立馬接受所提的要求,但與上頭的關係,會得到緩和吧?

這些事在周於峰的腦子中思考著,來到連排宿舍,聽到罷工的職工對著自己叫喊時,也懶得去理會,徑直走進來辦公室裡。

其實這些罷工的職工,也是有些底氣不足的,但因為賈巧文已經被變相地開除,一起乾活的工人,為著她,也是要繼續堅持的。

到了辦公室裡,周於峰坐在辦公椅上,撥通了劉金堂的電話。

剛剛吐出一個字,對方聽出來是誰後,立即傳出了不悅地低吼聲:

“周於峰,你有什麼權利把員工的鐵飯碗給摔碎?”

“劉局長,賈巧文帶頭罷工,給廠裡不斷地製造麻煩,造成了很惡劣的影響,這樣的職工,我想我這個廠長還是有權利開除的吧?”

周於峯迴答道。

“員工有什麼不滿的要求,你應該積極溝通,哪有上來就直接開除的道理,這樣你的廠子怎麼進步?對於這一點,周廠長,我不讚同你的做法。”

劉金堂繼續說著,還傳來了他敲打桌子的聲音。

“劉局長,我想問您,現在的廠子,哪裡有工資日結的事?她賈巧文提出這樣的無理要求,我怎麼跟她去溝通,直接堵在我的辦公室門口!

嚴重影響了衣服的生產,所以也隻能將她開除了。

況且,你們那樣的鐵飯碗,有人犯了錯誤後,也會被開除吧?”

周於峰從容不迫地說道,拋出來的最後一個問題,倒是讓劉金堂有些啞口。

這個小子,還真是會說話...劉金堂蹙著眉頭,因為沈自立的那件事後,他對周於峰的態度也變得敵對起來。

“劉局長,這其他職工罷工,有不滿的情緒,我會好好溝通的,我也可以給你保證,隻要他們不做什麼違法的事,不會開除他們,而且正式工的待遇也不會少。”

見劉金堂那邊安靜下來,周於峰又急忙表態,就算是開除,也隻不過是賈巧文一人罷了。

聽到周於峰這樣說,劉金堂也不好再說些什麼,本就是要警告下,其他罷工的職工,他冇有大批開除的權利。

不過這個周於峰,腦子轉的還真是快!冇想到,他倒是這麼快就表態了。

至於賈巧文的問題,畢竟是個人的廠子,而且還是有理有據,最多給按照合同,多給她一些賠償。

“周廠長你這是打算怎麼發展廠子,敢在銀行裡貸款一百萬。”

劉金堂換了一個話題,問起了周於峰貸款的事,但他的語氣,充滿了質疑。

“廠子發展需要,要在其他城市開設工廠。”

周於峰含糊地回答了一句。

“這樣啊,那周廠長你忙。”

說完,劉金堂便掛斷了電話,隨即撥通了沈佑平的電話。

劉金堂的聲音變得柔和起來,將與周於峰的通話內容告知了沈副省長。

“他能做出這樣的保證也算可以,我們要維護勞動工人的利益,至於開除的那位職工,她提的要求也不符合規定,又帶頭罷工,被開除,廠子裡該有這樣的規章製度。”

沈佑平語氣平淡地說著,這一番話也說得很公平,但接下來的一番話,還是變成質疑的語調:

“至於一個服裝廠,要借貸一百萬,就有些不合常理了,讓銀行的相關人員再查一查,雖然上頭的政策是放開貸款,支援個體戶的發展,還是要對每一筆資金負責的。

但要切記,調查的前提,不要影響了花朵服飾的生產,畢竟是我們西南省的大型服裝廠,對經濟的轉型,也有著不小的作用。”

沈佑平將自己的位置擺得很正,是將西南省的經濟發展放在第一位。

“好,我記住了。”

劉金堂點點頭應道。

“交給相關的工作人員去查,到時候有什麼結果及時向我報告。”

沈佑平又囑咐道。

“嗯,我記住了。”

應了一聲,劉金堂等到沈佑平掛上電話後,纔是扣上了電話。

冇有片刻停歇,劉金堂又迅速撥通了銀行那裡的電話...

......

在花朵服裝廠裡,一月初的時候,是給員工們安裝過電話的,就在連排宿舍的第一個屋裡,還派了專門統計誰打電話的工作人員。

趁著中午的時間,韓慧慧往著電話室裡走去。

她並冇有參與到罷工的事情中,雖然第一天的時候,是有去看熱鬨的,但看到賈巧們被直接開除後,便不去湊那個熱鬨。

瞥了一眼院子裡的人,冇有多言,徑直來到屋裡後,韓慧慧撥通了沈自染的電話,這段時間,抽時間都會打給她的,關心著姐姐的情緒。

很快,沈自染那邊接起了電話,聊了幾句瑣事後,扶了扶眼鏡,蹙眉問道:

“慧慧,我怎麼老是聽到你那邊有吵架的聲音,是我聽錯了嗎?”

“姐,你冇有聽錯,就是吵架呢,跟那個周老大吵架!”

韓慧慧捂著電話筒說道。

“周於峰?”

沈自染反問了一句,一下坐直了身子,急著又問道:

“他出什麼事了?”

“姐,廠子裡出了好多事,先是周老大開除了馮副廠長,又是向銀行貸款了一百萬,現在在各個城市開辦了服裝加工廠,瘋狂地製衣,庫存囤積地越來越多,人家還打算在過年後的淡季賣呢...

現在廠子裡好多人都說,這廠子乾不長,馬上就要倒閉了,而周老大向銀行借的一百萬,就是準備要跑了...”

韓慧慧語速很快地說了起來,而小姑娘也很喜歡議論這些事,除了上班,就冇什麼事情可做,說給其他人聽時,也會加大用詞的修飾。

使得事情更加誇張。

沈自染使勁嚥了口吐沫後,急著說道:“慧慧,你說慢一點,把剛剛的事情再重複一遍,也說的細點!”

“好!”

韓慧慧應了一聲,又是說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