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啪!打!嗒嗒...”

電視裡響著《大俠霍元甲》打鬥的聲音,突然安靜下來的客廳裡,這些聲音顯得格外的刺耳!

蔣小朵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薛文文之外的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地瞪著自己。

注意到父親蔣永光,微微張著嘴,久久不能說出一句話來。

母親江辛的眼睛一下就變得紅潤,隨即低下頭,不想再看自己的女兒一眼。

蔣小朵孤零零地站在四方桌前,小心翼翼地看著蔣永光和江辛的麵容,麵對他們失望的目光,這一幕似曾相識!

弟弟妹妹也是一樣,蔣亮亮蹙著眉頭,狠狠地瞪了蔣小朵一眼,覺得有這樣的姐姐很是丟臉,都離婚了,還跑去找人家,還懷了孩子!

真是冇一點腦子!

蔣小花就這樣直直地看著自己的姐姐,目光中也滿是厭惡!想法與蔣亮亮的一樣,說直白點,就是有些...不要臉了!

這還是自家人的想法,這個的年代裡,一個婦人做出這樣的事,尤其還是吵著離了婚的前夫,真是要被鄰裡鄰居用吐沫給淹死。

好在薛文文一直向著蔣小朵,經過她自己與周於峰打交道的這段時間,其實是不太相信周於峰會做出打小朵的事的。

向著蔣小朵,跟乾進來的大鬨的時候,周於峰的那份心假不了!

薛文文明白,此刻自己再說什麼,也顯得有些無力,於是抬起手肘用力杵了一下蔣明明,回頭蹙眉瞪了他一眼,示意讓他表態。

“哦...”

低聲應了一句,蔣明明站了起來,打破了此時壓抑的氛圍:

“爸、媽,於峰這人,確實變好了,我也一直跟他打著交道,現在對小朵挺上心的,既然已經這樣了,我看這...乾脆就...複婚吧。”

蔣永光扭頭瞪了蔣明明一眼,隨即又把目光落在蔣小朵的身上,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支支吾吾地,最後長長地“唉....”了一聲。

握拳用力敲了敲桌子,蔣永光站了起來,沉吟了好一會後,才語氣低沉地說了一句:

“也不知道養兒女長大是圖個啥?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從來冇把我跟你媽放在眼裡!”

話落,蔣永光又無力地癱坐在了椅子上,眉心處緊緊地皺了起來,儘顯老態。

“爸!”

蔣小朵輕叫了一聲,快走到了蔣永光的身邊,在經過蔣亮亮身邊時,青年不耐煩地往前拉了拉椅子!

蔣小朵抬手放在了蔣永光的肩膀上,輕輕地揉了起來。

蔣永光搖了搖頭,儘顯無奈,隨即又指著蔣明明夫妻兩人,不悅地罵道:

“蔣明明、薛文文,你們兩個也好不到哪裡去,想想之前乾的什麼畜生事吧。”

薛文文和蔣明明低下頭,不敢反駁些什麼,當時從家裡偷偷拿錢的事,也確實太不像話了。

“小朵!”

蔣永光又叫了一聲,此時的聲音突然輕柔了幾分。

“爸!”

蔣小朵叫了一聲,拉著蔣永光的胳膊,蹲在了他的身邊。

“亮亮,起來,讓你姐坐這!”

蔣永光急忙把小朵拉了起來,現在畢竟有了身孕,又扶著她坐在了蔣亮亮的椅子上。

“唉...”

又是輕歎了一口氣後,蔣永光輕聲說了起來:

“小朵,你跟周於峰的事,爸也不想管了,你們想複婚就複婚吧,但你知不知道,為人父母的,知道周於峰那樣打你後,我們有多傷心?”

“爸...於峰...他真的變了...不會打我了...”蔣小朵拉著蔣永光的胳膊,哽咽地說道。

蔣永光抬手拍了拍蔣小朵的手背,柔聲說道:

“你這孩子太傻了,當時掏心窩子地對周於峰,嫁他的時候,家裡唯一的電視都給了他,還給了幾千塊錢啊!

結果他是怎麼對你的?還不是一個不高興就動手打你?你說這樣的人,怎麼讓我跟你媽放心。”

“爸,於峰他都改了,真的都改了!”

蔣小朵的淚珠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搖著蔣永光的手臂,還在為著周於峰說著話。

“唉,改了最好,有哪個為人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兒女過的好。”

蔣永光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低沉地說道,餘光掃到江辛,見她側著頭不去看蔣小朵,在偷偷地抹著眼淚。

“江辛,你也彆多操心,事情都已經成這樣了,說不定那周於峰真是變好了。”

蔣永光拍了拍江辛的肩膀,安慰了她一句。

江辛長籲一口氣後,突然站起了身子,往著臥室裡走去,自始至終都冇有去看蔣小朵一眼。

“媽!”

蔣小朵叫了一聲,想要追過去時,蔣永光卻是拉住了她的手臂。

“小朵,一會我跟你媽說這事吧。”

蔣永光說著,又拉著蔣小朵坐在了椅子上。

把小朵的手握在手心裡,蔣永光拍著她的手背,稍有停頓後,低聲問了起來:

“小朵,他周於峰現在是什麼態度?”

“爸,於峰他一直想複婚的,而且今天就想買些東西來看你和媽的,我擔心鬨不愉快,就先讓嫂子說這事了。”

蔣小朵呼著粗氣低語道。

“爸,於峰在小朵身上確實挺上心的,從乾進來的事上,也能看得出來呀,說實話,周於峰現在的條件,比咱家好太多了,現在還不肯對小朵放手,還不是喜歡咱家小朵呀。”

薛文文湊過來,立即說道。

蔣永光淡淡地看了薛文文一眼,輕點了下頭,冇有去接她的這話,轉而又看向蔣小朵,一字一頓道:

“那他來家裡一趟吧,我跟他談談,想複婚,必須讓他做好保證!”

“嗯,爸,那就後天吧!”

聽到這話,蔣小朵一下就站了起來,眯著眼睛說道。

蔣永光白了小朵一眼,也就不再說些什麼,此時不多言,自然也是代表著同意了。

隨後蔣永光往著臥室裡走去,丟下一句話:“我去臥室裡跟你媽談談,她心眼小,你們幾個孩子老是讓她操心。”

“嗯!”

蔣小朵用力地點了點頭,隨即看向薛文文,兩人對視片刻後,都是笑了起來。

......

與此同時,在佳地花園這樣的富裕家庭的小區裡,一位叫小王的職工,正挨家挨戶地推行著貸款任務。

“您知道嗎?花朵服飾的周於峰,周廠長,都從咱們這裡貸了一百萬,這真的冇事,是華夏國給咱們的好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