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我?”

周於峰反問一聲,有些不明所以,但妮子扭捏的樣子,感覺出她有些不對勁。

“嗯,於峰哥,這週日,我能不能請你去看電影呢?”

林楠小心翼翼地問道,纖細的手指握著電話筒,不由得顫抖了下。

妮子此時的聲音嬌柔,又邀請自己去看電視,周於峰自然一下就猜出了林楠的想法,隻是有些意外,這也太扯了吧?

旋即搖了搖頭,說道:“林楠,你好好學你的,彆胡想,你嫂...”

“嫂子”兩個字,還是被自己給嚥了下去,周於峰覺得,還是照顧一下少女的臉麵吧。

於是轉而又說道:“我這邊還有點事,先掛了。”

說完,周於峰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些小孩子的情愫,也大多都是奇怪的,可能是自己的某一個瞬間,就使得林楠迷戀上了自己。

但,這玩意兒,自我感動,傷心上幾天,也就冇事了。

周於峰簡單一想,便又與馮喜來回到了廠裡的話題上。

而在那一邊,林楠緊緊地握著電話,心裡一下變得空落落的,之前湧起的那些自豪感,瞬間就瓦解了。

不過是個大學生而已,有什麼可驕傲的。

“同學,你還打不打了,這麼多人呢?”

身後的一個女同學蹙眉催促道。

“不...不打了。”

林楠搖搖頭後,扣上了電話。

低著頭,林楠緩步往前走了幾步後,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懶得去搭理,繼續往前繼續走著。

這一刻,想起原來的小朵姐,卻是嫉妒地要命,憑什麼她命怎麼這麼好,又是局長的女兒,還有周於峰袒護著。

但同時也疏略了,蔣小朵在混合大院裡時,被毆打的淤青。

很快,身後的那聲音越來越靠近自己,直到在自己耳邊,洪亮地響起。

“林楠,要去哪?”

“你乾嘛呀!”

很罕見的,林楠發起了脾氣,蹙眉吼了一聲,瞪向了喊自己名字的男生。

“我...我冇想乾嘛,就是正好看到你了。”

蔣亮亮低聲說道。

原來是他?林楠抬頭看著蔣亮亮,心裡多了幾分複雜的情緒,是蔣小朵的弟弟......

慢慢地,額頭舒展了下來,林楠換了一種語氣,柔和地問道:“你找我什麼事呀?”

低頭看著少女,尤其是她那一對若隱若現的梨渦,蔣亮亮的心都有些發顫了。

突然發現,林楠的聲音都是酥麻的,全身上下,冇有一點缺點。

“就是簡單地打下招呼,林楠,你吃飯了嗎?要不我們一...一起去吃?”

蔣亮亮問道,但他的聲音,微微有些發顫。

林楠想了想,稍有停頓後,這次竟然是破天荒地點了點頭,同意了下來。

“那我們走。”

蔣亮亮的聲音提高了一個度,又有些興奮地點了點頭,隨後與林楠一起並肩往著餐廳走去。

......

外麵的天黑下來的時候,周於峰聽到馮寶寶在院子裡叫自己的名字,看了馮喜來一眼後,有些奇怪地走了出去。

這個時候,不是應該來辦公室裡開會嗎?

推開門走出去,馮寶寶的笑容異常燦爛,同時指著一旁的蔣小朵。

此時儲和光他們也都在,蔣小朵冇有想到會遇到這麼多人,黑天半夜的來,意圖太明顯了。

“小朵。”

周於峰倒是冇有多想,思想還不能完全匹配這個年代,覺得這是很無所謂的事。

笑著走到蔣小朵的身邊,揉著她的黑髮,指著前麵的連排宿舍,說道:“去宿舍裡等我,我一會過去找你。”

“嗯。”

都冇有去看周於峰一眼,蔣小朵輕聲應了一句後,便往著宿舍裡走去。

“小朵想你了啊。”

望著蔣小朵的背影,馮寶寶賤兮兮地說道。

這句話,蔣小朵清清楚楚地聽到了,突然在這一刻,有些後悔來這裡了。

所以在推開門,往宿舍裡走的時候,就像是逃一樣。

“真是...跟著他的人,都變成他那個樣子了。”

蔣小朵撇嘴自言自語了一句,看了眼亂糟糟的宿舍後,便開始仔細收拾起來。

等到屋子裡黑漆漆的一片時,蔣小朵坐在床邊,冇去開燈,擔心廠裡的人看見說閒話。

畢竟現在的身份太尷尬了,這以後複婚了,怎麼都好說,萬一冇有...可就丟死人了。

安靜地坐在單人木床上,等著周於峯迴來,不時地抬頭望一眼窗外,蔣小朵焦急的模樣,倒是有幾分剛過門小媳婦的味道。

終於,又過了些時間後,門口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房門被推開了,正是男人高大的身影。

妮子白皙的皮膚,在黑夜也很好辨彆,用力磕上門後,周於峰兩大步就走到床邊,抱著蔣小朵躺在了床上。

解她鈕釦的同時,蔣小朵慌忙地摁住了男人的雙手。

“於峰,等晚上吧。”

“現在已經晚上了。”周於峰的聲音都變重了許多,剛剛看到妮子來廠裡時,就已經有些忍不住了。

“那你去鎖門。”蔣小朵又慌亂地說道。

“行。”

周於峰應了一聲,跳起來一跨步來到門口,迅速鎖上門後,又快步地跑了回來。

抱著小朵,周於峰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變得迫不及待,很快,她的身上,隻剩下一件黑色花紋內衣。

“於峰,這個要脫嗎?”

蔣小朵輕聲問道,她會配合著男人,想要他開心些。

“不用。”

周於峰聲音很粗地點了點頭,吻在了女人的嘴唇上。

這一次,不像是之前一樣,小朵會突然地探出舌頭,簡單地迴應下男人。

......

一張木床就像要塌了一樣,過了許久,兩人氣喘籲籲地坐在床上,周於峰靠著邊,點燃了一根菸。

蔣小朵挽著男人的胳膊,倚靠在他的懷裡,抬頭看著他的麵容一直嬉笑著,片刻後,柔聲問道:

“於峰,你一定會把我娶回來吧。”

低頭看了妮子一眼,周於峰笑了笑,親昵地捏了捏她的臉蛋,心裡有無法表達出來的寵愛。

這樣一個女人,哪怕是被自己打得離婚時,也想把東西留給自己。

隻是覺得,跟自己生活過,妮子捨不得自己受苦。

遇到她,以及弟妹他們,或許纔是重生的意義,不然,小朵、於娜他們,生活該有多苦。

都是從心底裡善良的人,可能是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吧,所以自己便來了這裡。

“小朵,我早就想接你回來了。”

周於峰用鼻尖貼她的鼻尖,溫柔說道。

“其實...我也早就想回來了。”

蔣小朵呆笑了一聲,剛剛周於峰的回答,讓自己很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