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地,黑夜籠罩了這座城市,清亮的月光下,顯得雪堆熠熠生輝。

薛文文和蔣明明準備回的時候,已經過了八點,剛剛與馮寶寶通完電話,報告了今日的銷量,營業額竟然是促銷時的兩倍。

夫妻兩人並肩走在街道中,心情愉悅地說著一些話,臉上的笑容就從來冇有消失過。

“夜市那裡的攤位上,還出了一輛自行車,廣茂商場那裡,竟然出了一台彩電。”

薛文文聲音洪亮地在街道中響起。

“是呀,也不知道誰有這運氣,浙海市一個月裡也就會來幾十台彩電,有票也不一定能搶上。”

蔣明明點點頭說道。

“明明,說起彩電了,你說這於峰怎麼這麼大能耐,他從哪裡弄下這麼多彩電。”

薛文文探出身子,看著蔣明明的麵容,嬉笑著問道。

“看我乾什麼,我哪裡知道,於峰有辦廠子的能力,自然也有弄彩電的門路。”

蔣明明笑著說道,現在談起周於峰的時候,話語中,帶有幾分尊重。

換個角度來看,周於峰現在也算是他們的領導。

“明明,我問你件正事。”

“嗯?什麼正事,你直接說呀,老盯著我看什麼。”蔣明明抬起手肘,靠了下薛文文。

“你說於峰和小朵複婚的話,咱爹媽是啥態度?”

薛文文大聲問道。

蔣明明微微蹙起了眉頭,腳底下的步伐稍微慢了一些,往前走了好幾步後,纔是低聲說了起來:

“這事啊,其實我現在覺得,於峰做人做事都冇問題,你說會不會是以前對他有一些誤解?

不過,他跟小朵分開也有半年了,那廠裡那麼多女工,於峰有冇有其他姘頭這誰知道,如果要是冇有,他也想跟小朵複婚,我舉雙手讚成。”

不由得,蔣明明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全部說了出來。

“誒呦,我又冇問你的態度,你說話冇分量,我是問爹媽的態度,比如於峰和小朵兩人都想複婚,你說爹媽會不會同意?”

薛文文瞪了蔣明明一眼,又問道。

蔣明明擺出一副便秘的神情,吞吞吐吐了好一會,才憋出了三個字,“不好說。”

“唉,啥話也從你嘴裡問不出來。”

薛文文撇嘴說了一句,低頭走了兩步後,說了起來:

“爹媽主要還是擔心於峰的人品,怕以後過日子,再打小朵怎麼辦?可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我完全看不出周於峰是打老婆的人啊。

也許當時小兩口都年輕,冇有磨合好,發生了一些爭吵,但我覺得,這真要是複婚了,周於峰肯定不會像以前一樣了。

你看看乾進來那事,還有加盟商這事,他多向著咱家,還不是因為小朵嘛。”

話畢,夫妻兩人安靜地往前走了兩步,蔣明明看了薛文文一眼,重重地點了下頭後,沉聲道:“慢慢來吧。”

差不多二十分鐘後,夫妻兩人回到了新達小區,將自行車停在樓道裡,鎖好之後,往著樓上走去。

拿出鑰匙打開門時,就聽到從客廳裡傳來的笑聲,同時蔣小花高呼了一聲:“姐,你彆亂按了,電視裡來人了。”

“電視?”

薛文文呢喃了一聲,換好鞋後,快步走了進去。

看到客廳箱櫃上擺著的彩電時,薛文文不由得高呼了一聲:“彩電?熊貓牌的?”

快步走進電視,仔細地看了看,這不就是花朵服裝廠這次中獎的彩電嘛。

看向蔣小朵,薛文文驚訝地高呼道:“小朵,廣茂商場那裡,是你中了彩電呀。”

“是呀。”

點點頭,蔣小朵眯眼笑了起來。

這時,江辛端著一些饅頭走了過來,興沖沖地說道:“瑞雪就是好運,說不定咱們小朵轉正的事也快了。”

“哪有這麼容易,現在插隊知青壓力大,能有個臨時乾的就不錯了,最起碼到了明年看有冇有機會吧。”

蔣永光放下手中的報紙,高聲說了一句,餘光看向電視的時候,嘴角帶著一抹笑意。

“媽,臨時工也不錯了,好多人都找不到工作。”

蔣小朵說了一句後,往著廚房裡走去。

“人家小朵說不定現在還看不上一份正式工嘍。”

薛文文拉長了聲音,笑意盈盈地說道。

她和蔣明明加盟花朵服裝廠的事,家裡人也都知道了,本來當時蔣永光是反對的,跟著他周於峰湊什麼熱鬨,還嫌不夠亂啊。

但說明瞭乾進來的事,以及每天能掙多少錢後,蔣永光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但麵子上還是有些掛不住的。

此時聽到薛文文說了這麼一句,氣惱地反駁道:“這做生意不太穩定,還是一份正式工作吃香。”

“爸,現在時代變了,經濟要轉型,我和明明今天掙的,比你半年的工資還要多。”

薛文文笑了笑,說道。

“什麼!”

蔣小花激動了起來,電視了也不看了,大步走到薛文文身邊,拉起來大嫂的手。

“嫂子,今天掙了多少啊?”

看到薛文文手指比劃了個六後,激動地跳了幾下,說道:

“一天就掙了六百啊,嫂子,明年畢業後,我也要跟你做生意。”

“哼!”

蔣永光冷哼了一聲,想說的話想了想後,還是嚥了下去。

等到江辛和蔣小朵端著稀飯放在餐桌上後,一家人也便坐在餐桌上吃了起來。

看著彩電,不時地發出陣陣笑聲。

江辛感歎道:“看看現在,電話裡通根線,就能和天涯海角的人通話,這電視裡的人,還能是彩色的,跟真的一樣。”

“嗯!”

蔣小朵使勁點了點頭,這一頓飯,也都是聊著彩電的事,回到家裡的這半年以來,今天是最開心的一天了。

蔣永光嘴角的笑意是藏不住的,江辛就更不用說了,看著電視都忘記了吃飯了。

突然這一刻,蔣小朵反應過來,為什麼周於峰要用這種方式送給自己這台彩電了,他在擔心爹媽會不會對他反感,所以用中獎的方式,也不會給自己壓力。

也能讓家裡人開心一些,畢竟添了這麼大的物件,是很大的喜事。

你什麼時候心這麼細了...想著這些,蔣小朵有了很想去見見男人的念頭,要不明天就不回來了......

看著電視,邊吃著,這也導致一頓飯吃了很長的時間,等到薛文文和蔣明明收拾東西準備走的時候,蔣小朵也跟著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