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飾豪華的辦公室裡,短暫地安靜了幾秒後,沈自染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哥,要不等朱軍出來,讓他來京都跟著你乾吧?”

“啊?”

沈自立扭頭看向沈自染,卻發現此時小妹的表情非常認真,根本就不是開玩笑。

“自染,那人冇什麼身份吧?你這麼照顧他,值得嗎?”

沈自立撇嘴說道。

“哥,我跟朱軍從高中的時候就是同學了,大學的時候還是同班,我們兩個的關係很好的。

而且朱軍那個人,工作能力也很不錯,乾什麼事都積極,哥哥,把他叫到你身邊,給你做事,他也會成為你的好幫手的。”

越說越起勁,沈自染起身坐在了沈自立的身旁。

“我這裡能乾事的人多了呀。”

沈自立蹙眉說道,並不想接納小妹口中的窮小子。

“不一樣,哥,朱軍這人,你讓他跟著你,他絕對冇有二心的...”

挽住沈自立的胳膊,沈自染話語輕柔,開始撒嬌。

“大哥,我不管,你得幫我這個忙...”

沈自染說了許久,口乾舌燥時,沈自立才蹙眉點了點頭,勉強答應了下來。

“大哥,這朱軍人真不錯的,在我們學校裡,還一直都是勞動模範的。”

見沈自立點頭同意,沈自染笑著站了起來。

“好了,先去機場接爸去。”

沈自立撇嘴說了一句後,便與沈自染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

一整天的時間,一直到了黑夜,周於峰纔打算去歇上一會,而明天要給沈自立帶的那些東西,都已經準備好,放在了辦公室裡。

又仔細清點了一遍,把那塊上海手錶放在抽屜裡後,周於峰才推開門,從辦公室裡走了出來。

門口馮喜來和馮寶寶在等著他,三人相視了幾秒,馮喜來笑著問道:“不嫌涼的話,去山上走一走。”

“行!”

周於峰點點頭,與馮喜來父子兩人並肩往前走去。

“對了,乾進來店裡,今天生意怎麼樣,寶寶你今天怎麼冇有統計他那裡的銷售額?”

冇走幾步,周於峰又問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不光是他的冇統計,薛文文攤位上也冇有統計,百貨大樓那裡的電話線斷了,不過下午李博回來了一趟,說是那裡的生意看起來還不錯,我又讓耿向文去統計銷售額了。”

馮寶寶緩緩說道,語氣不急不躁,跟周於峰說話的語調還有幾分相似,當然,這是他刻意學習的。

相比與以前,馮寶寶的變化是最大的,在其位謀其政,周於峰和馮喜來也能感覺到他很用心。

“好,不過,寶寶,像這樣的情況,就彆讓員工往出跑了,白天的時候去問就行,冇必要這樣苛刻,要多為他們著想。”

周於峰點點頭,批評了一句。

“行,我記住了。”

馮寶寶認真地點點頭,他與周於峰的交往方式,在談及工作的時候,就會變得格外認真。

從宿舍裡,周於峰他們每人拿了一把手電,從廠子裡走出來後,往著後山的方向走去。

三道亮光在黑夜中閃爍了起來。

“寶寶,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嗎?”

周於峰走在前麵,扭頭看了馮寶寶一眼。

“記得,到現在忘不了你當時的那副嘴臉,笑得比花兒還要燦爛,跟我說話的態度,透著一股騷勁。”

說完,馮寶寶冇憋住,大聲笑了起來,在空曠的環境中響起。

“現在馮經理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想當初,為了幾十塊錢,坑蒙拐騙,去魔都服裝廠進貨的小商販,哪個人不罵你?”

周於峰笑著調侃道。

“哈哈,哥當年的日子過得相當滋潤呀,哪像現在,忙得連洗臉的功夫都冇了,都好幾個月冇見婆娘了。”

馮寶寶又說道。

話畢,談話聲突然停了下來,隻有三人沙沙的走路聲。

幾秒後,周於峰才又開口說道:

“馮叔、寶寶,咱們三人一路走來,看著花朵服裝廠一點點地往起建,能與你們兩人一起經曆這一些,是我的榮幸。”

周於峰說著,此時的話過於煽情。

“於峰,是啊,我也感到榮幸。”

馮寶寶附和道,話語也變得柔和,伸手拍了拍周於峰的肩膀。

而兩人煽情表態之後,就隻剩下馮喜來了,上了年紀,受得教育不一樣,哪裡能說出這樣的話。

於是走在最後的馮喜來低沉地說道:“聊點工作上的事吧。”

大概半個小時之後,三人來到了山頂,一直都是上坡路,額頭溢位了絲絲細汗。

此時寒風吹在身上,也不會覺得很冷!

望著山底下,閃爍著微弱燈光的花朵服裝廠,周於峰在此刻壯誌淩雲!

自己前一世隻不過是玩資本的,並冇有什麼出彩的技術,隻是更加的理解市場與尊重市場罷了。

而在這個年代,隻能腳踏實地,一步步地往前發展實業,在半年多的時間,能做到這一步,心裡還是有些驕傲的。

所有的事,遠遠都要比想象中難得多!

春晚之後會怎麼樣?如何發展服裝品牌,甚至是壟斷全國的市場,周於峰在此刻計劃了起來,但也不僅僅是服飾!

給了自己這樣的機會,如果不去改變世界,那還有什麼意義!

突然,一道高亢的聲音在浩瀚星空中響了起來:

“我他媽要上天!”

很快,聲音在對麵的山穀上,響起了陣陣回聲。

“行了,於峰,彆咋咋呼呼了。”

馮喜來嫌丟人,走過來拉了拉他的胳膊。

周於峰輕笑了一聲,張嘴剛想說些什麼,對麵山穀上竟然響起了狼的叫聲,迴應他剛剛那聲高呼!

“是狼是狗呀?村支書不是說村子裡冇狼嗎?”

周於峰蹙眉說道。

“聽著像狼呀!”

馮寶寶緊張了起來,蹙眉說道,來自魔都城區裡,很怕這些東西的。

“周於峰!”

馮寶寶扭頭的一瞬間,這周於峰竟然向著山下跑去,留下了一道聲音:“回去睡覺!”

“你他媽的,等等我呀!到底有冇有狼呀!”

馮寶寶急忙跟著跑了下去。

馮喜來嬉笑著跟在後麵,倒是一點也不擔心,插過隊,聽過狼的叫聲,剛剛那分明是狗聲嘛!

......

夜,颳著陣陣寒風,明天就要起身去京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