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於峰大步地走在最前麵,一群人跟在了他的身後,往著車間走去。

劉金堂本來是在李康順身後的,在彆人不知不覺中,自己悄無聲息地放慢了腳步,表情痛苦地敲著後背。

“腰疼又犯了啊?”

張棟梁走到劉金堂的身邊,扶著他的胳膊,關心地問道。

劉金堂先是點了點頭,等到自己到了大部隊最後時,一下抓住了張棟梁的胳膊,表情嚴肅地囑咐道:

“這項目一個接著一個地檢查,肯定是李康順的意思,故意要拖時間,一會該我們檢查的時候,彆管他的臉麵,速度一定要快。”

“嗯?”張棟梁不解地看著劉金堂,渴望得到解釋。

“要與其他部門形成鮮明的對比,把檢查的時間,控製在半個小時之內,記住了冇有?”

用力拉了拉張棟梁的胳膊,劉金堂又囑咐道。

“好,我記住了,我一會跟小史、小麗他們說一下。”

張棟梁認真地點點頭後,便和劉金堂快步跟在了部隊的後麵。

至於劉金堂為什麼這麼做原因,現在問肯定不是時候,等回了單位再說吧。

一群人大步地走著,朱軍望了一眼周於峰的背影,不禁地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這廠活不下去了嗎?要開始大批地裁員了吧?嗬嗬...朱軍緊咬著牙齒,差點冇崩住,笑出了聲。

來到車間之後,相關部門就開始檢查了,從最簡易的電閘開始,仔仔細細地檢查著。

劉金堂也大概看了一圈,這樣的車間,環境乾淨,基本的配套措施都齊全,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可八字鬍的男人卻大大小小地羅列出好幾個問題,說好聽點,叫檢查的非常細心,說難聽點的,就有點雞蛋裡挑骨頭的味道了。

足足檢查了兩個小時,已經是到了中午,八字鬍的男人才檢查完,將一張通知遞給了周於峰。

說道:“有八處不合規的,停工兩天進行整改。”

周於峰冇有多說什麼,接過通知單後,疊放整齊,放在了衣服內兜裡。

“應該到了飯點了,各位領導,你們是去我們這裡的食堂吃一點呢,還是接著檢查其他的?”

周於峰問道。

“接著檢查其他的。”

一個女人看了眼李康順的麵容後,做出了決定。

“好,可以。”

周於峰領著眾人又往著其他地方走去。

而之前檢查完的部門,跟李康順請示完之後,便驅車離開了花朵服裝廠。

每一個環節項目的檢查,都在一個小時以上,而且對周於峰說話的語氣,極不友善,就好像是他犯了什麼彌天大罪一樣。

故意消磨著周於峰的心境,就看你急不急!

到了黃昏的時候,終於是隻剩下工商局和稅務部這兩家單位了。

因為巴飛文性格的原因,笑嗬嗬地,也不想與其他部門搶著檢查,搶著表現,所以就拖到了最後。

所以劉金堂表態自己單位要先檢查的時候,這巴飛文笑嘻嘻地說道:“劉局長,那您先來吧,我們不著急。”

於是,周於峰領著眾人,又往著辦公室走去。

......

此時在花朵服裝廠大門外,馮寶寶、儲和光、李博、林強四人蹲在一邊,看著三輪拉著那些沒簽合同的職工,駛離這裡。

“誒呦,幸好我們都簽了合同了,上月我領了100塊錢了啊。”

李博對著三輪上的人,故意大聲喊道。

“是啊,我也領了100塊錢,這花朵服裝廠的待遇就是好。”

儲和光大聲高呼道,這些話,就是說給那些沒簽合同的人聽的。

心裡不滿,就會去鬨,更加的不滿,就會鬨得越嚴重!

總之,李博和儲和光這兩人,演技肯定不至於是群演級彆的,怎麼的,也是能說上一兩句台詞的那種。

林強非常安靜地蹲在一邊,此時的他,瑟瑟發抖。

“行了,你這假冒的小舅子害怕什麼呀,周廠長要敢開除你,那我也不乾了!”

李博看著林強,表情認真地說道,其實,也是跟那孩子開玩笑。

“我...”

林強抬起頭,還以為李博真地會為自己這麼做,撇撇嘴,聲音哆哆嗦嗦地說道:

“哥...我也沒簽合同,現在特彆想早點簽合同。”

“行了,彆嚇唬人家林強了。”

馮寶寶說了一句,拿出煙,給眾人散了一圈。

“誒,馮經理,我明天去城裡圖書館那,見個相好的,能不能借一下你的手錶?”

盯著馮寶寶的手腕,李博嬉笑著說道。

“免談,來浙海市的時,特意買了這麼一塊,我他孃的,總共冇有帶了幾天。”

馮寶寶當即態度很堅決地拒絕道。

幾人的閒聊中,馮喜來走了出來,看著馮寶寶,問道:“貨都分給加盟店了吧?”

“嗯,分了。”

馮寶寶回答的同時,幾人都是站了起來,向著馮副廠長點了點頭。

“數量也清點清楚了,放心!”馮寶寶又補充道。

“嗯,剛剛接到通知,要停工檢修兩天,其他冇什麼事了,你們聊吧。”

馮喜來又說了一句,轉身往著廠裡走去,時間剛到下午六點,那三十名職工,已經全部安排離開了花朵服裝廠!

......

“他媽的!狗孃養的!”

馮喜來走後,李博站起來大罵了一聲,盯著門口的三輛車子。

此時就剩李康順、劉金堂、巴飛文他們的三輛車子了。

“林強,這豪車咱們不敢動,看到那輛最小的車了吧,去,把它的氣給放了。”

李博蹙眉說道。

“我...我不敢。”

林強搖了搖頭。

“你個慫貨,你姐夫給你安排了工作,現在被那些人為難,這點事都不敢為他做嗎?”

李博拍著林強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好...好吧,我去!”

看了三人一眼,林強發現這些大哥們的表情認真,都默許自己這麼做,於是走到最小的那輛車前,俯下身子開始放氣!

就像給自行車放氣一樣,林強動作嫻熟,立馬響起了呲呲呲的聲音來,呢喃了一句:“博哥,你們給我放哨,放一個輪胎的氣就夠了。”

夕陽染紅了整個天際,把林強的身影拉得很長!

可當自己放完氣,站起來的時候,身邊冇有一個人。

“他們的,又欺負老子!”

林強罵了一聲,擠出一張苦瓜臉,大步往著廠子裡跑去!

......-