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征兆的,周於峰一拳打在了朱軍的臉上,朱軍立馬齜牙咧嘴了起來,臉上已經凍住,這一拳是鑽心的疼。

“垃圾!”

周於峰咳嗽一聲,一口濃痰吐到了朱軍的臉上,隨後又沉聲說了起來:

“朱軍!你對沈自染好?你彆噁心你爹了,你隻不過是比任何人都聰明罷了。

從上學開始,就對沈自染阿諛奉承,冇有一點原則地百般討好,你對你爹媽這樣過嗎?

那是因為你知道,沈自染能在以後的道路中幫到你,纔沒有一點尊嚴的,無條件地去對她討好!

所以,從一開始,你對她的好,不過是有利可圖罷了!

你跟我作對開始,不就是為了在沈自染麵前表現你自己嗎?

是不是想著,自染,你看,你看不慣的人,我幫你收拾,我是世界上對你最好的人。

朱軍,你不過是最自私的人罷了,想占有所有,更嫉妒彆人比你優秀。

話呢,就到這吧,同學一場,最後心平氣和地交談兩句。”

“嗬嗬,周於峰,但至少沈自染是我的女人了,就算你以後娶了她,也是個...”

周於峰一拳砸在了朱軍的臉上,讓他的話戛然而止,隨後又一拳接著一拳,用力地砸著!

“咚!”

“咚!”

“咚!”

每一下都會傳出悶響,直到朱軍的身子癱軟了下去後,才停了下來。

“馮叔,把他綁起來,下山。”

周於峰喘著粗氣說道。

“於峰,你再打他兩拳,我怕他半路醒了。”

馮喜來蹙眉說道。

“行!”

周於峰點點頭,又是兩拳砸在了朱軍的臉上,使得他全身都抖動了兩下。

看著這一幕,沈自染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從眼眶中流了出來。

周於峰還在壓著朱軍,馮喜來起身找了些床單被褥後,配合著周於峰,將朱軍翻了過來,又將他的手背了過來,就像綁莊稼一樣,死死地給綁了起來。

“丫頭,快起來吧。”

馮喜來想要將沈自染拉起來,可手輕輕地握著沈自染時,這個女人就像瘋癲了一樣,一下抱住了周於峰,躲在了他的身後。

哆嗦著嘴唇,呢喃道:“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走開...快走開!”

“好,好,我走開。”

馮喜來連連點頭,向後退了一步。

周於峰蹙眉看向沈自染,這個女人的精神狀態太差了,不敢在這裡耽擱了。

也冇有多想,脫下自己的外衣,裹在了沈自染的領口處。

“馮叔,你押著朱軍,我們趕緊下山,我感覺她有點不太對勁了。”

周於峰匆忙說道,也冇有多想,抱著沈自染站了起來。

“行。”

馮喜來點點頭,將朱軍提了起來,此時他是半昏迷的狀態,擔心他有所反抗,馮喜來又在他的背上咬牙來了一拳。

“走。”

周於峰說了一聲,走在前麵,馮喜來跟在後麵,兩人隔著的距離不超過兩米。

“馮叔,你一隻手揪著他的領口,小心讓這畜生給跑了。”

周於峰扭頭看了一眼,囑咐道。

“行!”

馮喜來立馬抓住了朱軍的領口,還不忘在他的肚子上再來一拳。

周於峰繼續往山下走著,可突然感覺到,懷中的沈自染竟然是伸出了手,揪著了自己的領口,呢喃道:“救我...救我...”

稍有猶豫後,周於峰還是湊到她的耳邊,安慰道:“冇事、冇事,已經冇事了,一切都過去了,隻是一場夢!”

一邊安慰著,周於峰加快了步伐,馮喜來死死地拽著朱軍,緊跟在周於峰的身後。

朱軍呼吸微弱,隨時好像會暈眩過去一樣。

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終於是一前一後地走下小坡,來到了石子路上。

這個時候,一縷陽光從山頭跳了出來,照在臉上,有一絲溫暖的感覺。

“好了,冇事了,天亮了。”周於峰小聲安慰了一句後,扭頭又向馮喜來喊道:“先回廠裡。”

馮喜來點點頭,加快了些步伐,喘著粗氣,將朱軍的身子往起提了提。

還不到上班的時候,不過早晨八點,從城裡來廠裡上班的工人,要在八點半的時候,纔會趕來廠裡。

來到廠子大門口,周於峰急切地一腳踹開廠子的大藍門,然後背靠著門,先讓馮喜來先推著朱軍走進廠裡後,自己又用腳跟將門給踢上。

“去連排宿舍。”

周於峰向著馮喜來喊了一聲。

“嗯。”

馮喜來應了一聲,渾身上下都出了一層汗,撥出的重氣到了空氣中,形成了厚厚的霧氣。

大步走著,過了廠房後,終於是看到了廠裡的人。

“林強,過來!”

馮喜來向著牆角撒尿的林強大喊了一句。

林強哆嗦了一下,已經是淋到了手上,看著大步走來的廠長和副廠長,擠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提起褲子跑了過去。

看著林強走來,周於峰急忙用衣服將沈自染的臉給擋住。

“馮廠長,您叫我。”林強笑著問道。

“把他抓住,彆讓他跑了,這是個流氓!”

馮喜來咬牙切齒地說道。

“好!”

林強重重點頭,也冇有多想,一把抓住了朱軍的領口。

“林強,把他鎖在連排宿舍的屋子裡,找些人看住,彆讓他跑了。”

周於峰表情嚴肅地囑咐了一句。

“哥,放心,我死都不會讓他跑了的。”

林強連忙表態,又緊了緊抓著朱軍的領口。

三人大步走著,來到連排宿舍的時候,院子裡已經有不少冇回去的工人在院子裡活動起來。

看到林強和馮喜來押著一個滿頭是血的男人後,不由得發出驚歎聲,竊竊私語了起來:

“這是怎麼了?”

“那人傷的好嚴重呀?”

“看起來有點麵熟呀。”

“廠長抱著的是誰?”

“衣服擋著頭,看不清楚!”

周於峰在人群中發現了韓慧慧的身影,向著她大聲喊道:

“韓慧慧,跟我過來。”

“我?哦。”

韓慧慧點點頭,快步跟在周於峰的身邊,不由得心裡緊張起來。

廠長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是有什麼大事呀。

周於峰也不多說話,大步走到自己的宿舍房門前,一腳踹開門後,扭頭看向韓慧慧,低語道:“跟我進來。”

“嗯。”

韓慧慧點點頭,也冇有多問,跟著周於峰走了進去。

“關門,把窗簾給拉上。”

周於峰又囑咐道,然後將沈自染輕輕地放在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