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裡,蔣小朵拉著薛文文的胳膊,在大門口輕聲細語地說著,很罕見的,蔣明明並冇有趁這個機會去外麵抽根菸,而是興致勃勃地站在一邊,聽著兩個女人嬉笑著。

“小朵,意思是這彩電是於峰送咱們家的?”

薛文文的臉上掛上了一抹笑容,聽到小朵與周於峰的關係有了進展,好像比小朵本人還要激動。

“嗯。”

蔣小朵用力地點點頭,看了大哥一眼,心裡湧起了遺憾的情緒。

本來是打算跟嫂子聊一些跟周於峰的私密話題,讓薛文文幫自己出出主意,商量著怎麼跟家裡人說這些事,奇怪為什麼大哥會杵在這裡。

“小朵,於峰對你是真的不錯,你們兩個相處中,你就覺得他有複婚的意思嗎?”

聽到薛文文這麼問自己,蔣小朵又是連忙點頭,肯定地說道:“有的。”

同時,蔣小朵不由得看向了蔣明明,注意到小朵的目光,薛文文也立馬看了過去。

“不是,你們看我乾啥?現在又不是我反對。”

蔣明明低聲說道,但總覺得在妹妹麵前,麵子是有些掛不住的,便背過了身子。

“既然於峰也想複婚,那我們挑個時間,先跟爸談,隻要是爸點頭同意了,讓他再跟媽說,那這事就簡單了。”

薛文文看著蔣小朵認真說道。

“嗯。”

蔣小朵抿了抿嘴,嚴肅地點了點頭。

“我的建議還是慢慢來,畢竟爸心裡可是有疙瘩的......”

“快閉嘴吧,慢個屁,回來的路上,我就想罵你來著。”

薛文文低吼了一聲,直接打斷了蔣明明的話語,瞪了他一眼後,拉了拉蔣小朵的胳膊,囑咐道:

“那花朵服裝廠裡的女人那麼多,止不住被哪個給勾引走了,小朵,你彆聽你哥的慢慢來,這男人...”

說著,薛文文停了下來,看向蔣明明,不悅地說道:“蔣明明,你不出去抽菸了?我跟小朵說點悄悄話。”

“誰願意聽一樣。”

蔣明明不屑地說了句,在樓道裡把煙點著之後,縮了縮脖子,往著院子裡走去。

“小朵,你聽嫂子說。”

蔣明明前腳剛走,薛文文就湊到了蔣小朵的耳邊,低聲說了起來:

“你跟於峰也一起過了幾年了,冇什麼羞不羞的,有的時候,咱們主動一點,一下就把男人拿捏住了,你聽明白冇?”

盯著小朵,看到小朵隻是呆呆地聽著,並冇有多餘地表態,薛文文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用力拉了拉她。

“我聽明白了,嫂子,我知道的。”

蔣小朵點了點頭,那晚的事,還是先不說了,有種感覺,大嫂怎麼對周於峰的事這麼上心。

“現在還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周於峰呢,你想想,咱家這一天就能掙600塊錢,浙海市12家加盟店,他周於峰一天能掙多少?

這樣的條件,浙海市能找下第二個嗎?所以廠裡有那麼多女工,家裡條件又都不差,你要有危機感。”

薛文文激動地說道。

“嗯,我知道,其實...咱們家的條件也不錯的,爸還是局長呢。”

蔣小朵說道,忽然想起了周於峰那句“局長的女兒”。

“誒呦,丫頭,咱爸這局長名聲是虛的,冇什麼實權,而且咱爸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連你的正式工作都弄不好,還有啥好說的。”

薛文文蹙起了深深的眉頭,看著蔣小朵不緊不慢的樣子,心裡懸了起來。

“嗯,那嫂子,我明天準備去找於峰,晚上不回來了,你給我打個掩護,就說...”

“好!嫂子給你打!”

冇等蔣小朵把話說完,薛文文就滿口答應了下來,然後咧嘴,笑了起來......

次日!

魔都的天氣要比大雪的浙海市難受幾分,雨夾雪的天氣,使得街道上都是濕漉漉的一片,陣陣的寒風吹來,不由得讓行人縮緊了身子,心情也變得糟糕了幾分。

而在魔都服裝廠,陸德廣的辦公室裡,氣氛更是糟糕的可怕。

“浙海市的加盟商每天隻賣一兩件衣服,這麼多天,你身為渠道主任,到現在才發現問題?”

這一次,陸德廣冇有崩住,也是自薛鐵龍到渠道主任位置上之後,第一次對他發火。

雖然說廠裡的經營模式有了極大的革新,利潤也在不斷地攀升,但就工作能力方麵,薛鐵龍差馮喜來太多,也冇有他那種市場上的嗅覺,缺乏自己的判斷力。

“這...這是我的問題,抱歉。”

低著頭,薛鐵龍站在陸德廣的辦公桌前,握緊了雙拳,語氣低沉地說道。

陸德廣長歎一口氣後,辦公室裡再次陷入了短暫了沉寂。

過了好一會的時間,陸德廣纔開口繼續說起:

“北邊的話,把重心放在京都就行,要把品牌效果做起來,還得讓模特隊們加大宣傳,浙海市的市場,先暫時不用管了。”

“好。”

薛鐵龍點點頭,在此刻也提不出更好的意見,來針對浙海市。

因為運輸成本,跟花朵服裝廠就打不起價格戰,而且加盟商的成本過高,壓縮他們的利潤空間,加盟商也不會同意的。

所以,捨棄浙海市的市場,把重心放在沿海城市,以及京都,是最佳的戰略方向。

“之後我會給你們部門多調一些人手,每天各加盟店的銷量,你要及時統計。”

陸德廣又囑咐道。

“嗯,陸廠長,我知道了。”

點點頭,薛鐵龍表情堅定地回答道。

“行了,你去忙吧。”

陸德廣擺了擺手,看到薛鐵龍閉門出去後,無力地靠在了椅子上。

心裡焦慮了起來。

同樣是加盟模式,周於峰不需要加盟費,相比於自己,要有更大的吸引力。

但此時也無法效仿周於峰的模式了,你現在鋪下去那麼多的加盟店,如果之後加盟不收加盟費了,怎麼跟之前的加盟商交待?

到時候事情就會一件接著一件!

而且,加盟費的利潤,一旦吃下去,陸德廣也不想吐出來。

之後的發展,隻能是快速發展模特會的知名度,把品牌效益發展起來,走好自己的高階路線!

還好,現在花朵服裝廠,不過是一家新廠而已,冇有什麼知名度。

如果不是周於峰使詐,利用模特隊的名氣給自己宣傳,他也不會在浙海市那麼順利!

想著這些事,陸德廣漸漸閉上了眼睛,寒風從窗戶裡透了進來,刮在他的後背上,讓他很不舒服。

但這股風,是從北麵的方向刮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