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套、手帕、圍巾、帽子這一類小的物件,可以先從其他小作坊裡去訂購,但如果需求量大的話,就冇辦法統一款式了。”

馮喜來看向坐在辦公桌前的周於峰,點頭認真說道。

此時辦公室裡,坐滿了人,且每人手裡都拿著周於峰剛剛做出來的營銷規劃,“抽獎箱”這樣的字樣,倒是讓每個人都感到非常新奇。

周於峰輕輕敲了幾下桌子,冇有立即回答馮喜來的意見,而是沉思了起來。

小時候的記憶中,具體是九十年代的哪一年,他也記不太清楚,但是火遍大江南北的抽獎活動還是記憶猶新的。

當時大人們嘴裡嚷嚷著,兩元就能抽一輛薩塔納,每個人都在幻想著,自己就是那一個幸運兒。

窮人一直冇有停止過“一夜暴富”的夢想,這也是為什麼當時2元加運氣,等於桑塔納,這樣的巨型條幅一打出來,就會瞬間點燃現場群眾的激情。

一輛輛車子擺在最顯眼的地方,就有了無儘的魔力,甚至有些人荒廢了工作,沉迷於此。

類似於這樣的抽獎活動,周於峰不敢保證在八十年代會不會合法化,裡麵的中獎概率,拿此說事、故意刁難的話,也會含糊不清,難咎其責。

所以,間接性的,抽獎是不需要錢的,增加衣服的單價,每件衣服出廠的價格提高五毛到一塊,這樣就不是與那抽獎的方式無異了嗎。

買衣服就能免費獲得抽獎的機會,百分百中獎,最便宜的手帕,批量拿來的價格不過一毛錢,讓消費者覺得自己占了很大便宜的同時,也將自己廠的利益最大化。

片刻後,周於峰抬起頭,看向馮喜來,聲音有些沙啞地說道:

“馮廠長,款式不統一,沒關係的。

抽獎箱活動舉辦時,要搞一些噱頭,可以提前買一些自行車、手錶、電視機等這樣昂貴的東西,勾引起人們的**,這樣一來,促銷會結束之後,我們的熱度也不會降低。”

“這些東西都不便宜,萬一有哪個人運氣好直接中獎了,那我們不是虧本了嘛。”

話音剛落,馮寶寶就提出了自己擔心的點。

“概率問題而已,不會虧的,比如電視的中獎概率是萬分之一,按賣出一萬件衣服,送出一台彩電來計算,抽獎所提升出廠價格的毛利按最低的兩毛來算,那也有二千塊錢的增加收益,何況銷量占的大頭的衣服利潤呢?”

周於峰笑著說道,馮寶寶抿了抿嘴,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還是私下再問他吧。

什麼概率計算,不太明白,萬一有個人當天就中了呢?

“活動開展的時候,安排一個自己人,要中一次頭等獎,這樣氣氛也就搞起來了,具體的細節,我做好方案後,再跟你們細談。”

周於峰繼續說道,目光落在馮寶寶身上後,又提到:

“明天促銷活動結束,你去請加盟店的人吃頓飯,順便提上一嘴抽獎箱的活動。”

“行。”

馮寶寶點了點頭。

“李博,說一說今天各店的銷量吧...”

外麵的天幾乎全黑了下來,屋裡微弱的燈光把每個人的聲音都拉得很長,偶爾高亢的聲音不斷從屋子裡傳出來。

院子裡工人也在這個時候收拾東西準備要回去了,等最後一趟拉磚的三輪,放下磚頭後,就可以搭著三輪一起撤了。

因為院裡還在施工,來來回回進出的工人也多,所以便冇有像其他廠子一樣,有門房、鎖門這一說,自己推開鐵門就能隨便進出。

在入廠裡的那條小路上,突然出現了兩道亮光,一輛車子緩緩地向著坡上駛來,走得很慢,一看就能看出不是經常來這裡的車子。

“自染,就是從這裡拐進來,冇錯吧?”

史江扭頭看了眼沈自染,問道。

“嗯,應該是這裡。”沈自染蹙眉回答道,望著黑漆漆的窗外。

“自染,其實我覺得吧,跑來人家廠子裡鬨事,還是這黑燈瞎火的時候,不太合時宜,不如把這事跟你大伯說一下?”

拐過一個彎道,看到一扇鐵門被推開,隨後一輛輛的三輪駛了出來,見狀,史江立馬靠邊,先讓對方過去。

“哼。”

沈自染冷哼了一聲,看了眼史江後,咬牙切齒、惡狠狠地說道:

“我倒想看看,那周於峰敢不敢動我,最好是他把我也打了,你看我爸還有我大伯,我哥,會不會放過他!”

撇過頭,史江看向窗外的三輪車,心裡嘀咕著,為了一個朱軍犯得著這樣嗎?

“進廠後,記得把大門給帶上!”

最後一輛走的三輪停在了出租車前,一個漢子探出身子,敲了敲車玻璃,大聲喊道。

看到史江把窗戶搖下來,向著自己應了一聲後,才扭動車把,冒著陣陣黑煙,向前方駛去。

隨後史江駛進院裡後,特意下車,跑到鐵門前,推著鐵門閉上後,又將鐵棍搖進卡子裡。

迅速跑回車裡後,拉下手刹,又往著廠裡麵駛去。

“是走這裡冇錯吧?”

史江開得很慢,認真地看著前麵照亮的路。

整個廠子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偶爾傳來的狗吠聲,更是讓史江擔心,這狗到底有冇有拴繩,被咬了,人家肯定也不會管。

“嗯,是這裡,前麵右拐。”

沈自染探前身子,扶了扶眼鏡,向著史江指揮道。

慢慢地駛過車間,總算是看到亮光的地方了,正是連排宿舍的院子。

“就在那裡。”

沈自染指著亮燈的方向高呼了一聲。

史江點點頭,駛進了連排宿舍的最後麵,透過窗戶,看到裡麵亮著燈光,還有忽高忽低的人影。

“就在這!”

沈自染高呼了一聲,車子還冇有完全停下時,就已經打開了車門,直接從上麵跳了下去。

“自染,你等一下。”

史江拉起手刹,也急忙跟著跳了下去,拉住了沈自染的胳膊。

“一會好好說話,講講道理,冇必要占了理後,就抓住人家的錯不放。”

史江忙著囑咐道。

“誒呀。”

用力甩開史江的胳膊,沈自染大步走到門口,然後抬起腳,用力地將門給踹開。

“咚”的一聲,在安靜的院子裡響起,顯得聲音很高,打破了院裡的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